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欢乐喜剧人上的潘长江为何让人难生尊重  

2016-04-04 18:47:03|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欢乐喜剧人上的潘长江为何让人难生尊重

/马庆云

欢乐喜剧人上的潘长江为何让人难生尊重 - 马庆云 - 马庆云

《欢乐喜剧人》总决赛上,潘长江终于落选为第三名,而从首到尾的排名分别是,德云社、开心麻花、潘长江、辽宁民间艺术团和大潘佳佳组合。从我个人喜好来看,开心麻花应该是第一名,而大潘佳佳组合,可以排第二,辽宁民间艺术团座第三位置,而德云社这次的表现,只能第四,潘长江团队,抱歉,奠定都是给老人面子了。

欢乐喜剧人上的潘长江为何让人难生尊重 - 马庆云 - 马庆云

开心麻花总决赛的小品,虽然只获得了第二名,但我认为他们的立意最好,表演最到位,精气神也最足。显然,这个团队的作品创意,来自去年的现象级动画电影《大圣归来》。这种英雄末路,渴望归来的气质,倒是也符合小民的向上梦想。大的方面,倒是也有“大国崛起”的意思,大有对国运的祝福。开心麻花是最会主旋律的喜剧团队,此言不虚。一并,这种主旋律与正能量,还是有积极意义的。尤其在舞美方面,开心麻花做到了精益求精。因此,他们能获得好名次,是一种主流需要。

欢乐喜剧人上的潘长江为何让人难生尊重 - 马庆云 - 马庆云

大潘佳佳组合,其实更确切一点说,是大潘佳佳与张小斐组合,三人团队,是个颇具风格的初创团队。观众对新人,往往有更低的要求,这也符合新人成长规律。在总决赛上的作品,这三人组的小品,立意也是好的,而且较为巧妙。大潘和佳佳两个人,其实依旧有短板,表演上,面部表情不到位,离真正的喜剧表演艺术家,还有很大距离。倒是张小斐,这个据说冯巩的徒弟,十分惊艳,不仅是整个欢乐喜剧人的颜值担当,更可谓是表演天赋最高的。这个人,或恐已经能走的更高一些。

欢乐喜剧人上的潘长江为何让人难生尊重 - 马庆云 - 马庆云

辽宁民间艺术团其实是正常最让人期待的。冯小刚导演在《笑傲江湖》里边说过一句话,遇到喜剧作品,只要是二人转演员的,都让人有更高期待。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二人转演员的表演内容和表演形式,更多的是来自于民间,看惯了科班喜剧作品的人,必然会觉得眼前一亮。辽宁民间艺术团,更像是草蜢喜剧。所以,早些年,这些人集中爆发亮相的时候,出现了火爆现象。

辽艺的问题,其实也正是自己曾经的优势。新鲜感过去了,大伙也就开始要求他们的作品要有内涵,有正能量。这批二人转演员,是以逗你乐为中心的,后来被要求以“有情怀”为中心,免不得手忙脚乱。二人转这种民间的艺术形式,也最终局限住了它的阳春白雪式的发展。所以,在决赛的舞台上,他们表演的《美人鱼》这部作品,就不解渴。二人转演员,一旦不解渴,就什么都没了。

欢乐喜剧人上的潘长江为何让人难生尊重 - 马庆云 - 马庆云

接下来,才是德云社。相声确实是吃亏的。因为小品是可以台词编排的,丁是丁卯是卯,所以节奏和时长可以掌控。相声,则要求舞台的随机性。没有了舞台的随机性,相声其实就是嘴皮上的卖弄了。真正优秀的相声演员,卖的是现场的喜剧灵活。我举个例子。

有一次我带着儿子去看相声,儿子大声喊了我一句爸爸,上边的相声演员立马接话:大哥,我要是答应一声,你会打我吗?全场爆笑,儿子大声喧哗的突发事件,也成了喜剧包袱。德云社吃亏的地方,也在于,现场感因为电视节目的原因,被压榨了。不过,也是德云社不争气,捧哏逗哏的梗,上次用,也就算了,这次还用,难免炒冷饭。至于叫德云社几个相声演员一一出场的方式,也太过没有章法,缺少基本的创作基础。德云社这次拿第一,拿的不规矩。

欢乐喜剧人上的潘长江为何让人难生尊重 - 马庆云 - 马庆云

《欢乐喜剧人》最大败笔,其实是潘长江团队。作为老一辈小品演员,潘长江是最拿不出手的。同时代的赵本山,已经在二十年前的几部春晚小品中实现了自己的艺术顶峰,其代表作,观众也都耳熟能详。陈佩斯、朱时茂组合,更是没得说。即使冯巩这样的春晚专业户,其实也有颇具表演功底的作品,能够名留历史,比如,《没事儿偷着乐》。同一代小品演员里边,潘长江是最没有代表作的,唯一的老梗,就是浓缩的都是精华,还是拿身高说事儿。

按理说,应该对老一代艺人给以尊重。但潘长江让人尊重不起来,为什么呢?因为他过分说教,而说教的同时,又缺少基本的人性温度上的真诚。潘长江没有一部真诚的作品,这是他这一辈子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潘长江的表演形式就是嬉皮笑脸,这种形式,年轻的时候,演一下小青年泡妹子,还算适合,到了老了,如喜剧人决赛上演葫芦娃,就不伦不类了。与潘长江对应的一位喜剧演员,是范伟。范伟的很多作品,成功,就成功在了真诚二字上。

范伟很具有代表性的两部作品,一部是《耳朵大有福》,一部是《跟踪孔令学》,这都是架得住历史推敲的作品,可以写到艺术史里边去的。潘长江这辈子,还没有一部真诚的作品。而艺术上的不真诚,也许并不十分可恶,更让人作呕的,是潘长江的一副说教姿态。自身的不真诚,还要去说教,就颇有自我讽刺的意思了。

潘长江在《欢乐喜剧人》上的几次小品,都是拿出自己要教育观众的姿态来。这种姿态,也许在几十年前,做样板戏可以,但如今,时代变了,喜剧,首先是让大家笑,潘长江连笑点都摸不到,还谈什么其它的呢?纵观潘长江的从艺历史,他比同龄喜剧人更需要一部能够挽回自己声誉并可以写入艺术史的作品。还在炒冷饭、混商演钱,也就注定平庸,和被迅速忘记了。

  评论这张
 
阅读(6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