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说古龙的武侠小说是郭敬明的小时代水准  

2016-12-01 18:14:48|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说古龙的武侠小说是郭敬明的小时代水准

/马庆云

最近,尔冬升导演把古龙的武侠小说《三少爷的剑》改编成电影要上映了。昨天媒体点映场,看完了出来的朋友悄悄说,感觉剧情要扑街了。对古龙小说的改编,尤其是电影改编,剧情不过关一直是最大硬伤,这是古龙作品的先天不足决定的。比较类似的例子,便是作家郭敬明的《小时代》这样的剧情,让哪位大导演去指导,最后出来的成品都不会及格一样。

为什么说古龙的武侠小说是郭敬明的小时代水准 - 马庆云 - 马庆云

上一代人一直不愿意承认,他们所追寻的小说作者,水平也不过是孩子们正在追寻的郭敬明式的。这倒是很容易理解,上一代人掌握话语权和解释权,能够神圣化自己儿时所喜好的作者,而现在的郭敬明的这批读者们,还远没有实现话语权。没准,十年二十年后,郭敬明和韩寒也都成了古龙这样的角色,不论他们艺术水平如何低端,都可以吹捧成大家。

在古龙和郭敬明两位作者身上,有着太多的类似。把他们两位做一个深度对比,可以更好的看清楚古龙小说的真实水平,虽然这种清楚会让很多古龙迷不舒服。我们不妨先来看卡古龙文风上的特点,这种特点是否遗传给了郭敬明。不如直接拿《三少爷的剑》这个武侠小说的开头做例子。

木叶萧萧,夕阳满天,萧萧木叶下,站着一个人。这是这部小说的开篇之笔。一句话,两个萧萧,本身便是词穷理尽的征兆,在遣词造句上,古龙没有小说家的基本功底。而“夕阳满天”这样的词,实际上是小说创作中的水词儿。古龙的语言风格,直接一点说,是使劲儿敲回车键拼凑半文不白的水词儿罢了。整个的语言风格,便是华而不实的,华丽丽的辞藻背后,是干瘪空洞的文字意向拼接。这种风格,在大陆这边,被郭敬明等青年作家继承地很好。这样的行文特点,很容易获得不懂行的中学生的青睐。我们读孩子们的作文,变会发现,孩提方如是。在中学生中,余秋雨体也比较火,不在本文论述范畴内。

为什么说古龙的武侠小说是郭敬明的小时代水准 - 马庆云 - 马庆云

整个的台湾文学状态提前了大陆文学二十年到三十年之间。古龙的创作时代,在很多方面,跟郭敬明的创作时代,是基本类似的。古龙属于台湾的六零年代到八零年代,而郭敬明也恰好从九零年代火到了一零年代。自2010年后,郭敬明华而不实的语言风格,开始被很多读者摒弃。

我们不妨先来看卡古龙的年代,台湾文学经历了怎样的演变。简而言之,台湾文学能够追忆出来的前身,是明末清初的时候复社风格的。当时大明朝亡了,复社的徐浮运、沈光文等人到了台湾,带去了最初的文学风格。这种风格,就是复社姿态的——救亡图存为己任。很长一段时间,台湾文学都是这个路数。后来日本占据台湾,复社风被台湾小说家们沿用了。

到了蒋校长去台湾,此处文学开始有了新变化。蒋校长痛定思痛啊,觉得自己被打到岛上来,就是因为没有主抓文艺啊。所以设立各种文学基金会,奖励写对岸坏话的作品和作者。整个五零年代的台湾文学,都是以这类为主流。《荻村传》是此类中名气很大的一部小说。

可台湾人本身是反感这些东西的。朝鲜战争之后,美帝的各种风开始往台湾吹,他们援助台湾嘛。美帝的各类文学思潮也开始进入台湾了。经过几年的发酵,台湾文学在六零年代出现崭新的现象,吸纳西方的各类思潮,意识流的,弗洛伊德式的,梦境的,现代的等等。学界有个词儿,说六零年代的台湾文学进入了现代主义阶段。这个阶段,本身是对蒋校长文艺要求的摒弃,是一种抗争方式。但另一面,台湾文学也开始变得光怪陆离,甚至可以说乱七八糟。

为什么说古龙的武侠小说是郭敬明的小时代水准 - 马庆云 - 马庆云

古龙的武侠小说,就是脱胎于此时的光怪陆离的。所以,我们读古龙的武侠,能够很容易的感受到,它根本不关心时代,他只专注于小儿女的那点卿卿我我。跟古龙武侠同根而出的,则是琼瑶的言情,古龙是屌丝意淫,琼瑶是贫道自摸。从明末开始的那种救天下为己任的文风,被抛弃了。

大陆这边,改开的比较晚,台湾是53年西风进入,我们是83年前后才有西风的吹来,恰好是三十年。所以,台湾六零年代的古龙,正好对应大陆九零年代末期的郭敬明。小郭的风格,也是光怪陆离追求刺激。古龙是嗜血的杀人刺激,而郭敬明是嗜商的消费刺激。他们俩一致的地方,是作品内容都不关心时代,都专注自我的意淫。看《三少爷的剑》女的要杀人,跟看《小时代》几个妹子互相撕逼,实则一个味道。

台湾文学在七零年代开始有了新气象,不再意识流、梦境、弗洛伊德等等,开始走一种乡土的路线,开始台湾人写台湾人自己的进入资本主义世界之后的悲苦。这类文风,对应到大陆来,则是刘震云、阎连科他们的新世纪之后的作品。比如,阎连科的《金莲,你好》,将乡土中国一个村镇的行政升级改造背后的龌龊。再比如,刘震云的《我不是潘金莲》,讲新时期的那啥,嗯哼。

古龙的余温一直烧到八零年代,后来在台湾就没那么火了。台湾人民的审美品位也有自己的发展。郭敬明的余温,实际上刚好烧到最近几年,正好是三十年的差距。大陆读者也开始厌倦了郭敬明的浮华造作。文学这东西,太跟时代节拍了。

很多读者觉得古龙的作品非常有气势,这一点,又很像郭敬明。古龙行文追求快,因为他写东西就喝酒,喝醉了才下笔,所以就生出了快节奏来。我估计,郭敬明不喝酒,应该是喝巴西最贵的那种猫粑粑咖啡豆,然后也晕晕然后开始下笔,力求华美。他们俩的问题都是不关心时代,像一块美味的假奶油蛋糕。

 

更多交流,欢迎添加微信公众号:马庆云【xuezhemaqingyun

 

 

  评论这张
 
阅读(4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