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个神啊》比《泰囧》高明在何处  

2015-05-29 20:57:1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个神啊》比《泰囧》高明在何处

/马庆云

《我的个神啊》比《泰囧》高明在何处 - 马庆云 - 马庆云

印度电影《PK》大陆上映的时候被翻译为《我的个神啊》,也算恰到好处,影片外皮的东西正是讲神的问题,或者可以更具体一点说,是神棍与PK之间的矛盾冲突。该部电影的院线版本虽然比印度版本少了近20分钟,但却由王宝强配音完成,喜剧效果十足。借此,该剧也难免被拿来与王宝强的一部喜剧做比较,它就是《泰囧》。

对于喜剧编剧而言,最高明的地方并非是每十秒钟设定一个可以炸响的段子给大伙逗乐子,因为这只是初级阶段。更高明的阶段是为这些逗乐子的段子串联起来找一个比较不错的说法。换言之,喜剧的内核很重要。段子是外表皮,里边到底藏着什么,才决定了喜剧的真正身价。

《我的个神啊》比《泰囧》高明在何处 - 马庆云 - 马庆云

《泰囧》其实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却在内核处理问题上,差了很多。几个人一路的在泰国打打杀杀,最终为了一个什么授权书,底气全散了,内核拖不住,烂片无疑。等到宁浩找黄渤他们拍《心花路放》的时候,宁浩写剧本的时候,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他虽然也拿徐峥与黄渤使劲写段子,但其注意,段子之后要落脚到什么内核上去。《心花路放》的内核是夫妻感情问题。虽然有些牵强,但比《泰囧》要进步了很多。

那么,问题来了,《我的个神啊》喜剧内核是什么?它的内核实际上是典型的印巴遗留问题,是印度教与伊斯兰教的冲突问题。PK去反对教棍,只是表面的喜剧内容。影片真正想携带的私货是:印巴民族冲突问题,不过是教棍们人为制造的,无论我们信仰什么,都是一家人。

《我的个神啊》比《泰囧》高明在何处 - 马庆云 - 马庆云

印巴民族流血冲突,自上个世纪中期开始,便十分惨烈。在电影《甘地传》(1982)中,印度教民众与伊斯兰教民众隔河相望,绵延数公里,最终两边互相厮杀。那个桥段,我至今记忆犹深。很值得电影爱好者找出来看一遍。印度电影人敢于拿这个巨大的历史遗留问题编写成电影,并且以喜剧的方式正确地呈现出来,这才是他们的高明与伟大之处。

喜剧形式是去神圣化的,尤其喜欢拿权威开玩笑,因此,很难在影迷观影中塑造出庄严肃穆的审美感觉来。但是,印度喜剧《PK》拿这些去神圣化的形式的东西,反而建树出了一个庄严肃穆的信仰问题:所有种族的人民不因信仰不同而分离。这种塑造,又让懂行的影迷缔造出了伟大的神圣感。套用西方文艺理论的说法,这是去神圣化之后的对神圣化的回归。

《我的个神啊》比《泰囧》高明在何处 - 马庆云 - 马庆云

中国人编段子的能力不弱,甚至于往往有机敏小聪明的段子出来。李晨跟范冰冰结婚了,生个闺女叫李冰冰吧。多具备时效性的段子啊!但是,我们只会编段子,不会在这些形式主义的东西之内,注入强有力的精神内核。

也到不是不会。1998年杨亚洲拍了一部电影,冯巩主演,《没事儿偷着乐》。这就是一部段子连着段子的喜剧,但故事的内核确实小市民如何忍辱的生存。这是典型的中国式喜剧,是接地气的。包括范伟的《耳朵大有福》,也是段子接着段子,但内核却是东北退休老工人生活的艰辛。

我们当下很多喜剧的问题正是,只剩下会编段子了,而忘记了一个强有力的精神内核。喜剧的好坏,段子是不是够脆,自然是很关键的一点,但只有脆生的段子,根本不行,必须要像《PK》一样,抓住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内核体才行!

中国喜剧不好做,难点不在段子,而在内核。原因全在上边了。

 

 随文推荐笔者最新视频节目一期:

 

  评论这张
 
阅读(338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