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方方老师依法败诉,柳忠秧却未获道德胜诉  

2015-11-05 20:36:21|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方老师依法败诉,柳忠秧却未获道德胜诉

/马庆云

方方老师依法败诉,柳忠秧却未获道德胜诉 - 马庆云 - 马庆云

去年,作家方方在微博上批评柳忠秧到处跑奖,遭到柳忠秧方面的起诉,今天法院判决,作家方方败诉了。判决说,方方老师要赔偿对方2000块钱,还要微博道歉。很多关心文学圈的朋友让我聊一下看法。我只能说几点自己的认识。

第一点,方方老师的败诉,可能是自己在司法上大意了。这一点,我特意咨询了懂司法的律师朋友。该案一审的时候,是按着名誉侵权来的。所以,举证的事儿,落在方方老师这边。作家方方需要拿出大量的人证物证来,支持自己的柳忠秧跑奖的论断。这实际上制造了大量的时间成本和人际成本。而且,也并非所有认证都可以找齐,人情世故这事儿,在中国尤为艰难。

方方老师说要上诉。其实,上诉最好的方法就是,把这场官司从名誉侵权方向转到作协内部对作家的公开批评上来。湖北作协主席方方老师当然可以公开批评自己的作协会员。司法的有趣之处,就在这里,换个角度,没准就能打赢。但我们不能因此就质疑司法。我的一个比较积极的老同学,便经常说,律师是诉棍云云。实际上,用好法律,在法律范畴内做争论,正是百家争鸣的好事情,像我老同学这样的,不喜欢诉棍的,估计很喜欢他一个人说了算,要是条件允许,没准可以当个暴君。所以,我们可以继续期待方方老师与柳忠秧的第二次司法较量。我相信,会有更多的懂法律的律师出来义务帮助方方老师。对全民来说,这到也是一场普法课,不错。

第二点,胜了官司,就能胜了作品质量吗?显然不能。方方老师这次的公开批评,即使终审也失败了,但把柳忠秧的作品正式拉到公众面前来了。没有这场官司,柳忠秧是谁,真没几个网民知道,大家也不关心。柳忠秧获得了文学奖,也不过是自个找群狐朋狗友吃喝玩乐的时候拿出来吹个牛逼罢了。但这场官司,让柳忠秧的作品正式引起网民关注,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了。有网友说,不是骡子不是马,是头草驴,套用林志玲姐姐的话帮柳忠秧打个圆场,“我真的生气了”。

柳忠秧的这次事件,实际上对某些群体的到处跑奖行为,是一个极大的震慑。中国现在有一批人先富起来了,但因为肚子里边的墨水空空,所以热衷于各种头衔的获取。老马曾公开批评过前燕赵晚报的主编韩联社,作品没半个,名头一大堆,满桌敬美酒,到处认干亲。他要是起诉我,我也得败诉,因为我也没法让跟我喝酒见着韩联社过来装孙子的一群人出来作证。不过,这批人被拉出来了。这种现象被曝光了。最终的结果回到本源了,拿作品说话,而不是拿获得的什么奖项说话了。

第三点,是不是应该取消对文学奖获得者的奖励制度。这其实是个大系统。现在,要是哪个作家获得了一个文学奖,会在单位得到对应的奖励,对评职称等,也有作用。好多读者可能没经历过这些,但至少应该知道大学的奖学金评定制度。除了考试成绩之外,还有各种获奖成绩,最终乱七八糟的综合起来,就出总分了,谁高谁拿奖。看着很公平,实际上水分极大。现在的文学奖,跟大学里边评点奖学金的时候,那些可人为操作的获奖性质一样。所以,很多下三路的作家乐此不疲。

正经作家,往往对此,嗤之以鼻。这就是作家的高风亮节,是风骨。我上大学那会儿,就从来不参与奖学金评定。赚钱有多种方法,何必蹚奖学金的浑水。很多学生,为了奖学金评定上能多加分,使劲讨好辅导员,参加各种扯淡的活动,甚至于花钱请客吃饭疏通关系,做各种违心的积极分子工作等等。我知道某师大有为了奖学金与辅导员睡觉的,但不能说,因为没证据哈。跑奖,跟跑奖学金,都挺乱,一个在大学里边乱,一个到社会上乱。

继而,我就想,文学奖为什么就能在社会上显示出这么重要的表象来呢?实际上,还是因为我们都太懒了,喜欢用一个外人给的标准来衡量作者。因此,我们在见面的时候,往往都先报头衔。头衔,实际上就是标签,人与人之间,最懒惰的了解方式,就是彼此看标签。我们能不能做一种不懒惰的相处方式呢?比如,看一个作家,我不管你获得了什么奖项,我读你的作品,自然有自己的价值判断,好坏,我有一家之言。

我这个比如,现在看起来,其实挺难。很多人,没有通过学习建立自己的价值评判标准。我们这个社会,和我们所处的时代,最缺少的,就是单独个体,都有自己的价值判断体系。所以,标签横行。文学这个东西,最没有谁好谁坏,还真得读者们自己建立标准才行。

回头来看柳忠秧的这次诉讼,虽然一审胜了,但名声,估计也无法挽回了。大伙心中自有一杆秤。法律,依法来判,没有错,道德,不与法律齐平,而有自己的追求,也没有错。两者较劲,或许也是一种好的现象,这种博弈,有利于社会发现。方方老师,在社会道德上,狠狠地胜利了。


 随文推荐单集点击过五百万的老马观影指南节目一期:

 

  评论这张
 
阅读(4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