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从假新闻记者赵永兵升迁看新闻打假  

2014-04-20 21:04:3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假新闻记者赵永兵升迁看新闻打假

/马庆云

2006317,燕赵都市报刊载其报调查记者赵永兵的文章,《灵寿农民培训孩子绝活 声称敢于叫板司马南》。在该篇文章中,记者赵永兵对灵寿农民的障眼法杂耍给予神化报道,美化其为特异功能,违背了新闻记者的基本道德底线,被读者和媒体人猛烈批评,并逐一揭露。该事件沦为2006年度十大新闻造假案之首,与“汉芯一号”造假案一样,成为当年新闻造假中的最大耻辱。

中央三令五申,严打新闻造假行为。时过境迁,8年之后,我们再看2006年十大新闻造假案之首的“河北奇人蒙眼辨物”事件的当事记者,他可曾因为这次严重的新闻造假案受到应有的处理?老马从燕赵都市报官方得知,当年的涉案记者赵永兵,已经被超速升迁,当年的调查记者,如今已经是燕赵都市报的文娱部主编。

新闻打假,一直是政府重点关心的工作。但我们不妨要问,当年的假新闻的杜撰记者,为何能够在众目睽睽之下升迁?堪称2006年最大新闻造假案的涉案记者赵永兵,为何能够得到强有力的庇护?谁在助长记者制造假新闻的嚣张气焰呢?燕赵都市报及其相关主管部门,是否应该对假新闻当事记者的飞速升迁问题作出积极回应?而新闻打假工作组又是否应该积极调查此事呢?

为此,笔者重新贴出李胜先老师批评此案的一篇旧文,期待引起媒体同仁、读者及其中央新闻打假小组的重视。

  去北京参加“两科联盟”会议途中,在深圳机场从《新语丝》网站上读到《司马南致河北农民马承杰的公开信》和司马南的《我为什么决定破例接招儿?》,再次被不能抗拒的悲哀情绪所笼罩,将近3小时的飞行,这种悲哀的情绪挥之难去。这种悲哀起自在网上见到《燕赵都市报》记者赵永兵写的:“灵寿农民培训孩子绝活 声称敢于叫板司马南”(2006-03-17《燕赵都市报》),当时为《燕赵都市报》及其记者赵永兵感到悲哀;后来在网上读了“《灵寿农民绝活叫板司马南》续:央视关注蒙眼识字”(2006-03-31《燕赵都市报》),为中央电视台《走进科学》栏目及其记者于云波感到悲哀;一类本不怎么入流的小小魔术表演,被媒体和某些媒体人士热炒成“难以置信的绝活”并公开“挑战”司马南,实在是我们社会的悲哀,民族的悲哀!!

在飞机上一直在想,为什么要叫板司马南?是谁要叫板司马南?当时考虑有三种可能:第一,是马承杰本人要挑战并要求赵永兵给予支持,那样,马承杰是头号的始作俑者;第二,是赵永兵鼓动马承杰提出挑战,那样,赵永兵和《燕赵都市报》是头号始作俑者;两人一致要挑战,那样,马、赵及《燕赵都市报》结盟,是共同的始作俑者。

马承杰4.24公开信释出了什么信息?

425在网上读到了马承杰给司马南的公开信(2006-04-25日《燕赵晚报》),这封公开信至少可以告诉我们以下信息。㈠、他本意要去北京“打擂”,由于种种原因,他不去了,他是这样说的;“您将在426在中国科技会堂设擂之事,本意要去,但因种种原因不能前往”。㈡、他对自己做了这样的定位:“我不是‘灵人异士’”;“我不信‘通灵之事’的大师教主,更不是他们的徒子徒孙”。㈢、对“非视觉辨认”现象有“深厚的兴趣”,“自以为对孩子智力开发有益”,认为“此现象是否值得研究”,认为与“魔术师心灵感应”相同,
但“并非一些媒体所报道的特异功能、超能力之类”。看来,马承杰对“非视觉辨认”及其作用的认识是混乱的;其“打擂”的说法也是混乱的。㈣、他公开了与媒体的分歧和对媒体的不满,表明不是他本人要“挑战”,请看他的说法:“也不愿因媒体原因再生事端,所以借此发表一下我个人的看法:一、本人初中毕业,涉世未深,被他人利用,不知报道当中‘检验’变成‘挑战’,他人获利而我却生活更加困难,因此不愿让这种劳民伤财之事再重演。”在他看来“叫板”或“挑战”这件事有人获利了,但他本人没有获利,而且“生活更加困难”。是谁获利,获了什么样的利,他没有交代。这事让他认识到“我实在不愿再让那些不负责任的媒体介入了”。

通过这封信马承杰似乎要明确地告诉世人:他本人不是发动这次“叫板”、“挑战”的始作俑者,《燕赵都市报》及其记者赵永兵才是头号始作俑者,他的这种表白可以找到其他的佐证。

佐证一,报道这个消息和发布这封信的是《燕赵晚报》的记者张晓影,起因是马承杰“给本报记者打来电话,称自己非‘灵人异士’”,题目是“灵寿‘奇人’不再请教司马南”,“叫板”、“挑战”被“请教”替代。张晓影的文章是这样表述的:“真正的原因是,他对司马南是十分尊敬的,欲见司马的本意是向其请教,请其检验自己的发现和训练成果到底是否有科学价值。没想到经他人及一些媒体的推波助澜,却改变了性质,成了‘挑战’。……马承杰认为,对决并非二人本意,经过慎重考虑,他决定放弃北京之行,不想违背自己的意愿和司马南对立。不过,他依然想见司马南,但不是对决和打擂的方式。”在[记者感言]里,张晓影说:“‘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当是对待此类现象最科学的态度了。”或许这里暗含对《燕赵都市报》鼓吹“叫板”、“挑战”的批评。

佐证二,十分有趣的是,2006-04-25《燕赵都市报》也有记者尹书月的一篇报道:“24日下午630分,记者一行在灵寿县城马承杰的租住处见到其本人。处于舆论风波中的马承杰向记者表示:‘我不会到北京去了。现在只想找个活儿打工挣钱养活一家老小’”。与《燕赵晚报》的待遇不同,《燕赵都市报》是主动找上门采访马承杰的,马承杰为什么不打电话找《燕赵都市报》,而是找《燕赵晚报》?

佐证三,《燕赵都市报》记者赵永兵的煽惑与不打自招。2006-04-21《燕赵都市报》赵永兵说:“昨天(即420日),司马南的公开信发表后,灵寿农民马承杰在第一时间致电记者称:‘我一定会如期赴约,我有信心赢得挑战!’”;“本报声明:在对待灵寿农民声称每个孩子都具有超能潜质,只要经过培训都能蒙眼识字的问题上,本报始终持怀疑的态度。报道的目的是为了验证蒙眼识字究竟是不是伪科学,司马南与马承杰的对决不是一个绝好的科普活动吗?”赵永兵的遁词何等轻松,何等冠冕堂皇?既然怀疑,为什么要连篇累牍做如此肯定地煽情报道?为什么没有想到是不是魔术表演,却要扯到什么“伪科学”上去?为什
么不先去征询司马南有何看法?为何大肆鼓吹“叫板”、“挑战”?既然认定是“绝好的科普活动”,《燕赵都市报》或赵永兵为何不出钱资助马承杰去北京?为何不邀请司马南到石家庄做科普讲座?马承杰的公开信撕开了始作俑者——《燕赵都市报》和赵永兵的伪装面纱,马承杰的公开信称他们是“不负责任的媒体”。

2006425《燕赵晚报》的记者感言说,“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司马南该不该应战呢?司马南说得很清楚:“究竟应该怎样对待对这类未经科学证实的奇异新闻?我的态度一向是明确的:人们大可不必认真,不听、不看、不信,甚至连一乐之也不付出,那‘奇异新闻’必自讨无趣,徒自生自灭耳。但是,这个老办法近年失灵了。”主要原因之一是因为有些媒体及其从业者偏要刻意制造噱头、造怪炒怪、找怪炒怪、见怪炒怪,(例如《燕赵都市报》及赵永兵也加入进来),叫你不得不应战。如果你不理会,那些始作俑者似乎就更有资本加劲地热谈、热炒。制造噱头,造怪炒怪,找怪炒怪,见怪炒怪,这是目前中国再次兴盛的一种社会热文化现象,主要是中国的某些媒体及其从业者热中于钻营此道,
精于此道,像苍蝇一样追逐此道。

有人以为,制造噱头、造怪炒怪、找怪炒怪、见怪炒怪一定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不论司马南应战与否,他都可以得到某些好处。这次马承杰退缩了,还反水批评了“不负责任的媒体”,《燕赵都市报》及赵永兵弄了一鼻子灰,值得那些意欲步后尘者借鉴!

  评论这张
 
阅读(59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