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变态女权倡导者跟读者玩了哪些猫腻  

2014-12-16 20:10:4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变态女权倡导者跟读者玩了哪些猫腻

/马庆云

变态女权倡导者跟读者玩了哪些猫腻 - 马庆云 - 马庆云

今天读到署名“毛利”的文章,对《撒娇女人最好命》这部电影极尽嘲讽之能事,其实也没逃脱那帮变态女权倡导者的老路子,不过是说该部电影故意丑化女性、女人不应该撒娇而应该独立等等,只是这个“毛利”的文字更凌厉、乖张,并且拿着这种凌厉与乖张洋洋自得。

最近几年,任何的东西打上主义的标签,都可以兴风作浪起来,当然,这种兴风作浪,幕后是有既得利益的。比如,反皮草主义。老马前些天写文章批评这种到商家门口抵制人家消费者的行为,便有内行人悄悄发微信到我公众号告知,这个主义,就是动员脑残的,用这帮脑残来炒作,一个内部人士带头拉拢一帮信徒,然后就抗议起来的,换回来的,自然是皮草节的火爆宣传点。

再比如,某市曾有个知名大妈买了一些公交站点的广告,在情人节的时候投放了一下,内容上属于反对婚前性行为主义的。大家都骂这位大妈是脑残。其实,她一点也不脑残。她是拿这几块广告牌向某权利机构申请活动经费的,而且还特别主旋律。

类似的,还有很多。仔细看看那些主义的倡导者,实乃是为了经济利益奔波,他们信仰的,只有赚钱主义。说到女权主义,尤其是变态女权主义,实乃也是这个路数的。拿那个“毛利”为例子,她的书稿存在的炒作点就在女权上,说白了,她是靠这个吃饭的。

眼目下,很有一些乖张、凌厉的青年女作家靠嚷嚷女权过活儿。这是非常讨巧的一件事情,因为她们应用的,不过是一种普遍存在而又必然需要面对的所谓“仇恨”——女人对男人的“仇恨”。无论是反皮草主义,还是反婚前性行为主义,利用的,都是一种架不住推敲的“仇恨”来发展拥趸。世界分为两种性别的人,这两大性别之间,必然有摩擦矛盾的时候,只要有摩擦,投机者就可以利用这种“仇恨”为自己谋利。像“毛利”、“周冲”这样的变态女权作家,正是利用这种摩擦来卖书赚钱。

我讲个故事。东抛庄和西抛庄中间隔着一条马路,但共用一个供水系统,总闸在东抛庄。这两个村子每天中午放水,村民接水备用。一天,西抛庄的人疑惑了,为什么总闸在你们东抛庄而不是我们西抛庄呢?这不公平啊。然后,西抛庄这个人就开始挨家挨户的动员,说,你们大伙给我钱,我负责给你们把东抛庄的总闸挪过来,这样显着咱们西抛庄多有地位啊。西抛庄的村民们就都给她钱了。然后她就又动员西抛庄的村民跟东抛庄的打架,要总闸控制权。东抛庄最后觉得麻烦,总闸在谁那不一样啊,干脆挪到你们西抛庄算了。然后,总闸就挪过去了。还是每天中午放水,接水,吃水。大伙又过起了平静的生活。东抛庄没有因为总闸的离开而少吃了水,西抛庄也没有因为总闸的到来多吃了水,并且大伙都不缺水,而且吃着同一个系统的水。唯一得利的,不过是那个嚷嚷此事的娘们。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东抛庄又很类似男人,西抛庄很类似女人,那个嚷嚷总闸的娘们,正是女权主义者。她们最清楚自己要干什么,而且她们嚷嚷的绝对是无关痛痒的事情,但凡有一点用处的,她们都不会嚷嚷的。她们所谓的跟男人争取权利,是多么的可笑,但她们的信徒却不认为可笑,而且心甘情愿地给她们钱,买她们书,信她们的话。

我为什么说现在的变态女权的这帮倡导者一点正经事儿没做呢?近来读张耀杰先生的《民国红粉》一书,该书记录了民国年间的女权运动情态种种。这本书提醒了我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无论是女权,还是男权,都是以人权为基础的,大家应该争取的,是普遍的人权,而并非女人的权利多一点,男人的权利少一点。

我近来读周冲、毛利等变态女权作家的文章,深切的感受到这一点:她们嚷嚷的女性权利,是建立在针对男性的基础上的,若是没有男性,她们所谓的女权都成了凭空说物了。说直接一点,就是这帮变态女权主义者,挑拨男女关系,又自豪地认为自己在倡导权利。她们这种行为本身,才是男权附庸下的玩物。当然,周冲、毛利之流在拿自己当男权玩物的同时,不过是糊弄脑残们一点买书的钱罢了。

民主、自由、法制、宪政……这些才是女权主义最应该追寻的权利。“女”绝对不是仅仅依附于“男”的,它应该有自己的独立的权利价值体系。这帮女权主义者一旦拥有了独立的权利价值意识,才会发现,争取民主、自由、法制、宪政……才是对女性的最大保护,整天嚷嚷对抗男性,蛋用没有。

我也是最近读张耀杰先生的《民国红粉》才意识到这一点的。张先生在书中写到,辛亥革命之后,大量的女权主义者组成北伐军,帮助国家实现共和。这样的女权,才是真女权,争取国家的自由民主,才能有女性的自由民主权利。太多的时候,权利是不分性别的,我们先争取普遍的自由、民主的权利,才是正路子。避重就轻,对普遍的权利视而不见,对男人女人之间的某些矛盾故意挑拨,以乖张、凌厉的风格高唱女性权利,不过是投机倒把的文化骗子罢了。

如此看来,真应该喊周冲、毛利之流出来,走几步。

 

  评论这张
 
阅读(326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