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在国学祖根面前我们都是河南人   

2014-12-11 20:21:28|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国学祖根面前我们都是河南人

/马庆云

在国学祖根面前我们都是河南人 - 马庆云 - 马庆云

在开始今天的文章之前,我先跟大伙聊一个小故事。

一次,我坐火车从石家庄去北京。是一列从湖南方向开往北京的火车。我身边,是一位四十几岁的河南老乡。这位河南老乡十分健谈,问我是哪里人,到哪里去,做什么去。我说,石家庄人,到北京去,去看看香山红叶顺带着吃一次常营地铁站旁边的牛肉火烧。

河南老乡十分热情,开始跟我说自己去过伟大祖国的很多地方,北上黑龙江,南下广州,东到山东,西到新疆。我是很佩服这位四十几岁的老乡的。从他的叙述中可以知道,他是技术工人,不仅会泥瓦手艺,而且在车床生产上也是一把好手。会技术工作的,就是比我们这帮耍嘴皮子写字的强,这一点,我一直如此认为。

对面的一位湖南妹子正在吃鸡蛋。出于能动嘴就坚决不用陌陌的原则,我问妹子,鸡蛋好吃不。妹子说,是自家腌制的,十分好。我就缅怀自己小时候吃不起鸡蛋的岁月。河南老乡见我缅怀,也跟着缅怀起自己挨饿要死的时代来了。我见他也聊的实在,就口无遮拦起来,“大哥,你们河南当年穷啊,我读一些史料,说三年困难时期,河南等中原一带饿死的人最多,你们也是傻实在,向党中央报产那么多粮食,它们不征你们的粮食走才怪呢”。

我的那句你们河南人穷啊,伤了这位大哥。他不愿意了。“谁说我们河南人穷?知道我们河南的郑州新区吗?国家领导开会亲自批的,知道党中央的重视程度吗?”这位大哥猛然站起来,摆出新闻联播的姿态,给我播报了十几分钟的河南大好形势,最后,见我和湖南妹子都不说话,大手一挥,“你们知道国家为了建设我们郑州新城投资了多少钱吗?五万万亿”!

大哥见我们都不说话了,以为我们被河南的大好形势镇住了,就微笑着又坐下,开始给我们讲起河南悠久的历史文化来。谁知道,对面的湖南妹子太坏了。她问,大叔,你这次去北京是干嘛去?大叔说,还能干嘛,卖苦力养家赚钱呗。湖南妹子又说,既然咱们河南经济形势大好,又是丝绸之路的最东端,又是国家投资五万万亿,是不是应该在您本地就已经有了大量的就业缺口啊?您背井离乡的到北京去,放着五万万亿的大好形势不去贡献,有点说不过去吧?再说,五万万亿,放到一个新区,得建设多少大型企业啊,得需要多少劳动力啊!您这么大老远跑北京,怎么不在本地搞建设呢?

河南老乡显然是吹吹牛过过嘴瘾,没成想这个嘴刁的湖南妹子将了他一军。大叔顿时语塞,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反而脸憋得通红。我见大叔下不来台,赶紧打圆场,祖国形式一片大好,在哪里搞健身不是为人民服务啊!大叔仿佛没听出我的意思来,以为我故意调侃他,就话锋一转,我们很难再差,也比你们石家庄强吧。说石家庄,我可有发言权!“没错!就是比石家庄强!这个垃圾石家庄,雾霾全国第一,火车站水帘洞全国第一,工人平均工资省会城市最低,出个门堵的要死,看个山山水水门票还死贵死贵的……”

我这一顿连珠炮,显然出乎了大叔的意料。大叔诧异地望着我,小兄弟,人不能忘本啊,你这么说石家庄,你是石家庄人吗?我说,是,我批评这座城市,正是要试图更改这些弊病,我对自己所在的地方都不敢批评,那就没有任何变好的可能了。我们惯于对自己所处的地域谈什么爱,殊不知,这种只嚷嚷爱而对弊病视而不见的行为,是最大的不爱。对面的湖南妹子把包好的鸡蛋递给我,哥哥,吃鸡蛋,茶叶的。

河南的大叔应该没有听进去我的话,反而恼羞成怒了。他站起来,对着刚刚走过去的售货员吼了一声,“唉,你站住,瓜子多少钱一包?俺们河南人有钱,你说多少钱,我买了”。售货员妹子推着小推车,没好气地看了这位河南老乡一眼,“二十一包”!河南老乡傻眼了,又慢腾腾地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蒙着头,鼾声四起。看他这个样子,我又担心他敏感,书包里边本来可以泡湖南妹子用的瓜子,一路也没敢拿出来打开。

我接触过很多河南朋友,很多非常有学识。中国非常优秀的小说家和哲学家,也多有河南人。在大力肯定这一点的前提下,我觉得,可能这种认知是值得商榷的:河南人太喜欢无原则的维护甚至于吹捧作为地域名词出现的河南。在这个问题上,与河南接壤的河北省邯郸等地,也有类似情况。动辄便是,我们河南人如何如何好,我们邯郸人如何如何好。可是,真要生出对自身地域的批判来,非常难,而且经常被赋予忘本的咒骂。

我的故事讲完了。大伙看看,当我们批评国学围绕权利展开学问,为专制权利服务而不能依照逻辑学追溯问题的时候,是不是有很多人站出来说,你怎么可以批评老祖宗的学问呢,你这是忘本啊,人没了自己的祖宗可怎么行……在对国学糟粕的批判中,我们又是不是都成为了河南人了呢?

故事的最后,可能有人要问了,老马,你跟那个湖南妹子怎么着了?抱歉,我不玩陌陌,那是小屁孩们的玩意儿,咱看不上。我给妹子留了微信公众号,也不知道,她加了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28495)| 评论(10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