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为什么不赞成以先师陈超名义募捐  

2014-11-01 20:02:1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为什么不赞成以先师陈超名义募捐

/马庆云

我为什么不赞成以先师陈超名义募捐 - 马庆云 - 马庆云

先师陈超先生,于周五凌晨以自杀的方式离开我们。关于先生的离开,我昨晚写了名为《我的老师陈超先生为何而选择自杀》的文章,进行了一些追悼和陈述。不成想,一些报纸媒体片段性引用了我的文章,对先生自杀浪漫主义史诗气质的完成这至关重要的一点,不予理睬,而对先生的一些生活细节仿佛有八卦情节一般,死盯着不放。

今天下午,我接到澎湃新闻某位记者同仁的电话。这位记者,关于陈先生的离开,对我进行了采访。我能说的话,均在昨晚的那篇文章里边了。接受采访的话语,亦未超出此范围。然而,第三方转述话语,必然有所疏漏,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读,我姑且做此文,以便溯源。

首先,刘绍本教授说陈超先生在工作上无抱怨的问题。

刘绍本教授在昨天接受媒体采访今天见报的新闻中说,陈超先生于工作上无任何抱怨,每年均有学术研究课题。我对刘绍本先生的“无抱怨”一说,不认可。作为学生,我至少知道,陈超先生对院系和校方领导对中文系本科开设西方哲学课阻挠的事情,抱怨很大。我不知道,刘绍本先生此时站出来说陈先生无抱怨,是对陈先生积极工作的肯定,还是怀着为河北师大校方自带五毛洗地的心态的。

我对刘绍本先生最近几年有违学术品质乃至于基本学术道德的事情,曾有过公开批评。绍本先生,于河北师大而言,是年岁很高,辈分很深的。但是,在校史沿革问题的研究上,不顾基本的学术常识,将一个大学的校史推算到一个中学去,实乃当下学术研究之莫大耻辱。陈超先生在课上曾调侃此事,应该可以说明,陈先生是不认可刘先生积极帮校方洗地的行为的。

第二,为什么是我站出来写一些关于陈超先生的文章。

陈超先生手把手带过的研究生和博士生很多,大家理应可以都站出来写一些文章的,为什么先生辞世两天后,只有我和刘绍本(校方代表的声音)两个声音,其他的师生均做沉默状态。某报纸采访陈先生正在带的研究生,得到的答复是:先生生性低调,不愿意热闹,因此,我们拒绝接受采访。

这是混账话。但是,我也理解他们的苦衷。在体制内的孩子们,在发言上,往往受到不必要的控制与左右,与其像刘绍本先生那样乱说,还不如不说。陈先生生前的琐事,我们不妨选择忘记,陈先生的学术研究,也基本都在他的书稿里边。先生应该还有一批书稿没有整理出版。陈先生曾说,自己在文艺理论上可以预见五到十年。因此,先生最近的文稿,则非常有价值。我只希望,这些文稿能以不被阉割的形式尽快公开出版。

我之所以敢说出校方话语之外的话来,也只是因为人身并不隶属于任何体制内的豢养单位,这种相对的自由,让我敢说一点自己的想法。我也希望,陈先生所带的博士生们,积极争取尽快出版陈超先生遗著,严防校方以任何名义私藏。

第三,关于为陈超先生老母和智力上有缺陷的孩子募捐的事情。

下午,澎湃新闻的采访,问及了此事。我说,姑且以个人名义揣测先生的自杀。陈超先生选择周五凌晨离开我们,个人认为,陈先生是理智的,而且是希望我们尽快忘记他的肉身的。石家庄一带的殡葬风俗,是三天下葬。陈超先生周五凌晨离开我们,周五、周六,校方可以组织追悼,周日,可以进行殡仪馆的遗体告别,周一,大家便可以继续回到自己的工作中去,不要为陈先生的肉身在继续操劳。乃至于选择周五凌晨离开,个人揣测,也是先生不想让中文系治丧的同事们休息日加班,一切筹划,均在最后一个工作日完成即可。遗体告别,选在周末,也是不想劳烦大家。

先生是理智的,而且是为所有人着想的。我们应该做的,也是尽快忘记先生的肉身,而尽快转移到对先生学术成果与学术思想的继承中来。这便涉及到对先生老母亲和智力有所缺陷的孩子的募捐问题上来了。

昨晚,陈超先生的妻子,我们的师娘,的一张开户行的银行卡号在师兄弟们内部传播。这可能引起了一种募捐的误解。在我们本地的风俗中,老人过世,吊唁的人,是要出一些钱的,这在石家庄本地,称为份子钱。这是一种礼尚往来。一般形式,是吊唁的时候直接以现金方式留下。但因为陈超先生的祭奠是以校方名义进行,所以,我们大伙的这笔吊唁的钱,则直接打入师娘账户。

但是,今天,我发现河北省《诗选刊》的主编郁葱先生以“诗选刊”名义为陈超先生母亲和儿子募捐钱财的事情。我迅速留言给郁葱先生,这是置先生于不仁不义的。我对陈超先生的私人生活知道不多,发生此事后,了解先生的师妹告知,陈先生家庭并无经济问题。郁葱先生以“诗选刊”名义募集资金,并且资金并非直接汇入师母账号,我表示反对。

郁葱先生的这种做法,仿佛是在说陈超先生没有家庭责任感,将老母亲和儿子抛给社会。个人揣测,陈超先生的母亲,我们的师奶奶,是明断的,他能够理解儿子的另一种存在方式的豁达。而陈先生及其师母,也是有充足的物质能力来赡养老人,和继续供养孩子的。陈超先生,于我这个学生来看,是极具社会责任与家庭责任的,他连自杀的时间都选的那么尽心,怎么会为母亲和儿子留下物质上的空缺呢?因此,我希望郁葱这位陈超先生生前的损友,尽快停止自己的这种愚蠢的行为。

陈超先生任教至今,弟子已经上万。我们能做而且应该做的,一是要建立在不打扰师母和师奶奶生活的情况下积极探望,将我们平庸而世俗的快乐带给她们,二是要继承陈超先生衣钵,传承先生的思想,而且要防止某些人将先生思想弄成显学,进而束之高阁。先生以哲学之精神开启我辈文艺批评之智力,又是“诗意地寄存在大地”督促我们对艺术与生活的追求。我想,先生的自杀,源于他的更大的哲学素养上的豁达,我们应该平心静气,尽量少的哀悼肉身,尽可能多的继承精神。

如果这样,也只有这样,陈超先生才能寄存在我们每一个有头脑的学生意识中,才能实现哲学上的永生。

更多观点交流,欢迎添加我的微信公众号:马庆云(xuezhemaqingyun

  评论这张
 
阅读(418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