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老马聊骚】右手天下左手嫖娼的杜牧   

2013-10-07 20:52:00|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马聊骚】右手天下左手嫖娼的杜牧

/马庆云


我小的时候家里穷,有一年秋天,实在没有油吃了,就那么挨了一个月,直到父亲带钱回家。还是那年秋天没油吃的时候,我记住了另一件事情:母亲将两大口袋新晒的麦子搬上邻居的毛驴车,我们一起到镇上交公粮。我当时有一个疑问,既然没油吃了,干嘛不拿麦子换油,还要白白把这两袋新打的麦子送人呢?

后来,还是因为家里穷,我只有上学读书这一条出路。我就读书。然后读到了杜牧的《阿房宫赋》,里边说,“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我猛然想起那年秋天的事情来,然后便对杜牧这个人起了敬意,当然,这是高中时候的事情了。苛捐杂税,是历朝历代的统治阶级赖以维系的经济根本,为何这个杜牧敢直接抨击这项历来没有多少变更的税收政策呢?而他抨击之后又是否面临了唐朝政府的政治迫害呢?

其实,当时的唐朝政府满可以说,杜牧,你小子是拿秦朝影射我朝呢,我天朝岂是你小子可以诋毁的。当时那篇《阿房宫赋》是杜牧23岁写的,一出手,便在士大夫阶层里边传阅开了。话说,唐朝的那帮士大夫,哪个不是大V啊,一传十十传百,足够给杜牧转发五百次治罪的了。可是,真实的情形确实以另一种情形出现了。

一些读过《阿房宫赋》的士大夫们争相结交杜牧,还有一些人,直接向当时的科举主考官举荐,让杜牧当状元。据说,柳宗元的朋友时任太学博士的吴武陵就亲自骑着毛驴到主持东都洛阳科举考试的崔郾那里去举荐。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借古讽今,在清朝,肯定是要杀头的了。民国也没好到哪去。可怎么在唐朝,竟然成为进入仕途的捷径了呢?

中国文化,在源头上,保持了很多真善为民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在民族性格的演变过程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比如孔孟的仁义。而这种仁义思想,又在世家贵族中传承。我恶毒一点说,温饱之后,才生仁义。中国自汉到唐的一段时间,应该是国衰而世家兴盛的阶段。国家政权,可能更迭频繁,但世家门第,却往往能保持几百年长盛不衰。

这些长盛不衰的世家,除了土地等原始资本之外,一个重要的软实力,便是仁义。土地可以到处转手,无法维系一个家族的长盛不衰,没准到哪一代上,就卖了,可是仁义思想,却能将一个门第很好得维系下去。汉代大一统然后四分五裂之后,世家对外在的国家政治的希望转化为内敛的门楣内部的希望,因此,进入了一种仁义文化的世家垄断阶段。

这种文化格局,造成世家是与国家政权能够分庭抗礼的。世家往往传承以仁义,即使国家不施仁政,但具体到当官的个人身上,也以所传承的仁义思想对抗,限制了国家政权往坏处去。这种现象,在欧洲,叫做贵族精神。贵族精神,断然不是经济充裕、出手阔绰的土豪气质,而是在衣食无忧的前提下滋生出来的仁义的观念。

自汉以后,步入唐朝,传承了几百年的世家们,大多以仁义姿态参政,因此,容得下杜牧的《阿房宫赋》,且欢迎这种带有反省意识的文章出现。唐朝的皇帝们,也不会因为士大夫阶级们抨击他们乱花钱而要诋毁谁造谣生事的。

杜牧便是这种世家出身,祖上在汉朝便是名人了,爷爷又是唐朝宰相,父亲也做官。这种环境下的子弟,有着便利的读书条件,又传承祖辈们的贵族精神,而非李天一等人的土豪二代气质,所以,文章中,流露出极大的仁义思想。

《阿房宫赋》是抨击秦朝苛捐杂税、徭役人民的。“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简直和当下“你们太上皇因为……饿死了几千万人”的句式一样,拥有强大地批判力度了。杜牧的政治讽刺诗,不胜枚举,但其却从未因言获罪,这正是世家仁义对抗朝廷政治的表现。

右手天下,左手嫖娼,是世家子弟的一大特点。在唐朝,嫖娼是个很风流的事情,此事,只有到了近朝,才越发的下流起来。贾宝玉从气质上来说,跟杜牧很相近,但他没有学来杜牧的天下意识,而只会风流。其实,中国古书里边,也不全都是糟粕,早年还是应该多读一点的。经邦济世的学问,虽然多为皇家服务,但却携带着与皇家专制相对抗的仁义气度。

我在以往的聊骚中写过,李白从长安出来,带着皇帝给的钱,找上穷鬼杜甫一路就嫖到山东去了。但他们写妓女的诗歌,不多。这跟他们俩不是世家子弟出身有一点关系。世家贵族,嫖也是有气质的。比如杜牧。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他跟妓女的故事最多。比如,杜牧在某地当政法委书记的时候,当地某官员举办三公消费,不敢请杜牧,杜牧竟然自己找上门去,还点要人家的家妓。到扬州做官的时候,到处嫖娼,害得当时的节度使牛增儒不得不派人保护他的人身安全。杜牧在宣州当官的时候,听说湖州美女多,就跑到湖州去,让当地刺史组织竞渡比赛,好方便自己找妹子。傍晚真见着一个十三岁的,许诺说自己十年后一定来湖州当郡守,然后娶这妹子。一晃十几年过去了,等杜牧真到湖州当官的时候,妹子已经嫁人了。杜牧一感慨,就又写诗了:自是寻春去较迟,不须惆怅怨芳时。

唐朝女人的胸脯子,简直是诗人们创作灵感的源泉。当然,在唐朝,嫖娼这事儿,无关乎道德的,不能以当下眼光视之。风花雪月之后,再写几句诗,真有木子美约炮之后写段微博的意境了。

但是,个人之风流,断然不是正史的全部。中国的贵族气质,也不仅仅是风月场上的逍遥。杜牧算是世家子弟中,很风流的一个了,但他的诗文,依旧有着苍生仁义的气度。作为与皇权专制进行分庭抗礼的世家文化,他们一半风流,一半天下,不谈天下,则是纨绔子弟,没有风流,则木讷平庸。

近来,有土豪二代们标榜自己的风流,我想拿杜牧的例子做个说明,勿要只看得前人的风月场,不见老祖宗的仁义心。仁义与风流,缺一不可,没有仁义,不过是个发情的沸沸。中国当下,之所以沸沸横行,跟世家文化的断代有直接关系。

经历文革等摧残之后,中国无世家。中国的国民性格,直接步入全民土豪的时代。这个时代,都想学杜牧嫖娼,却都不想看看杜牧的家国天下。

 


  评论这张
 
阅读(5974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