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倭寇的踪迹》:中国文化与武侠的突围  

2012-02-26 22:27:25|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倭寇的踪迹》:中国文化与武侠的突围

/马庆云

《倭寇的踪迹》:中国文化与武侠的突围 - 马庆云 - 马庆云

 

徐浩峰是个文人,骨子里的东西是我所喜欢的,因为,我以前也是个文人。徐浩峰导演的《倭寇的踪迹》是个文人气质的电影,我现在还有文人气质,因此,我很喜欢这部电影。优秀的文人是带着巨大的审视力的,而且每每把自己置身于一种思想的困境当中,成为哲学悖论的殉道品——徐浩峰的《倭寇的踪迹》实际上也正是在中国悖论文化中试图进行“苏东坡式突围”的作品,这种突围,表象的是进行中国大陆武侠电影的一种崭新风格的尝试,内心实在的却是对中国传统文化命脉的审视与力求找寻出路。这种情怀,我称之为,书生意气,这种电影正是这个时代所丢失的情怀与意气的一次集中迸发。

《倭寇的踪迹》这部电影讲了一个这样的故事:戚继光后裔想别开一派,把戚将军对付倭寇的刀法传世,因此不得不挑战四大门,但四大门相互勾心斗角,联合起来以“倭寇”名义对付开派者,最终“别开”战胜“传统”,可立门派,但“别开者”远走。

先说中国文化的突围。

第一,   别开一派者的刀法何来?

这个刀法是戚继光将军在对付倭寇的实战中学习来的,是化用的倭寇刀法,而倭寇的刀法又是化用中原的棍法。文化是讲传承的,刀法未尝不是一种文化。当文化不能面对外来文明的时候,很可能会成为封闭的四大门,不能长进,形成一个小圈子内的扬扬自得——如四大门为谁去灭倭寇的比武一样的滑稽剧。文化的增进,必须是相互借鉴基础上的提升。戚将军的刀法借鉴了倭寇,所以在《倭寇的踪迹》里边可以战胜四大门。敢于借鉴,方是中国文化突围的不二法门。

第二,   四大门背后的文化势力是谁?

鲁迅先生有言,在中国,每动一个桌子,都是可能要流血的——可见,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深蒂固,或者说顽固不化。要开派者只是因为所用的刀学习了倭寇的刀,便被正宗门派所否定,这正是一个桌子角都动不得的真实写照。四大门背后的文化势力,正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势力——祖上便是如此,我们便只能如此。

第三,   开派者为何要远走?

两个开派者在开始的时候信誓旦旦要一起开派,可到中途,便有一人宣布退出,并说,军队武功与门派武功不一样,到最后,另一个人也只能远走。这正是中国文人审视出来的巨大悲凉——即使可以另开一种文化出来,中国传统的酱缸文化依旧可以同化了这一新的文化,开派者又能如何保障新派不是旧派?中国文化如何走出这个大酱缸?《倭寇的踪迹》最后,主演抱着一个外国妹子(着鲜艳衣服)骑马走了,他说去苏杭,苏杭是什么地方?中国文化如何走出酱缸,或许在这里便可以点到为止了。

第四,   巡城兵为何时不时地可以打败开派者?

巡城兵五人一组,用阵法可以打败新创一种刀法的开派者,但单打独斗却要失败——这正是中国文化里边的,人要依靠在群体的保护范畴内,没有群体保护,则不会生出力量与战斗精神来。中国文化讲整体意识,而忽视个体精神。家族、宗法等等都是整体概念,这个概念,时不时的可以救人,但时不时的也可以害人。巡城兵时不时地可以打败开派者,时不时的又要失败,正是这个道理。徐浩峰没有用西方哲学的个人意识理论马上否定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整体意识,而是认为,应该在整体意识的基础上寻求一种个体精神的突破,这种突破,也正是中国文化的突破。

第五,   纸盔甲与祭鞭的哲学意指是什么?

巡城兵的老大穿着纸盔甲,但是一直想有一身铁盔甲,虽然纸盔甲比铁的更实用;在一个门派老大对付船里边的“倭寇”的时候,老大要先祭鞭,甚至一锅一锅的烧油,虽然这些都是没有必要的。这正是中国传统文化里边的形式大于内容。在中国传统文化里边,形式或者说仪式化的东西是最重要的,怎么在这种形式中突围,也正是中国文化突围的一个路径。最后,外来的歌女对巡城兵老大说,皇帝不给你铁盔甲,我们给你。这未尝不是一个有深度的文化暗示——中国文化必须要在话语权利之外,寻求一个重视内容的突围模式。

第六,   中国文化难道真的一无是处?

四大门老大那人的大哥,实际上代表着一个中国文化里边的符号。这人也爱慕一点虚荣,生怕别人说他老了,所以要染黑胡须,但又用套子保护住自己的胡须。这正是中国文明的一个化身,一边要标榜自己的朝气蓬勃,一边又要赞叹自己的上下几千年的文明。但是,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切勿马上批评这个文化符号,因为他还有他的另一面。这个人是武学修为最高的,不研究中国的心术而只钻研武术(具体学问),而且可以宽容偷情的妻子等等。中国传统文化虽然有积重难返的倾向,但是,那里边讲到的“仁道”却是具有世界性的,是中国文化在突围的同时应该继承的与继续发扬的。

中国文化走到了自己的瓶颈期,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因为有“倭寇”给我们打开了视野(自1840年起便是这样,唐德刚先生《晚晴四十年》一书对这一文化现象有深入讲解,笔者不必多言),所以,我们必须要寻求突围。中国电影,于武侠一种上,也走到了瓶颈期。细致来看,中国武侠电影已经经历了以下几个阶段:

1、  胡金铨为代表的中国传统叙事美学电影。

2、  李小龙为代表的个人武术风格电影。

3、  《笑侠楚留香》等为代表的花拳绣腿的商业武侠电影。

4、  《武当》为代表的学院派武侠电影。

5、  吊钢丝分镜头为主的以《新龙门客栈》为代表的新武侠电影。

6、  以《双旗镇刀客》为代表的没有武打动作的侠文化电影。

7、  《风云》等为代表的数码武侠电影。

8、  儒道哲学的李安样式的武侠电影。

徐浩峰的《倭寇的踪迹》可以说,也是在自开一派——他的这部电影,有对中国传统叙事方式的继承,有对中国传统文化意境的体悟(比如,开始,在残荷边武打的一段),也有对中国儒道等等文化的把握,当然,更重要的是寻求的一种崭新的突围模式。

徐浩峰把武侠困境与中国传统文化困境融为一体,直面这个难题。中国武侠不再是神乎其神的飞檐走壁,而是讲科学讲技巧的一门学问,当时,这门学问也与中国文化的困境相互共振,导演力求用新武侠出路的方式给予中国文化出路何在以答案。

徐浩峰的武侠讲求数目字化,比如,新开派者的刀要长多少多少,依靠灯笼的光线角度来判断进攻时机等等。这个故事发生在万历十五年。笔者清楚地记得,《万历十五年》的作者黄仁宇老先生所提倡的中国未来的出路问题——依靠数目字化的管理来寻求突围。没有读过黄仁宇先生数目字化理论的读家,自当应该去补课了。

最后,无论是中国文化还是中国武侠,徐浩峰都给出了自己的突围方式——在数目字化的前提下依靠仁道来获得出路。当然,出路之后是什么?徐浩峰或许也不知道。一如鲁迅先生所言,前边是什么?前边是坟。如此看来,《倭寇的踪迹》是中国又一部不可多得的好电影。作为中国文人,我呼吁,影院适当给这部优秀的电影加场。中国文化与武侠要突围,徐浩峰的这部电影也愿它能够成功突围。此系为文,以期诸君共振与批评。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