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和程江河:“自娱自乐”的文学并不耻辱  

2012-02-23 15:31:40|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程江河:“自娱自乐”的文学并不耻辱

/马庆云

在博客中国的聊天群里边,程江河先生说要写一些博客人的速记,我和潘太史跟着起哄,要求入围,程江河先生便真个给老马写了一篇,叫做《中国文学已成自娱自乐式羞耻——博客人印象速记之马庆云》。这篇文章估计在百度搜索里边可以见到,笔者不再做文章转载。程江河先生此文针对“马庆云”的几个标签展开——作家,诗人,文艺工作者,电影一周酣。程先生高屋建瓴地指出,文学已经成为自娱自乐的东西,并且毫不客气地点明,《电影一周酣》不上不下的现状。最后,文章中说到,“与马庆云先生商榷”。程江河先生是写博客而用心的少有几人之一,本着对程先生的尊重,笔者应和几句,姑且算作一种礼尚往来。

中国文学的现状是不乐观的,很多曾经走在文学道路上的前辈们“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一些正走在文学道路上的人也心里满是功利主义的主意少做踏踏实实地突破,而那些想要走到文学道路上来的或恐正在努力地挖掘一个迅速成名的捷径而不走“按部就班”的老路。唯独少有的几个,埋着头,对着前边走,虽然这少有的几个也不知道前边是什么结果,但终究都明白,不过是坟墓的。基于这个现状,中国的很多可能成为文人的作家,诗人,文艺工作者们都不愿意给自己贴上这一样的标签,并且固执地认为,这些标签是自娱自乐的,是耻辱的。

这让我想起西川先生在《海子文集》后续里边写到的那个事情:海子在北京郊区过活的时候,走到一个小酒馆,问店老板,我给你朗诵首诗歌,你给我酒喝如何?老板说,我给你酒喝,但求你不要给我朗诵诗歌。后来有剧作者们拿这些段子调侃,在一些我能见到的电影中出现过:瞧,那是一个诗人哟!——诗人成为一种被调侃的意向。近些年来,我们大多学会了调侃以及自嘲,如我,便也知道,时不时地嘲弄一下自己,你丫也是个诗人哟,还是作家,还可以是文艺工作者?嘲弄与自嘲好像是这个时代的一大生存方式。

在这种强大的嘲弄与自嘲面前,还真个有“作家,诗人,文艺工作者”不敢再这么标榜自己了,这种力量是有效的——把那些假装的“作家,诗人,文艺工作者”们嘲弄干净,留下那些不怕嘲弄的,是不是真个就吹尽黄沙始到金子了呢?当这三个标签能给人带来荣耀的时候,每个人都争抢着往自己脸上贴的,当这三个标签如“臭老九”和“死右派”一样被人鄙视与诟病的时候,那些争抢的人又不约而同地撕毁这些标签,甚至是给别人贴上了这些标签。

在一个善于贴“CEO、董事长和某某权利”标签的年代里边,还有几个敢给自己继续固执地贴着“作家,诗人,文艺工作者”标签的人,是否应该肯定一下呢?贴着这种标签的人,或许正是这个与时代格格不入但可能是保留着时代最后良心的人。这个时候,跳出来朝着“这个人”说上一句“自娱自乐式羞耻”的人,是否最应该被道德问责一下呢?

我一直在跟朋友们说,自个身上带着多少标签,自个就要学会承担多少责任,标签不会带给有些人想要的荣耀,但尽自己标签上的责任则是能满足你我内心的道德律的。作为“作家”标签出现的老马,真个写了如《愤斗》等的睁了眼看的长篇小说,写了《向着落日行走》、《寻找孟昭旺》等等的中篇小说,更有一些短篇速记的真实故事;作为“诗人”标签出现的老马,虽然无豆腐块一般的诗歌发表在“报刊杂志”上,但却怀着诗人的气质,处置一切的生活;作为“文艺工作者”出现的老马,真个是创作了很多禁得起时代拷问的电影、电视剧剧本,也做了很多的文艺理论层面上的影视艺术批评。这三个标签,无疑是推动我一直不能停歇的一个巨大动力。在标签面前,我看到的是责任,而程江河先生看到的又是什么?——难道是炫耀?这三个标签,在这个时代里边,还能被炫耀否?

“诗人、作家、文艺工作者之类的头衔,在我心里总有一种羞耻感、抑或是罪恶感!”在程江河先生的心目中,这几个标签,竟然是罪恶的。这么看来,程江河先生文章开头的那句话——“看着马庆云简历开头的‘作家,诗人,文艺工作者’,我突然感觉自己与马庆云有许多相似之处”——是值得商榷的了,老马真个不觉得这三个标签是罪恶的,而只感觉到责任,或许,在这一点上,我们便是不一样的,而且是本质上的区别了。程先生从三个标签中看到的是荣耀背后的罪恶,而老马看到的却是文学低迷世态炎凉背后的责任担当。

其实,也正是这份担当,让我下定决心,把《电影一周酣》节目持续地做下去。程江河先生说节目不上不下,这一点正是节目的定位,略有常识而不高高在上的人,正是我们的观众,我们和观众,正是处在不上不下的状态中的。《电影一周酣》是中国大陆唯一的一档独立的电影文化评点节目,不阿谀权贵,也不一味顺从“民意”,发出经过自己思考的声音,没有装逼,也没有玩弄任何的“马列主义”和“民主选举”的理论,真真切切地就在那里。不期,竟然成为中国大陆的这个唯一仅存的一档独立的电影文化节目。

程江河先生说,“做人不做前头草,为文不要随风倒,看了一点马列主义,便要做一位坚定的无产阶级战士,读了几篇西方民主选举的文章,便要把自封为民主斗士,自我陶醉也就罢了,还要‘打肿脸充胖子’贩卖、堕落,扭曲自我、沦为金钱的奴隶,这是当前许多所谓的作家、诗人、文艺工作者最可悲和最可笑的地方,也是我最反对和讨厌之处”。在这一点上,俺老马也是反对与讨厌的,读到程江河先生文章的最后这点,又觉出,程先生的文章标题中的“马庆云”与文章内容没多大关系,倒是文章的作者真真切切地站在了文章的道德高地上,是被审问还是审问别人,便不得而知了。

或许真应了带着三大标签的人们中间经常传送的那句话——我们是否彼此阅读太少?但是,又是什么造成我们彼此阅读的太少呢?——我们是不是急功近利地写着猴急的文章,而忽略了仔细读读自己所写的“马庆云”到底是个什么货色呢?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