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由上百“著名“人士反熊胆活取说开去  

2012-02-14 23:53:38|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上百“著名“人士反熊胆活取说开去

/马庆云

某堂(我确实忘记它叫什么名字了),好像是个制药的,熊胆活取,显得不人道。这个制药的最近好像要上市,诗人中岛发起了对这个什么堂的百人联名抵制运动。把熊活着取熊胆,确实显得不人道,应该积极地寻求“安乐”的方式或者“替代”的方式。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场活动是有价值的。但是,诗人中岛先生发起的文章中,参与者的名单中,赫然在目的是参与者前面的标头——著名主持人……、著名诗人……、著名学者……云云。

记得去年我和几个兄弟发起救助公益律师倪玉兰女士的事情来。我们通过各种途径募捐来一些钱,以帮助倪先生度过暂时的难关。在整理捐款人名单的时候,一个兄弟问我,名字前边是否应该加上头衔,比如,著名教授某某,著名集团董事长某某,著名文艺工作者某某。我说,我们的行为,是一个代表着独立价值的个体行为,每一个参与者只代表他们个人,这次的行为,不因参与者中有教授和董事长而变得荣耀,也不因没有农民与乞丐而变得耻辱。每一个参与者都是一个个体,他只代表他自己,不代表他的头衔,我们不可以拿着他们的头衔来作为一种“行为的炫耀”。

我们这代人,实际上是正在用行为与文字发起一场民主自由运动的一代人。这场运动,应该是对个体人的价值进行重新认定的运动,肯定每一个生命个体,进而尊重每一个生命个体。在这场运动中,没有神坛,没有偶像,没有被人歌颂的高高在上的人物,有的,只是一个个彼此独立的个体。这场民主自由运动的本质就是步入到没有偶像崇拜的时代里边去,瓦解所有神坛上手捏的人物,进而才能瓦解专制,让每一个人回归人本身,成为独立的生命个体。就像奥巴马逛街,在非工作时间内,也得过老百姓的生活一样。在肯定独立价值体系的社会里边,人只代表人自身,不能代表更多的,更不能冠以社会头衔来充斥于“独立价值行为”的事件中去。

我想,在美国,奥巴马于工作时间之外到某处咖啡厅喝个咖啡什么的,这家咖啡厅是不会从此之后便对外宣传,美国总统来过我们这个地方喝咖啡的吧。这种宣传,可能会被具有独立价值的美国民众所反感的吧——你丫总统有什么了不起啊,你丫只是个独立的生命个体罢了,不必别人多几根筋骨的。相反,倒是我们,若真是某位大领导到某处喝个豆腐脑什么的,都能被冠上头衔卖弄几百年的。反观这次的上百“著名”人士抗议活熊取胆事件,是不是在冠以头衔的同时,带着巨大的专制主义思维模式,是不是忽视了人作为独立的生命个体本身的价值,而过分强调了“头衔”?

头衔成为我们反对这种活熊取胆的最好武器与最大力量,而头衔之下的我们生命个体本身,却显得如此虚无缥缈了。这次事件中,诗人中岛的抗议人名单中,开头便是,著名主持人——赵忠祥。我倒是觉得,写“赵忠祥”便好了,所谓的“著名主持人”几个字,跟这一样的抗议是没有蛋关系的。拿着头衔来抗议,实际上是另一形式的专制,是对生命个体的不尊重。

近来,笔者参与了一个签名活动,是要求人大代表公开自己联系方式的。每个签名的人都实名签名,都登记身份证号,但是都不署头衔——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行为的意义是去追求个体的解放,作为独立个体而言,人只代表人本身,跟头衔无半点关系。我们的这次行动不因有多大的腕儿参加了就变得多么辉煌,也不因没有名人参与就变得俗不可言。在这一样的事件中,众生平等,剔除头衔。我们不能以专制的方式来反专制,这样,我们行为则变得无任何意义。

反观诗人中岛发起的这次行动,名头很足,大腕儿不少,而实际上却范了拿着“头衔”去抗议的本质性的错误。搬出联名者的头衔来干嘛呢?我们不妨追问!不过是想说明,我们的这场活动是有名人参加的!但是,有名人参加就代表了更广大的抗议力量了吗?我们是不是过分崇拜了“头衔“,而忽视了对人本体价值的肯定呢?一个本身便不尊重”本体价值“的活动,它的现实意义又在何处?难道是一场哗众取宠的闹剧吗?我们或许都不希望是这个样子的。

古语有一句话,叫蛇打七寸。也就是说,弄东西,要直奔重点,一针见血才行。活熊取胆这件事,它的“七寸“不在那个什么堂,而是在司法上。我们若真想让“活熊取胆”这件事不再发生,最根本的做法不是去联名抗议一个什么堂,而是应该去司法请愿,要求立法,从法律角度保护大熊,不允许活熊取胆。立法之后,你什么堂再这么搞,俺们联名起诉你去。这才是正确的行为过程。

贺卫方先生说,程序正义对社会民主自由建设最有意义。我们在联名抗议这件事上,是否存在程序上的非正义呢?那个什么堂活熊取胆是否违法了呢?如果违法了,我们是否应该去呼吁司法处理呢。如果没有违法,但是违背了当下的道德良知的话,我们是否应该先积极寻求立法限制,然后再去搞什么抗议呢?越过司法,直接抗议,是否算是程序上的非正义呢?

社会虽然很流氓,但作为读了一点书的人,我们自己不能以流氓的方式来对付流氓——程序正义,显得如此重要。在上百“著名”人士联名抗议活熊取胆这件事情上,我们深入一想,竟然觉得可怕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4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