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韩寒为何不在此时写篇“吴英案”  

2012-02-01 00:17:18|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寒为何不在此时写篇“吴英案”

/马庆云

写了这个题目,我便心里打起拨浪鼓来,听一位很尊敬的网站的女编辑说,有些博客网站要是推荐了一些让权力者不喜欢的文章,会被直接罚款的,好像多的上万,少的也成千,且这批钱还不能让网站出,要推荐这篇文章的编辑自己出。咱老马把话先撂在这,各网站的编辑们您自个斟酌,觉得咱这篇文章敏感的话,就别放在博客页面上,省得被罚款,有钱,咱捐给免费午餐,不能给它们。

昨天晚上,我写了名为《韩寒卖的是不是“韩寒牌”文字稿》的文章,此文中说,作为公知,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文章内容上,而不是在文章作者是谁上较劲,十足的无趣,除非作者经营的是一个做粉儿的品牌,生怕自己的牌子倒了,卖不出产品去了。这文在博客中国被很多网友回应,而且很多网友一反常态,不再只是简单的支持或者谩骂,而是说理论证了,弄得咱老马跟酣高楼先生说,俺应该一一回复一下才是。小文在凤凰博报也得到五万多的点击,算是从一个侧面看出,韩寒品牌的效应是很大的。

我觉得,一个孩子要真靠自己的力量,很难成名,尤其在这个炒作横飞的年代里边,所以,即使韩寒兄弟这边早年走过一点弯路,也是无关痛痒的,毕竟老爹是读书人,明里暗里帮帮儿子,也是人之常情。关键要看韩寒当下在做什么,这一点很重要,我倒是觉得,韩寒当下的文章,有代笔的可能性非常小了。就像我在电影一周酣的聊天群里边说的那样,那样水准的文章,要是还用代笔,实际上是侮辱代笔人了。韩寒现在的文章层次跟他的年龄是基本相符的了,没必要找什么代笔的。

像韩寒这样,家学不错的人,我见过几个,都是上学时代很好的朋友。他们有的从理,也有一些从文的。像赵晓天、谢冰、姚东旭等等兄弟,现在的精神层次远在韩寒之上了。因此,出几个有家学因此在学识上还说得过去的人,我是不奇怪的,毕竟眼目中便见了这么几个。像没有多少家学但后天自身努力成才的,如赵增普老哥一样的,学识境界也远在韩寒之上了,相比,倒是韩寒被落的很远,十足地看出他的不用功来。

我早在去年韩寒如日中天的时候便写文章说,韩寒靠着这些“假大空”的“民主自由谈”,注定只是个大学没毕业的学生的水准,他都快三十的人了,不应该还停留在这个阶段。那文还指出,韩寒按着“民主自由谈”的路线如果向前继续发展的话,必然要向政治哲学方面迈进,必须要在有朝一日达到顾准先生的功底,这个功底,便是权力者所不能容忍的了。这个方向,也便是当下大陆所有“民主自由谈”的学人们的方向,也正是我的方向。

可惜的是,一年多来,韩寒一直未曾在“假大空”的“民主自由谈”之外有所建树,相反,倒是有意无意地塑造自己的品牌效应,代言某些品牌,利用自己的品牌效应来获得利益,然后继续扩大自己的品牌效应,而不经营自己的文章内容实旨。

在当下的中国,民主自由谈的人士,很容易获得民众的支持,从而建立自己的品牌效应,这个品牌效应是依靠谈论民主自由取得的,是否可以用来生利,我不知道。这一点在美国有个类似的东西,反对政府的那些知识分子,往往被政府抬的很高,来塑造自己的欢迎批评的形象;在中国,谈论民主自由的,不是被政府抬高,而是被民众抬高。但是,无论被谁抬高,作为知识分子,都不可得意忘形,不可开始经营自己的品牌,而不是文章内容了。我们也不能停留在自己呐喊的阶段上,而是要向更深层次的“民主自由”的精神内核挺近——比如哲学,比如……这才对得起民众给予的关注。

我近来多胡思乱想,又冒出胡适之先生们当年的辩论来,是多研究些问题好呢,还是多谈些主义好。李大钊先生们是认为只有一个最基本问题的解决,才能有一个一个问题的迎刃而解的可能的。可是,共产主义搞了这么多年,最根本问题还一直无法解决,是否是我们过于的关注于这个最根本问题,而忽略了一个一个基本问题的解决了呢?同理,是否是我们只学会了呐喊民主自由,而少了很多对民主自由的具体事情的行动呢?

比如吴英案问题。我倒是觉得,合理的知识分子,应该是不放弃身边一个一个的基本问题的解决的,同时,才能更好地追求一个基本问题的解决。但是,反观一些呐喊民主自由的同仁,很少关注具体事件,而多做“假大空”的民主自由呐喊,这个做法,是否与当年的毛泽东时代如出一辙呢?是否值得我们警惕呢?

我个人尊重贺卫方先生,2011年年末先生来石家庄做学术演讲的时候,我还去艺术中心帮助做现场微博发布工作。贺卫方先生不仅关注这个最基本问题,而且也关心一个一个的身边的具体问题,比如,对石家庄聂树斌案一如既往地关注等等。这才是值得尊重的。相反,如果我们在这一样的世界里边,只做凭空的呐喊,也是很容易得到民众支持的,但来得虚空却安全稳妥,实为我辈所不齿的一种行径了,跟政治投机无大分别。

反观韩寒兄弟多年以来的文章,多批判抨击,多泛泛概念上的“民主自由谈”,但却少对一个一个具体问题与事件的关注,在具体事件上,发出的声音与之社会关注度很不匹配。这一点我有必要指出来了。我们很多民主贩卖人士,是否都存在空喊口号的嫌疑呢?因为喊几句民主口号,是安全稳妥又赚民众支持的,一旦关注具体事件,便有一定危险。

但是,无一个一个具体问题的解决,是否能有一个根本问题的解决呢?我在这个快百年的问题面前,也不知道答案。但是,我觉得,作为韩寒,多关注一些具体事件,多针对具体事件做自己的呐喊,或许更有社会价值吧。比如,在吴英案上,韩寒兄弟不妨也跟着我们一起喊叫几句,隔着网线跟吴英案背后的贪官污吏们叫叫板。从我个人的角度上讲,韩寒兄弟若真对吴英案喊个话,我便觉得,代笔与否,争执的意义便荡然无存了。除非,韩寒兄弟真是只会“民主自由谈”且只喜欢这种安全稳妥的行文方式。

还是老惯例,随文携带电影一周酣节目视频一个,谈论电影文化的,看过上边文章,觉得有必要看一眼文章笔者什么奶奶样子的,可以点开看几眼。

 

  评论这张
 
阅读(20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