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学术研究需要谨防被政党利用  

2012-01-08 18:09:46|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术研究需要谨防被政党利用

/马庆云

我的一位老先生在我即将离开大学的时候专门找我单独谈话,说,有些党派搞专制集权,或许是天道所之,你不要与之较真,应该保持平和的心态,天道亦会惩处它的。我跟先生说,如果咱们都等着天道,而不积极争取民主自由这些东西,或恐天道会来的很迟,或恐会上千年,到那个时候社会不公正或恐更多,阶层之间的仇恨或恐更大,天道造成的破坏力或恐更惨烈。先生便也不再说什么,放我离开大学,去搞我自己所追寻的东西去了。后来,听一位朋友讲,在大学的教授聚会上,党委和团委的某些“领导”对我的“行径”进行批判简直到了发指的程度,而这位先生却说,他是有机知识分子,有机物与你们无机盐不一样的。

近来,一位未曾谋面的书人批评我说,“你的文章中充满了愤世嫉俗”,你陷入了“怪圈”,“如果让你们去组建政党的话,你们比当下的政党还要……”……我想,愤世嫉俗对于一个可以自新的体制来说,就是有建树的,愤世嫉俗是一种不满现状的表现,我向执政府表示具体哪个方面的不满的时候,便是要求他们更近的,便是建树的。而所谓的我们做起来的时候,比它们更坏,或恐就是混乱的执政府给予的奴化逻辑了——批评者并非是社会政党的组建者,也不承担组建政党等等的历史使命,只要行使了批评的权利和义务便是很好的建设了。无论哪个政党在台上,其实,我们都是处于批评者的位置上,批评应该是批评者的权利,批评便是批评者的建树。

这位书人也是讲天道的,与我的那位先生相似,书人认为,建树的应该是修人心,因为人自身便是矛盾的,这个矛盾是与生俱来的,因此不能避免社会的矛盾冲突,因此反证,即使社会矛盾冲突不断,也不能愤世嫉俗,也要修自身的人心。这个逻辑套路让我想起了于丹教授。当年于丹教授红火的时候,我去北京西客站,西客站的大屏幕上滚动播放于丹教授的心得讲座。这个大屏幕在心脏里边,或恐不是谁想上就能上的吧。这个逻辑论证,到底对谁有统治效力,其实不言自明了。

以我粗浅的引车卖浆之流的知识层次来看,修心或许应该与愤世嫉俗同步进行,一个人的修心并不能抹杀他对非正义的东西的批评或者更严厉地说,是抨击。既然书人们承认个体本身就是矛盾重重的,社会难免也矛盾重重,因此不能回避的问题是,社会不会成为每个人都是圣人的社会,社会不会消解所有的非正义与非公正。过度强调修养自我的人,打着修身的旗号对眼前的不公正不闻不问的时候,实际上在完成一个助纣为虐的工作了。我想,修心是可以谈的,但不是帮助统治者给老百姓谈,而是找统治者去谈,让它们修心的。这或许才是书人们要做的事情——到几所大学,跟一些孩子谈什么修心进而否定我的愤世嫉俗,或恐有些司马昭之心了。

学术研究,是可以好好研究一下周易及其它的天道问题的,也可以孔孟老庄甚至是康德尼采的通吃一下的,但是,只给底层的孩子们讲修心,无异于告诉底层人民,你们需要在不公正面前忍气吞声的。房子被强拆了,书人们说,等着天道吧;蒙牛卖毒奶了,书人们说,等着天道吧;动车出事故还差点活埋了小女孩儿啦,书人们说,等着天道吧……最后,书人们喝着毒奶上了动车回老家看被强拆的房子的时候,或恐这个世界只能回应他说,你也等着天道吧。

当然,如果真有那一天,社会的批评者们是不会回应书人这句等着天道的话的,就像,微博上胡咧咧的吴法天家里的房子被强拆的时候,大伙也是给他奔走呼吁一样的。我倒是认为,愤世嫉俗的批评者们成就了这个社会的一些希望,不再等待天道的他们,自己去争取可争取范围内的权利,并且也很好的行使了他们自己的义务。应该是这些愤世嫉俗的人在争取“天道”或者说迎接“天道”。周易里边的天道绝对不是不作为的,不作为这个概念是统治阶级造出来糊弄老百姓的。你不作为的忍让,其实就是纵容那些作为的偷盗,盗钩盗国。

学术研究,是有自己相对的独立性的,但是我觉得,这个相对独立性,在一个暂时还没有实现民主宪政的国度里边,很可能会被权力阶级利用到,成为其统治的工具。因此,基于书人们的观点,我倒是觉得,应该送到党校等等之处去,给大人老爷们讲修心的,而暂时不要步入百姓中来,我们这帮引车卖浆的玩意,连嘴还没修好呢,修不得心的。书人们所谓的从大学生中去启蒙,真不如去党员团干中去启蒙来的契合实际,而且行之有效。书人们的老祖宗孔子,在这一点上比书人们地道,他的启蒙,还是与君王对话的,而不是底层的老百姓,可惜的是,当下的书人们单单学会了祖宗的修心,而没看到祖宗的修心启蒙的对象,到底是谁?!

在与书人的对话中,我表达了我对他可能成为犬儒的担忧。学术研究,或恐应该看的全面才对,不能独独地不启蒙统治阶级而去到百姓中转悠。统治阶级自己不信的东西,是很可能推广之的,让老百姓信的。我更担心的是,懂康德尼采也读黑格尔苏格拉底的书人,早就看到了这一点,也正是要钻这一点的空子——方才有了,马兄你的文章太过于的愤世嫉俗,你陷入了你自己的思想怪圈中,你这样的批评无用……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这样的话,我也会喊的,而且我还会用方言喊呢。天道,咱老马也是信的,但是咱不空等天道,咱要配合天道,咱批评不公正从而迎接天道的早日到来;修心,咱老马也是修的,咱也与人为善,咱也捐款捐物救济难者,但这并不妨碍咱老马批评执政府,这个不矛盾啊!认为矛盾的,不是于丹,就是余秋雨吧。

  评论这张
 
阅读(59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