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大学兼职的日子(系列故事连载2)  

2011-10-26 10:47:1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学兼职的日子(系列故事连载2<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马庆云

宿舍的电灯吧嗒一声熄灭了,一个烟头的明火闪现出来。大头坐在上铺,朝着下边手忙脚乱地小狠哥哥问,“狠哥,洗洗上来睡吧,为了个女的,至于吗”?

小狠哥哥打开一个小手电筒,不说话,径自地拿着笔刀在一块木片上刻苹果的图标,木屑被他一用力从上面吹下来,落在床铺上,小狠哥哥又用手来扫床。“大头,你多向你狠哥学着点!”小狠哥哥惺惺地说,“知道这是什么吗?用四川话说,是把妹,用老北京方言讲,叫拍婆子,现代语说是,泡妞,英吉利语又叫,I想睡了you……”。

朝阳初上,鸟语花香,校园的清晨清新异常。刘萱在前边走,小狠哥哥半驮着背在后边跟着,两个人中间一直像隔着点儿什么,不能亲近。刘萱突然回头,用手指顶住闷头向前走的小狠哥哥的额头,问到,“小狠,你知道咱俩中间隔着什么吗”?

“知道!你把手机给我!”

“干嘛?”

“你给我就知道啦!”

刘萱不情愿地把手机递给小狠哥哥。“你先闭上眼睛,我让你睁开你再睁开。”小狠哥哥说。

“搞什么把戏!”刘萱一边说一边配合地闭上了眼睛,并偷偷地睁开一条缝看。

小狠哥哥匆忙地拿出昨夜刻好的苹果的图标,在背面图上胶水,刚要迅速地贴到刘萱的手机上,却被突然睁开眼睛的刘萱发现。“你要干什么?”刘萱大喊了一声,“别往上边沾,我那是新手机”。

刘萱立马夺过小狠哥哥手中的手机,干净利索地把那个苹果图标扔出老远去。“有钱买真的啊,弄这个不嫌丢人啊”?这时,尴尬的小狠哥哥的警笛电话又响了。

“狠哥,还记得发传单留咱们电话的那个老板不?”大头一边走一边说,“就是送个东西,说先付二百,成了再给五百,咱干不”?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很大的声音,大头把手机拿出去老远,堵着一只耳朵听着。“傻啊你?”

“你的意思是不干?”大头又拿回电话来问。

“干,干嘛不干!挣钱买苹果,把妹,泡妞,拍婆子!”

一个高档的小区楼下,上次见到的那个男老板抱着一个打好的礼品盒递给小狠哥哥,小狠哥哥接过来,大头又赶紧抢过去抱住。

男老板说:“记住,无论刮风下雨,还是电闪雷鸣,就是天上下刀子啦,你们谁不小心出车祸啦,都要今晚六点的时候准时送到王府茶庄。”说着,他掏出二百块钱,递给小狠哥哥,接着说,“事成之后,再给你们五百,这个算是定金”。

“老板够意思,我们哥俩一定好好办事!对啦,送到那找谁啊?”小狠哥哥问。

“找个女的,六点的时候她就在里边等啦。记住,就是这个点儿,不能早啦,也不能晚啦,还有,这个盒子不许打开看,我这都做了记号啦,想拿剩下的五百块钱,就按我说的办。”男老板说。

“没问题,等好吧您!”

这时,大头隐隐约约地看到远处有个闪光灯亮了一下,朝着他们这边。

小狠哥哥他们出了小区,在路口远远地望见一个美女迎面走过来,瞥都没瞥他们一眼,便过去了。小狠同志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地挑战,正在这时,前面正好出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轿车前边的反光镜明晃晃地像是在向他招手。小狠凑过去,对着镜子,把自己的鼻子眼睛长头发一阵梳理,又照照,还不甘心,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梳子,打算整个发型出来。正在这时,车子的玻璃窗打开,一个黑胖的男人露出脸来,“哥们,臭美完了吗,要是完啦,我们该走啦”?!

“完啦,完啦!”小狠哥哥对着黑胖男人一个不标志的敬礼。

黑胖男人的车子开动了,然后甩出来一句话,“一看就是村上来的,没见过车震啊”!

这时,车子的副驾驶位置上,一个年轻的女孩边穿衣服边坐起来。

大头眼尖,看到那个女的,“嘿,狠哥,里边有个女的”!

“一看就是村上来的,没见过车震啊?”小狠哥哥不屑地说。

“放着家里不去,干嘛要车震啊?”大头问。

“这是二房!”

“狠哥,我跟你说个事儿,你别害怕!”大头神神秘秘地说。

“你狠哥是站着撒尿的人,有什么怕的,你说!”

“狠哥,我觉得刚才咱们在楼下的时候,被拍照啦!”

“谁干的?”

“可能是大房!”

“你的意思是……?”

“对,东西可能是送给小三儿的!”

小狠跟大头两个正在路边走,远远地便看到城管临时工小龙哥迎面奔着他们走过来。

“假龙哥,狠哥,要不要揭穿他?”

“不用,看我眼色行事。”

小龙哥走上来,对着大头抱着的礼品盒上下打量,大头看他打量,抱地更紧了。小龙哥冲着大头指指肩上的临时工字样,问,“认识这个吗”?

“认识,怎么啦?我们这次又没发小广告!”

“送东西去,是吧?小狠,你过来,咱们商量个事儿!”小龙哥跟小狠哥哥勾肩搭背地走到一个角落里边。

“这是什么?”小龙哥掏出一百块钱问。

“钱啊!”

“谁的?”

“你的。”

“不是,你们把那个盒子给我,这钱就是你们的!”

小狠哥哥想了想男老板许诺的五百块钱,计上心来,“什么钱不钱的,龙哥是自己人,东西先让大头帮您抱着,咱们先去我们学校泡个妞去”!

“行,狠子够哥们,是自己人!”

“先给龙哥抱着!”小狠哥哥冲着大头递了个眼色,大头会意。

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出现在小狠哥哥们的视线里边。小狠哥哥趁着小龙哥没注意,从地上拾起一个土块,使个眼色,和大头并排,把小龙哥挤在靠近车的一边,然后使劲一推,小龙哥撞在黑色轿车上。轿车发出刺耳的警报声。

“干嘛,大头?”小狠哥哥恶人先告状,并借机在车身上用土块划了一道。

小龙哥刚要回头问,这时,轿车里边的男人开车门出来了,也巧,刚好是小区门口的那个黑胖男人。男人过来,看了一眼车身,然后用手吧啦了一下小龙哥的头说,“几十万的车,掉一块漆,你们赔的起吗”?

小狠哥哥一把拉过小龙哥,背地里说,“龙哥,我不是挑事的人,可是,你看,你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不像我们,咱这事可以忍吗?没事,你上去抽他,我们兄弟给你殿后,他敢还手,我们俩就上手抽丫的”!

小龙哥听到这话,来了底气,回头上来便给了黑胖男人一巴掌,“知道我是谁吗”?黑胖男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的有点蒙,没敢还手。小狠哥哥一看这情形,又立马把黑胖男人拉到一边,“老板,我不是挑事儿的人,可是,你看,你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不像我们,咱这事可以忍吗?他是谁,一个破城管,还是临时的,他还真觉得自己姓李啦”?!

黑胖男人转过身子来,照着小龙哥就是一个嘴巴子,“我打的就是李玉刚家的兔崽子”!

小狠哥哥拉着大头,趁着他们二人扭打的机会,带着礼品盒逃之夭夭了。

败下阵来的小龙哥捂着脑袋逃跑了。黑胖男人站在车旁,接着电话,突然变得点头哈腰的,“嘿,嘿,老板,路上出了点小case,我这就把车给您送过去”!

透过宿舍的窗户,大头看到下边站着两个人,一个是脸上贴满了创可贴的小龙哥,一个是火车站替妹妹出气的那个真龙哥,一瘦一胖,正在摩拳擦掌。

“狠哥,咱们可能出不去啦!”

“没事,他们是奔着那个礼品盒来的,我有办法。”

“他们干嘛奔着那个礼品盒?”

“这还用问,明显是大房派过来的!要人赃俱获!”

“高,狠哥实在是高!”

一个装修精良的客厅,给小狠哥哥礼品盒的男老板正打扮一下,穿上外套,准备出去,对着卧室里边的女人喊了一嗓子,“黄脸婆,我出去啦”!

里边嗯了一声,男人开门走出去了。老婆随后跟出来,看了一眼梳妆台上男人刚刚用过的梳子,恶狠狠地说,“你们等着吧”!然后用一块围巾包好自己的头,悄悄地跟了出去。

“狠哥,给你!”大头抱着礼品盒从楼梯上下来,并把它塞给小狠。

“你在这等着,我冲不冲的出去,一会儿都绕回来!”

“哦。”

小狠哥哥抱着礼品盒往外边走了几步,大头突然在后边喊,“狠哥”。

小狠回过头来。

“狠哥,党和国家会记住你的!加油!”

小狠又回过头来走到大头身边,诀别似得抱了抱,然后冲出去。

“龙哥,那小子出来啦!”小龙哥一眼搭上小狠哥哥。三个人一前两后地飞奔去。

几个错乱的胡同,小狠哥哥抱着礼品盒甩开大龙哥,正要往前边走,迎面正好被小龙哥堵住!

“行啊,小子,你不是挑事儿的人!”

“龙哥,龙哥,自己人,自己人!”小狠哥哥一边说,一边回身要往身后跑。

这时,大龙哥也正好从后边堵截上来,小狠已经没有退路。

“龙哥,龙哥,我知道你们要的是这个,我把它给你们还不行吗?”

“就这么简单,那我脸上的伤怎么办?”小龙哥恶狠狠地问。

“等等,兄弟,咱们是干大事的人,私人恩怨,以后再说。”大龙哥说。

小龙哥一把夺过小狠手中的礼品盒,“拿过来吧,你”!

“滚!还不快滚!”大龙哥冲着小狠吼了一声。

小狠哥哥迅速脱身,跑掉了。

男老板走到王府茶庄门口,整理了一下衣襟,正步走进去。他老婆在后边紧紧地跟踪着,正要跟着进去,电话响了。

“老板,货已经到手啦!”

女人低声地说,“送到王府茶庄来”!

小狠哥哥气喘吁吁地跑回来。

“狠哥,高,实在是高!给他们啦?”

“给他们啦!”

大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六点啦。“狠哥,咱们快点送去吧”。

“东西呢?”狠哥问。

“在你床上呢。”

“在床上?我不是告诉你桌子上那个才是真的吗?”小狠哥哥突然气愤地说。

“糟啦,狠哥,咱们把真的那个给他们啦!”

“那还不赶紧追!”小狠哥哥一个箭步冲出去,脱掉上衣,光着膀子,死乞白赖地跑起来。

大头跟在后边拾起他扔掉的上衣,“狠哥,狠哥,你的衣服”!

“为了五百块钱,跟他们拼啦!”

男老板在桌子边坐定,漫无目的地看着茶单。女人这时也已经跟进来,摘掉头上伪装的丝巾,气势汹汹地朝着男老板这边过来。男人看到是她,先是表示很惊讶,“你怎么来啦”?

“我干嘛不能来?方便我坐这不?是不是给你小情人留的?”

“我能不让你坐吗,黄脸婆?”

女人没搭理男人这茬,一屁股坐在对面。这时,正好一个姿色秀美的女孩摇着小闹钟一样的屁股朝他们这边走过来。

“人都来啦!”女人惺惺地对男人说。

男人笑而不语。女孩晃动着屁股过去,坐在了另一个男孩对面。

“别得意的太早!”女人说。

外边,变成了两个龙哥在前边死命地跑,小狠哥哥和大头在后边不要命地追!小龙哥先抱着礼品盒跑进王府茶庄来。女人看到小龙,打了一个响指,小龙点头哈腰地把礼品盒送过去。

这时,其他人也都陆续跟了进来。

大头看看这个场面,低声地对小狠哥哥说,“狠哥,完啦,老板这回是被人赃俱获啦”。

“拆开,让我看看,给你小情人送的什么东西!”女人恶狠狠地说。

“你拆开看吧。”男人平静地说。

“我拆就我拆”,女人气愤地拆开盒子,拿出一本相册来,“哟,挺浪漫的啊”!

“你仔细看看。”男人说。

女人突然不说话了。相册的主页上写着:送给我的黄脸婆,祝你生日快乐。

翻开相册,里边竟然是男人打印的他们两个从年轻到中年的一些照片,温馨一片。

繁华的街头,大头跟在小狠哥哥后边,点着刚刚得到的报酬。

“狠哥,给你,二百五!”

小狠哥哥低声地说,“你留着吧”!

大头慌忙抬头去看狠哥。狠哥木然一片。

“怎么啦,狠哥?着凉啦?”

“不是,哥心凉。”

“还想你那苹果图标呢?得啦,兄弟请你吃山西料理去。”

繁华的夜景,一个画外的声音高响,“老板,来两碗刀削面”。

附注:本故事不日将由“小狠哥哥文化工作室”拍摄成为十分钟上下的小电影,该小说将持续刊载,小电影视频每期拍摄完成之后,将于酷六首映,然后在各大视频网站相继播出。本故事系列共52期,分一年左右的时间与观众见面。全系拍摄完成之后,亦将于一些地市电视台(石家庄、唐山……)与观众见面。如果您的公司可以提供给“小狠哥哥”这群大学生兼职工作的话,可以联系我们,联系电话:15931091748.我们正在做的,其实是一个全民一起编故事的工作,如有讽刺,实属荣幸,如您喜爱,可多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94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