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毕业:蒋春澜和他扯淡的倔强  

2011-06-26 16:05:3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毕业:蒋春澜和他扯淡的倔强

/马庆云

昨天晚上闲着没事,悄悄地跑到师大去,跟老婆在假草坪上坐了一会儿。一进一出之间,便发现原来我认识那么多人,到哪里都能被逮住。听师大的兄弟说,他们已经连续两夜疯狂了,打砸抢烧,大抵不是坏事。河北师大的蒋春澜校长这个大二百五竟然熊样地报警啦,警察这帮傻逼也竟然出警,它们还竟然拿着喇叭跟孩子们喊话。警察可不是用来对付学生的,唯独我朝这样。

知道孩子们夜里“打砸抢烧”的事情,我觉得事儿不大,知道蒋春澜这家伙报警的事儿,我觉得事儿开始往扯淡的方向发展了。当年我上学的时候,蒋春澜这兄弟不直接针对我,倒是弄出一个姓代的什么校长来,再拉上书记和黄福元那个瘪三,一起捏造些事情出来诋毁与批判我。这些都是过眼云烟,无大意思了。若干年过去啦,这群瘪三还是这样的小气度,让我费解。孩子们扔几个水壶、唱几句山歌,它们便惊诧啦,便报警了,要是有枪的话,估计是要开枪啦。它们的枪口永远的对着学生。

我对蒋春澜这样的校长,没有好感。河北师大这样的学校也不具备一个大学应该拥有的学术气魄。师大如今的样子,便是整体风气的功劳。几个学生砸几个水壶,便能报警,蒋春澜们到底害怕什么?难道是亏心事真的做的太多啦,害怕学生们报复?即使报复,老蒋躲在寓所里边,孩子们也是找不到他的,大抵不会像当年的关押他的自考生的家长那样的彪悍啦。我真不愿意给老蒋它们说民国初年的校长都是怎一样的,害怕它们还有最后的一点羞耻感。

或许,连这最后的羞耻感老蒋们都是没有的了吧。一个学生把昨夜的事情告诉我,问我若是校长会怎样。我说,你们不过是因为毕业,需要情绪释放,才砸些东西,但砸的都是自己的,砸了又何妨,年轻人,怎能连这点释放的气魄都没有呢?我若是蒋春澜,便和你们去一处,就去师大的假草坪,我跟你们唱一晚上的山歌、情歌,跟你们唱你们喜欢的所有歌。报警?那是多么大的耻辱啊!我是你们的校长,你们这种情绪的发泄,我要辅助疏导,怎能靠枪杆子打回去!

河师大的蒋春澜校长们真的是没有气魄的。去年我离开河师大的时候,要去迁出户口,便不知道是不是老蒋受意,那个户籍科姓王的二二便百般刁难。老蒋跟我,不过是我写过一篇问道他五千言的文章罢了。时至今日,蒋春澜对这五千言还是回避不谈。老蒋如果有一点心肺的话,也会看着这些真知灼见睡不着觉的。可惜,他没有。

说孩子们的事情,牵扯出我的一点个人的思绪来,十足的不应该。河北师大的末落,跟“领导阶层”的阿谀逢迎、扯淡说谎不做人事有直接关系。它们没有气魄,正是因为它们从未做过一些对学生们积极有用的事情,因此,对孩子们处处心存戒备,处处的与孩子们针锋相对,不懂得怎样和学生为伍。蒋春澜不深入学生中间的事情,我给他说过很多次了,老蒋一直没有进步,这是让人失望的。有学生调侃,蒋春澜是谁?

师大的孩子们已经连续两夜砸水壶扔啤酒瓶了,我很理解他们的心情。不过是因为一种迷惘,和对一个时代结束的狂热纪念罢了。人生需要这么一点狂热,一个人,如果在毕业的时候连一个啤酒瓶子都不敢砸,那他一定是个对社会无用的人,他逃避责任,或者会为一己私利而猥琐无比。丧失了这最后的一点点的真性情,妄谈什么人生、国家、民族,均为扯淡了。蒋春澜校长在打好草稿的讲话中,往往如此扯淡的。

毕业了,一个新时代的展开。我谨以一位老师兄的名义欢送每一位走出来的兄弟姐妹。水壶摔了,酒瓶子砸了,情歌唱了,该分的也分了,该表白的也表白了,该上床的你们一次也没少上,该读一点书说一点真话的,你们也都干了,无论你们得到或者失去了什么,你们都可以为这已经合起的书卷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前面的路走起来,还是不会很顺当,当然,这便是咱们要面对与经历的。无论你们如何,都要坚定、皮实地活着,带着有限生命的无限张狂地存在着。

面对又一批兄弟姐妹的毕业,我有比蒋春澜更多的话要说。还是不说,你们会自己走出来的,落在脚上的尘土远比写在纸上的字迹珍贵的多。带着你们对未来的迷惘与渴望,或波澜壮阔、活沉稳不惊地去活着吧。一个让我很喜欢的小师妹今年也毕业啦,她喜欢唱的一句歌——我和我骄傲的倔强,很有味道。别望了骄傲的倔强,别为世俗磨圆了我们的棱角。

本想写一首诗送给你们,但写不出来。走吧,带着大伙的小宇宙,带着感慨,带着更多的回忆与对未来的追寻。每一个我认识的和我不认识但认识我的兄弟姐妹,都可以回来找我喝酒。再回来的时候,我会问你们,还记得曾经年少的砸瓶子不?

  评论这张
 
阅读(96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