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最爱》:有限生命的无限张狂  

2011-06-15 11:1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爱》:有限生命的无限张狂

/马庆云

我拿着河北电影集团给的贵宾票看半价的顾长卫导演的电影《最爱》,售票小姐惊讶于我的固执,在她眼里,这个可以看3D电影的票应该是以金钱来计算的,我只有看最贵的电影才是划算的。售票小姐的善良与一些电影投资商的无良,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同样的概念,金钱社会,这一样的艺术电影,生存空间极小。果不其然,偌大个影厅,真的只有我和妻子两个人在看这部电影。我低沉地说,看着吧,我的《2012:我要和儿子谈谈》也是这个票房。

顾长卫导演是我所敬重的导演之一,他被一些不入流的导演所不屑。一个“偏执”(这不是真正的偏执)的青年导演曾经傲慢地问我,《立春》、《孔雀》这样的电影算是好电影吗?在中国,好有一批导演,一边不屑于票房,一边又不敢做出真诚的艺术电影,真是又当婊子又立牌坊。这些二把刀的导演,大多会过把瘾便死掉的,他们若不死掉,说明我们这个民族就快要死掉了。

《最爱》这部电影一路的看下来,我一直为其鼓掌。影院里边只有我和妻子两个人,她也习惯了我的神经病,不屑于理睬我,说是看电影,不如说是看着我,别让我一个人在影院里边发神经。好电影,是有让人发神经的力量的。也正是这种力量,才能成就一个导演,才能让他配称之为好导演,除此之外,一切地自鸣得意与浮夸成性都是扯淡,过眼浮云。

北京的老常大哥跟我说,《2012:我要和儿子谈谈》的铁定导演李玉峰兄弟,有一些很差的本子找他,他虽然跟我一样,也缺钱,但从来不接,要拍,就拍个最好的。顾长卫导演的路子,正是一个优秀导演要走的路子,靠着杜拉拉、江湖大笑、玩鸟遛狗一类的扯淡玩意,是成不了好导演的。顾长卫拍过这些烂电影吗?这便是一种精神。

在没有认识李玉峰兄弟之前,我曾经想过要拿着《我要》这个本子直接去找顾长卫,让他拍,只信得过他。我身边的优秀导演太少,大多是些半瓶子都不满的货色。一个导演,能够被历史记住,需要真诚和真诚的艺术手法。在《最爱》中,顾长卫的真诚,要远远高于《山楂树》中的张艺谋。我一再强调真诚,一再跟《我要》剧组的成员强调真诚的重要性,正是受了顾长卫导演的启发。

一部优秀影片,要能够成为经典,必须要携带一个最重要因素——筋骨!中国当下,绝大多数的电影都是软趴趴的,不是娱乐影迷,就是糊弄自己。《最爱》则不一样。从导演的镜头语言运用来说,老顾这次的所有手法都是带着张狂的隐忍的,是最有力量的一种表现方式,优于张艺谋的形式主义。

从剧本的内容来讲,不是好剧本,顾长卫也不接,我相信是这样的。影片的发行方宣传说,这是一个爱情故事,是讲艾滋病人的故事的等等,这些都没有深入,不是故事的筋骨。《最爱》的筋骨在于,有限生命的无限张狂。仔细回味《最爱》,我们便会发现,死亡,从开始便注定是故事的最终结局,但死亡绝不是故事的整个内容,正如我们的人生一样。

以死亡为终结的人生,产生了人类所有的智慧,从古希腊的苏格拉底到现代的西方哲学大家,从孔孟老庄到现下中国的一些地下作家,无往不是这样。《最爱》正是把一个以死亡为终结的人生,高度浓缩化了。这种浓缩,带来的是,我们必须直面这一事实,死亡不能回避,也不会因为我们的视而不见而消失殆尽。

在以死亡为必然终点的人生中,所有的转瞬即逝的人,又将如何面对呢?《最爱》的编剧给出的答案是,在有限的生命中进行无限的张狂。当然,这种张狂,如顾长卫的镜头语言一样,是隐忍的,隐忍在这部影片里边,成为并不矛盾的统一点,完美结合。

出了影院,我跟妻子说,每每看顾长卫导演的电影,便有大的启发,这次也有两个。一个便是,赵得意被火车追着跑的那段,一个便是女人勤勤跳进冷水缸的那段。这是两种相同的人性张狂,带着最大的隐忍的张狂!妻子问我,最后赵得意为什么要拿斧子砍已经死掉的勤勤?他们的悲剧源于艾滋,艾滋源于血液,他们的最后张狂正是要把这些血液放出来,当血流出门缝,留成一片的时候,我又鼓起掌来!

但有一点不足,如果我是顾长卫导演,我会让我的镜头记录赵得意砍勤勤的次数,成为三次正面特写,可以每一次都不同,但必须是深入肉里,带着浓血的!播放出来的《最爱》没有这么做,我更愿意相信,这便又是广电总局的所为了。我们还能说什么?诚如姜文所言,你是领导,听你的。

中国很有一批导演,一边抱怨着中国观众的不成熟,一边拍不出真诚电影来,可怕的中国电影市场。但我更相信,中国的电影人中,是有清醒者的,而且这个数字是很庞大的。只要我们清醒者,便就还有希望。以死亡为终结的必然结局,需要我们隐忍中的张狂,一如顾长卫导演的《最爱》。

拍一部优秀的艺术片不容易,动员大伙一下,花点钱,去影院支持他一把。当然,我很清楚,我今天号召我的读者支持顾长卫,亦不过是号召大家也支持将来的李玉峰、马庆云罢了。山村,有血流了一地……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