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纪念一个死者,十分钟电影剧本《杨村长死了》  

2011-03-09 14:35:07|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村长死了

编剧:老马

1、一条乡村的路

一条通往村落的路,已经被雪覆盖,雪依旧下个不停。一支脚落在雪地上,踩出一个脚印,然后又迈向另一个。一直是脚印人的背影,他的黑色风衣下底晃动,脚印一个又一个地踩出来,落在没有脚印的雪地上。他背着包,越走越远,一排孤独的脚印在那里呆滞着。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2、村口

脚印人(老马),背着背包,一步一步地走过来,慢腾腾中带着稳重,低头不语,只顾得自己走步子。

老马继续往前边走的背影,前面是一辆卡车,几个人的样子被卡车挡住,好想在做什么,更远处是一个锅灶,火烧的红热,水的热气升腾着。镜头超过老马继续往前边走,试图去看到卡车挡住的人在做什么。

四个人扯着一只山羊的四条腿,羊头,撕心裂肺地叫,羊的上边,四张哈哈大笑的脸。

大文:我数一二三,一块扔!(大文脸上的横肉嘟囔着)

二文:一块扔!

卡车上,透过玻璃窗,两张脸。一张副驾驶位置上,狂热,指手画脚。另一张,驾驶位置上,面目狰狞,但不说话。(副驾驶位置上,是副镇长)

老马走过卡车,站住的脚步,看卡车一干人等,他的背影。

大文:一二三,扔!

四个人把山羊脱手。

副镇长:快点加速,加速!

卡车猛得向前一冲。

山羊的脖子被拧碎在卡车车轮下,红血侵染了白雪,一直留到老马的脚下,把老马踩出来的脚印给淹没了。老马低头看的背影。

副镇长开车门下车。

副镇长:马记者回家呀?

老马的正脸,一脸严肃:回家。杀羊?

大文:过来喝酒!

老马:哦。——往前边继续走了,步子依旧凝重。

二文在后边喊:我哥结婚,过来喝酒。

 

3、黑屏,出字幕:杨村长死了——编剧:老马——导演:老马……泱泱大国,这只是一个故事。

 

4、农家房屋内部

老马坐在炕沿儿上,炕上放着一个四角桌子,老马的一支胳膊在桌子上支着。

老马母亲,端着一盘子瓜子进来,自己炒的向日葵花子,步履蹒跚。

老马母亲:今年没怎么下雨,都是箅子。——把瓜子放在桌子上,老马拿起来吃。

老马:我看村口杀羊呢?!

老马母亲:大文儿要娶媳妇了。

老马:哦。

老马母亲:杨村长死了,就在村口。

老马:我知道。

老马母亲:都是他们干的!

老马:大文跟我一年生的吧?

老马母亲:他比你早几天,生你那会儿,娘没奶,你还吃过他娘的。

老马:哦。

老马母亲:家里没多少地了。

老马:疯了,它们疯了!

老马母亲:你在外边老老实实的,赶紧挣钱,咱们不靠地活着。

老马从炕沿上跳下来。

老马母亲:你去干嘛?

老马:出去走走。

老马母亲:别给我惹祸,别惹祸。

老马:我就是出去走走。

老马出去,背后老马母亲的声音:早点回来,锅里给你做饭啦,一年到头不回个家,回来了,也不跟你娘多说几句。

老马回头:我一会儿就回来。

 

5、一间破房

大雪飘飞,落在老马的风衣上。老马看着眼前的破屋。

破屋,土房,两边的墙头已经倒掉了。

老马的眼睛一眨,砰然进入另一个场景。

墙头的两边分别藏着几个孩子。

一个:大文,打不?

大文(还是小男孩):给我打!往死里打!

两边的孩子一哄而上,厮打起来。大文站在后边看,时不时的上去打一些喽啰。

大文回头喊:马子,上!

马子(小时候的老马):我怕。

大文:废物!

砰的一下子又回来,一切都是空空,大雪依然。

 

6、一个小卖店

老马站在店里边跺跺脚,身上的雪落下来。

女售货:马儿回来啦!

老马:过年啦,回家看看。

女售货:听你娘说,你在外边当记者了,风光了,可别望了给咱穷老百姓办事!

大文推门进来:办什么事儿?

女售货赶紧说:不办,不办什么事儿,我随便逗他。

大文:给我拿条烟。

砰然进入另一个场景,还是这个小卖店。

女售货拦着年轻的大文,大文挣扎着向年轻的老马冲:大学生怎么啦?老子打的就是大学生!

女售货:这是干嘛,前后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马儿,快走。

年轻的老马踱出去,回头说:狼吃肉,狗吃屎。

大文:你小子再给我说,草你妈的!——一个酒瓶子被扔出来,摔在地上,粉碎,冒着啤酒的白沫。

砰然回来。

大文:多少钱?

女售货:拿去抽吧。

大文:有钱啦,有钱啦。

 

7、老马家  

老马进来。

老马母亲正在大锅里边盛饭。

老马母亲:大下雪的,还出去,赶紧上炕头暖和着。

老马:没事儿,不冷。——哈着气,朝手。

老马母亲:你们那有暖气是不?

老马一边帮母亲盛饭,一边说:有。我来吧。

老马母亲:上炕头上去吧,你不会弄。

老马:我刚才又看见大文啦。

老马母亲:要娶媳妇呀。

老马:嗯。

老马母亲一边往桌子上端饭,一边说:怎么啦,谈没谈?

老马:还没。

老马母亲:城里的女孩比农村的还势利眼,在报社好好干,别惹事,早晚能出息喽。

老马坐在床上,老马母亲在外边。

老马:要是不上学,没准也跟大文似的了。

老马母亲:可别跟他,你手上没血。——一个盛满饭的碗蹲在桌子上。

老马看着桌子上的咸菜炒鸡蛋,不说话,砰然进入另一个场景。

老马家门口,年轻的老马在门口看着。

一个中年男人拉着一个女孩:想跟我女儿,也不自个照照!走,跟我走!——女孩被中年男人拉扯着走,时不时回头看大文。

大文蹲在地上,看着雪地里的脚印一个一个的远处。

砰然一个声音:快点吃,别光看着,家里没什么好吃的。

老马突然又看到桌子上的咸菜炒鸡蛋。

老马:你们城里边白菜贵不?

一个声音在外边喊:马记者回来啦!

老马母亲往外边看,赶紧下地:大文,大文!

老马也跟着母亲出来。

大文在雪地里端着一个大碗,碗里边盛着羊肉。

大文:给马记者送碗肉,家里也没什么好吃的。

老马母亲:还让你送过来,让他自个过去端不就得啦。——过去接,老马在背后看着。

老马看着那双手,猛然看到刚才的他们杀羊的镜头。

血在大文端碗的手上留下来。

在老马眼中,母亲端着碗回来,大文出去了。

老马冲上去,夺过碗,扔掉,羊肉连同汤一起摔在雪地上,化开了一大片雪。

老马母亲:看这孩子!

老马:杨村长死啦!死啦!

老马母亲无助地看着儿子。

老马停滞数秒,过去搂着母亲回屋,大口的吃咸菜,然后给母亲夹鸡蛋。

老马:没了再买,你儿子有钱。

母亲无助地看着儿子。

老马大口地吃。

 

8、老马家院子

老马开门出来。

背后,母亲:你干嘛去?

老马:我去买鸡蛋。

老马母亲:娘不吃鸡蛋。

老马没有回头:我吃!死了就吃不成啦。

老马母亲在后边追了几步:你老老实实的。

老马低头走步子,轻声说:杨村长死了。

雪地里,一串孤独的脚印。

 

9、倒掉羊肉的地方

羊肉慢慢地被大雪覆盖,然后,慢慢地,一个小芽拱出来,伸出枝叶,一朵鲜艳的好似是茉莉的花开了,开在大雪里边。

 

歌起:汪峰的《信仰在天空飘扬》片段

剧终。

纪念一个死者,十分钟电影剧本《杨村长死了》 - 马庆云 - 马庆云

 

  评论这张
 
阅读(4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