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看望父母形成立法将戳到谁的痛处  

2011-01-06 10:34:47|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望父母形成立法将戳到谁的痛处

马庆云/

昨天,我国的新老年法拟定,子女应该常回家看望父母,这款法例的颁布,在法律意义上意味着子女如果不能经常回家看望父母,则其父母有权利通过法律途径去取得依法保护了。从法理学角度上讲,这款法例是有一定的进步意义的,应该是公民社会的意识形态下催生出来的现代生活理念之一。但根据中国当下的客观事实和我们长久时间以来建立的道德准绳来看,这款法例则没有抓住中国的实际情况,属于痴人说梦的空谈。

家族观念,是中国的古老传统之一,大家把家族概念置于个人之上,甚至认为个人的一切成绩不过是在为光宗耀祖服务。随着现代化的持续深入,国人虽然已经抛弃孔教的家族概念,但孝道作为一个中华民族的基本美德依旧没有减弱它的道德约束力量。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国人,从小便被赋予尊老爱老的观念,甚至有一定程度上的隶属关系,父辈与子辈之间没有真正的公民意识形态。

这些传统思维模式与道德行为准则的制约,也造成我们对这一亲情关系处理上的过于感性,不能很好地认识到彼此的独立性问题。诚如一些留洋人士所言,国人更重视家庭兴衰,而西方更重视个人成长。在这一传统下,我们对父母的孝顺程度根本没有减弱,而是一直在持续进行当中。中国子女对父辈的爱,应该是一种无意识的关怀,是社会道德准则潜移默化地进行影响的产物。因此,可以说,中国人从来未曾缺乏对父母的孝道。

但在中国当下的市场经济大环境下,有更多的人为了谋生而离开父母身边,他们不能经常回家看望父母这一事件,从主观角度上讲,也是一直在接受着个人骨子里传统道德的拷问的。从客观角度上讲,他们不应该是不能经常回家看望父母的主要行为人,出于谋生目的,他们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传统道德观念,不得不背井离乡,不得不选择在一个被称作异地他乡的地方打拼。这样的立法形式,虽然是法理角度上的进步,但却忽略了中国当下的最大现实,有避重就轻的嫌疑。

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深化,将会产生更多的空巢老人,而这些空巢老人的精神生活必将会随着子女的“被没时间”而日渐空虚。作为子女,他们也是被动的受害者,并且依靠牺牲与父母团聚的任何可能来为国家创造财富。从这一角度上讲,应该是国家去承担丰富这些空巢老人精神生活的义务,而不是这些辛劳的为国家建设奔波的中青年。国家通过立法来严格限制子女,试图通过这种法律限制来转移义务关系,必定是本末倒置的。

正常的社会制度,应该是法律与各方面共同发展作用的社会。拿满足空巢老人精神生活这一点来说,一个合格的社会制度下,应该能够为子女孝敬老人提供更多的时间和经济实力,而社会义工服务等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子女照顾老人,满足老人的精神生活。但是,我们过分要求GDP畸形发展的模式,不仅让更多的中青年丧失对父母孝敬的时间和经济能力,同时让更多的社会义工模式无法持续展开与进行。

按着公民与这个国家的权力与义务的关系来看,合理的社会制度应该为老人提供丰富的物质生活条件与健康的精神生活条件。我们传统孝道模式认为,子女应该承担年老父母的赡养义务,殊不知,作为一个国家的劳动者,更应该有权利在丧失劳动能力的时候要求国家赡养,而不是子女。同理,立法要求子女经常探望老人,是否也有本末倒置的嫌疑,是否也是这个国家在推卸责任?

本次立法的拟定草案,把中国当下的养老问题暴露出来,我们一味地追责子女没有实际意义,不如从更深层次上去关注造成子女不能经常回家看望父母的原因,去解决实际问题。“王顾左右而言他”的方式,不是一个进步国家所应该呈现的现代姿态。

  评论这张
 
阅读(134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