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钓鱼岛归来的詹其雄感谢的党还应该做点什么  

2010-09-26 11:52:30|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钓鱼岛归来的詹其雄感谢的党还应该做点什么

马庆云/

钓鱼岛的船长詹其雄终于回国了,从民族感情和人性道义上讲,这是好事,毕竟同胞回国能和家人团聚了,但是,当这位归国的船长第一时间感谢党的时候,我却想到了这个——我们这个党到底还应该做点什么,他们是否对得起这个詹其雄的感谢?

这次的钓鱼岛事件在国内并没有引起强烈的反响,相反,倒是有一些受主流操控的媒体在一直煽动民众造出一些“反响”出来。青年学生也大多沉默。这在一定的程度上说明民智已经打开,并且得到一定程度的成长,不再是主流媒体能够直接左右的了。坊间这次流出一个声音来,让你知道的,都是想让你知道的,不想让你知道的,你想知道也不可能知道。这种呼声本身也说明民众对主流媒体操控民智的直接抵制了。这个问题有点像“狼来了”的故事,一个手段一旦玩弄的太多次了,最后也将失去其效力。

青年学生在钓鱼岛事件中表现出来的冷静是值得表扬的,他们已经不再是人云亦云、被主流媒体忽悠着跑的走卒了,相反,这些年轻人也在用自己或对或错、或全面或片面的观点来思考这些问题,不再被一家之言所“蒙蔽”。青年学生,正在逐渐的觉醒,中国的中老年知识分子理应在这次的事件中看到未来的希望,这些青年也并非媒体所云的“垮掉的一代”。

这次的事件中,有一个很强烈的声音发出来,一流的国民先批评自己的政府,二流的国民先批评别人的政府。在这次的事件中,无独有偶,写《大迁徙》的老兄谢朝平被陕西方面非法拘禁,从钓鱼岛的詹其雄到北京的谢朝平,中国的青年终于在“封杀”鲁迅的大潮中清醒的认识到鲁迅先生所批判的那种东西——敌人从外面打来,我们是奋起反抗的,殊不知,当敌人就在内部的时候,我们选择了沉默无语。中国的青年,开始反思自己内部,从自身找问题,这是时代的进步了。在我们呼吁詹其雄船长尽快回国的呼声中,也一直没有缺少对谢朝平先生的网络援助,这正是一个时代逐渐觉醒的标志。

民族主义的情绪在当下已经不能兴风作浪,相反,青年一代的理智清醒开始占据主流。我们开始从问题的真正面上去思考钓鱼岛问题,我们自身出了什么问题!民族主义这杆大旗的终于倒下,对这个民族和这个民族组成的国家来说是一个大好事,当然,对这个执政府来说,不一定是件好事。执政府在青年那里被坚定地与国家民族这个概念分开了,执政府的归执政府,国家民族的归国家民族。孔子曾经跟他的学生说,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蔷之内。我们这次在钓鱼岛事件中,也开始从着眼颛臾变为着眼萧蔷之内了。看看我们内部出了什么问题,内部的问题是否远比钓鱼岛大的多!

这是执政府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但是民智开化,必然要走向理智与清醒。种种的内忧外患指向执政府,他们必须要带头检讨自己出了什么问题,而不能一味地忽悠青年学生仇美抗日之类了。一个强大的没有内忧的国家政府,也不会面临如此这般的外患。敌人总是要先从内部打起来的,然后才会有外面的敌人趁虚而入。我们现在虽然已经是内忧外患之时,但是万难中有一点是可喜的,青年学生开始觉悟,开始不再走入执政府民族主义的圈套里面去。这对执政府来说,也未必是坏事,这些或许也能让他们更加成熟——靠欺瞒和维稳是不能解决实际问题的,必须要直面问题种种,必须要横下心来解决内部问题,不然,今天被人家扣的是船长,明天被人家枪杀的是游客,后天将会是整个国民。

有一篇讨论日本看中的中国的软肋在哪里的文章,把道理说得很清楚。其实,我们的软肋问题不解决,内部的矛盾冲突种种不解决,收复了钓鱼岛又能怎样?盖房子,搞房地产,继续剥削百姓,还是派城管上去执法,欺负卖菜的老农?必须要看到国土上的每一寸土地其实都是钓鱼岛,都在被欺侮,都在遭受不公平。所以民众在外来的欺侮面前没有愤怒,因为内来的欺侮要远大于外来。钓鱼岛跟平常老百姓有什么关系?但是,平头百姓已经房子被拆迁、工资被增长、粮食被增产,一个被字,正是中国老百姓的千难万苦和执政府的“主动”权利的相互关系。

这则必然要谈到民族的凝聚力上来。一个民族的凝聚不是靠什么民族主义来完成的,而是要靠这个民族的软实力。真正意义上的安定和谐,真正意义上的国泰民安,真正意义上的文化大繁荣,才是这个民族的软实力,没有这些,则没有民族凝聚力。当一个国家的民众自顾不暇的时候,是没有人花心思管什么钓鱼岛的。这应该是这位詹其雄船长在感谢党之后,党应该真正考虑的问题。民族的向心力,首先就是你这个民族上建立的执政府能够产生民主效力,能够在民主的基础上给民众发言的权利,并且这个发言产生效力,能够维护发言者的一定意义上合情合理的切身利益。当一个执政府不能保护他们的民众相反而是过度剥削它的民众的时候,它身边的所谓的凝聚力则完全丧失。民族的凝聚力也会随之衰减。一个有向心力的民族,不是这个民族建造了多少GDP,而是这个民族有多少人真正意义上取得幸福。

詹其雄还是先感谢党,然后再感谢人民,这些主次问题,实乃小问题,不过,在这样的小问题中,这个党建立的执政府是否要有压力,是否要想一想,这次的钓鱼岛事件过去了,下次呢?

不得不说,党政府在这次的钓鱼岛事件中面临的诸多问题,不过是因为自身内部的诸多矛盾得不到妥善的解决,从而导致软肋过多,让日本人得到可乘之机。当一个国家自身矛盾重重的时候,也必然被外人抢占一切可抢占的资源!因此,詹其雄感谢的党到底还应该做点什么?千万不要我们不说,你们就真胡吃闷睡地不想。

  评论这张
 
阅读(127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