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山楂树》:当时代容不得写实的时候  

2010-09-15 16:15:14|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楂树》:当时代容不得写实的时候

马庆云/

无聊的时候读一点我的文字的朋友中,最近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将近一个月没有新文章登出来?我总是笑笑,然后说,给大家去写一个写实的电视剧本去了。连续地离开,也让一些不在身边的朋友误认为我已经被组织上逮捕去喝茶了。今天,终于能够从写实的剧本里透口气出来,写一点其它的东西了。恰巧又看到张艺谋的新电影上映,朋友问我要不要去看,答曰:不要再上当了!

作为影评者,我并不看好《山楂树之恋》,而作为电视剧编剧,我又认为,在现下的大环境下,不拍这个,还能拍什么呢?中国现下的电影、电视剧之类,基本上都是不能写实的,诚如我网友朋友所言,你一思想,就有人要生气了。作为一个时代的记录者,太多的时候,我们连“思想”都不用,只要真实得记录现下,就能是最感人的作品了——但,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们做起来都是很难的。我们的巨大困难到底是谁给的?这或许不言自知。

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一些同行说,他们当年(九十年代)学校讨论的思潮是纪录片方面的,而我们现下,甚至连这个的空间都不再有了。可以说,中国(大陆)的电影、电视剧创作已经走到了瓶颈上,早已习惯于残喘创作的几个编剧尚能出几个貌似经典的作品,而那些有棱有角的作家则业已边缘化,无法把好的作品拿到观众眼前来了。我们连写实的空间都不再拥有。

没有写实空间,作为影视坛(如果他们真有个坛的话)上还要活跃的编剧、导演就把他们创作的方向转移到了写虚(他们自己依旧叫这种影视作品为写实,我则更愿意称之为拟写实)上,现在许多电影、电视剧都可以拿来做例子了。有影评人(可能不是司马平邦)最近又写影评说,《山楂树之恋》是张艺谋的又一次转型之作,是不同于《三枪》的。这些拿钱写影评的写手不过是为了商业利益叫嚣,根本不愿意(或者根本没有这个能力)真正解读这些艺术作品。仔细研究《山楂树之恋》和《三枪拍案惊奇》,就会立即发现,它们都是一个路子上的电影,不过是在写实高压限制下的一种畸形突变。

——什么叫写实高压下的畸形突变?因为某种力量的左右,造成中国影视作品不能真实的记录这个时代,但是又已经有一大批人要趴在影视上吃饭,他们便在不能写不能演的之外,寻求一种“突围”出来。当然,这种“突围”不是厮杀,而是投降似的背叛然后“归顺”。因为这种“归顺”,中国大陆最近几年的电影、电视剧多是歌舞升平、和谐美满。这是可怕的——任何有一点思想的东西,都没有与观众见面的可能。

当时代容不得写实的时候,《三枪》开始弄个戈壁上的小沈阳似的幽默出来;当时代容不得写实的时候,《山楂树之恋》开始做一个静秋似的纯真出来了。但是,《山楂树》做得比《三枪》更隐蔽,因为它还是带着文艺的帽子,不如《三枪》来的直接——老子就是要搞笑于观众的。这便是张艺谋的滑头所在了。

最近老谋子的这部电影要上映了,他们幕后的宣传队伍打出“纯情”的牌来,一直说石家庄去的那个学生当初是多么多么纯情的,这本身就很奇怪——电影已经枯燥到只能打纯情牌了,它别无其它的看点。这个纯情牌也不过只是带着文艺的帽子,在做商业欺骗的事情罢了,无关痛痒的纯情应该是要与让观众哈哈一笑的《三枪》列为同一个档次的。“最干净的感情”电影,不过是对人性真实的最大回避,而又因为这种回避绕开了高压真空,从而来得顺畅,这时,便要觉得自己艺术了、文艺了,这种纯情本身就是一种伪纯情。

最近闲来无事的时候,我总愿意找出西方一些经典的文学作品来,试图通过阅读来寻找与他们之间的差距。看完了一些西方的经典作品,再来看《山楂树》一样的伪纯情,竟然发现它们是那么的虚伪,并且纯情的没有力度可言。这便也是中国电影人的无奈,和一些无奈之中畸形蜕变的导演的小聪明,能获得商业利益的小聪明。

值得一看的艺术作品,应该是立足于对人本身作为人而存在的这个哲学母题地拷问上的。历来优秀的作品都是建立在这个拷问的基础上的,无关痛痒的纯情和哈哈一笑的“我叫小沈阳”,不过是高压真空下的畸形产物罢了。中国作家一思想,便是要有人生气的,所以,现下活跃在影坛上的电视剧编剧大多都不是用灵魂去写作的,他们甚至连大脑都不用,他们能用敢用的只有手,一双在键盘上仓促的敲字的手罢了。更可笑的是,作为无良的影评人,便要有人站出来以专家教授的姿态说,这是80后的圣经呀之类的话了,俨然是圣经一样的东西了。实际上,不过是些高压真空的畸形产物,无关痛痒,做了哈哈一笑亦或呜呜一哭的小丑星罢了。

我一直在“鼓吹”,作为电影、电视剧编剧的人要保持一点时代的血性,不能一味往畸形方向走,把真正的主流丢弃了,最终反而认为那些纯情那些搞笑才是主流。不关注当下的影视作品,是没有其自身的生命力的,它只能成为一个附庸,附庸于张艺谋这样的名字,附庸于小沈阳这样的名字。

最近,一些吃津贴的文艺批评家开会,又研讨中国的后现代主义的艺术作品问题了。幸好,上面有一位老者拐弯抹角地说,中国连现实主义都还没真正进入呢,哪来得后现代。毕竟都是一些吃吃喝喝的家伙在研讨,这样的声音最终也被酒肉气掩盖下去了。现实主义,其实就是关注现下,关注现下百姓的物质疾苦和精神疾苦。诚如我前面所言的,真正优秀的作品,应该是对这些人性的深刻拷问,而这些人性的艺术显示,又将以“真实”的时代大背景为前提。连时代大背景都能歪曲(如冯小刚的《唐山大地震》)作品,怎能说它拷问了人性,怎么说它直指深刻?满目看去,已经到处都是畸形——或许,畸形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把张艺谋畸形突变的《山楂树》还当了主流?

当时代容不得写实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去追问,是时代容不得,还是这个时代的某些生物容不得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