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理想主义和诗意寄存的最后挣扎  

2010-07-31 11:48:38|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理想主义和诗意寄存的最后挣扎
                                 ——马庆云自评《愤斗》,和赵增普
                                                    马庆云/文
        我力图让更多的读者接触《愤斗》,所以奔波于它的出版印制,但又因为种种原因,这部赵增普不愿意贬称为小说的“真实”著作因为它的“真实”而不能以铅字的形式与想要看到它的读者见面,这是我所不能改变的现实,又是中国的一个最大真实。我的朋友赵增普,为《愤斗》写的评论,最终完成于凌晨三点,他说,“窗外是无限延伸着的夜,依稀的月光投影在大地上”,这又做了另一番的真实。《愤斗》的出版,依旧遥遥无期,但我愿在这遥遥无期之中,给这篇评论留一个空头的位置,赵增普的《一代人的痛苦、迷惘、挣扎与追寻——评马庆云的<愤斗>》一文,是对《愤斗》的最好解读,它一旦出版,这篇评论应该处在前序的位置上。
       我和我的朋友赵增普,都是理想主义者,都信奉人生最后的诗意寄存,所以,赵增普给了《愤斗》极高的评价,但我也欣然笑纳这种极高的评价,我依旧固执地认为,对这种极高评价的推却是对一种最后的文字担当责任的回避,作为信奉诗意寄存的写作者,我有义务而且相信也即将有能力把这种担当延续得更好。我一直是写作中的理想主义者,带着高傲的激情,所以,我的朋友赵增普看到了这种“热度写作”的张烈性,甚至直到最后,根本上就不符合“真实”常态的女主人公死于雪山,赵增普都给予了高度的肯定。这便是一种理想主义人生的浪漫主义篇章,我们在严酷的现实面前,最终于文字中保留了那份最初的最原始的纯洁,一如雪山。我不得不再重复赵增普替我说出的话
       ——我想那是因为马庆云过于渴望有这样一个地方,以寄放他在这嘈杂污浊的世界上终日挣扎隐忍拼搏愤斗的痛苦生活中精心保留下来的那一份美好的幻想与憧憬。尽管注定在阴沟里挣命,却依然要抬头仰望。而美丽的星空也只在虔诚仰望的目光中降临人间。
        我只得说,这一样的文字,把《愤斗》说尽了。美丽的星空也只有在虔诚仰望的目光中降临人间,这便是我们坚持的最后的最大的诗意寄存。我和赵增普,都是这种仰望的虔诚的继承者,甚至于有的时候,我们明明知道这种仰望是无用的——这又使我想起赵增普的话来,在这列急速飞驰的列车上,你我知道它严重超速了,也知道你我伸出去刹车的脚会被磨成碎末,但肉与血的残酷,不能构成禁止我们伸脚行为的恐吓信,因为你我都是理想主义者,都是诗意寄存的最后实践者。
        我想,《愤斗》的最大意义,便是把这种理想主义和诗意寄存用文学语言的形式、用活生生的人物延续下去。我亦曾经说过,每个人都能在《愤斗》中找到你自己,也如赵增普的评论所言,这里面,除了名字是假的,剩下的都是真的!赵增普高度评价了我的“热度写作”,记得我的导师也曾这样评判我——你是一个有机知识分子,我们都是无机的。我想,《愤斗》背后的作者,对《愤斗》寄予的希望,都是一种有机的延续,这种寄予,是不能再复制的,这便是这部作品的唯一性,我也再也写不出《愤斗》来了。
         前几日,父亲和母亲来石市看我。早晨,我带他们出去吃一种云南米线,给他们一人叫了一碗,母亲觉得贵,说,我和你父亲吃一碗就好了。我还是给他们每人叫了一碗。父亲真的老了,吃不下了,可母亲总觉得那是浪费,便把父亲剩下的倒在自己的碗里继续吃掉了。看着母亲和父亲吃饱的样子,看着母亲抹着嘴角的油乎乎的嘴,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我现在能赚很多钱了,但我是这样的父亲母亲的儿子,经济上的富足不能改变我的头脑,我深切地知道,我的笔应该为谁而写。赵增普说我的《愤斗》是80一代的痛苦、迷惘、挣扎与追寻,我想把这个题目扩大化基础上缩小化一下——这是所有时代下的底层民众的痛苦、迷惘、挣扎和追寻。“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又何独是我自己的口头禅?老杜在说,赵增普又何尝不是在说?!
          我知道我这种“热度写作”的激情源自何处——源自我有如我父亲母亲一样命运的底层的众多的父亲母亲,诚如赵增普所言,他看到的路边的劳累的民工,又与《愤斗》有什么关系呢?——这便是最大的关系,《愤斗》就是来源于他们,他们未尝不是我们,时至今日,我依旧可以自豪地说,我仍然懂得底层并生活于底层,用这种生活的真相来完成对这个时代的记录。赵增普在“记录”这个词上,用了双引号,因为他知道,《愤斗》的完成是带着我个人的泪与血的。我时常会对妻子说,我的那些嬉笑怒骂的文章过一个星期就没有价值了,但惟独这部《愤斗》,它至少可以活五十年。我是带着高傲的狂妄主义情怀的。
         中国的现实,甚至可以说,真实,就是《愤斗》里的“真实”,我再次重复赵增普的话,那里面,除了名字是假的,剩下的都是真的。在这样的真实面前,《愤斗》中的“我”(幕后的那个作者),最后给主人公们选择了“不真实”的归于雪山,用这种不真实去实现理想主义和诗意寄存。现实中的作者本人,却是例行着实践主义和经验主义的,我想,在《愤斗》之外,应该告诉我的读者一个更大的哲理——皮实地活着!
         总是有太多的话哽塞在喉咙上,一如赵增普说他每一说话,便要生出枝节来。关于《愤斗》,关于人生,我们有太多的哽塞,万言不足以言表。唯有就此打住,不生枝节,以此文来笑纳赵增普“愤斗”至深夜的评论文章,并给予最大的感激。我们,一代人,便这么皮实地活着,生命不息,愤斗不止——《愤斗》还没有出版,但《合社》已经在酝酿。有赵增普这样的惺惺相惜者,它又何须出版呢?
  评论这张
 
阅读(59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