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过石家庄妓女一条街休门村印象  

2010-07-18 17:31:11|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石家庄妓女一条街休门村印象

马庆云/

和任何的城市一样,石家庄也不能摆脱黄色文化与黄色交易,有人聚居的地方,便要有性、和性有关的各种交易活动,简单的进进出出的交易行为,构不成黄色文明,但一种商业活动的长久聚集,也便会给聚集地带来一种变相的文明,虽然这种文明被许多衣冠人士所不齿。作为一种历史的存在和沉淀,黄色交易曾经辉煌的地方,必定成为一个城市最知名但又最不上经传的地方——石家庄的休门街,便是这么一个地方。

从石家庄火车站出来,上中山路,然后过地道桥,东行两千米,便到北国商城,绕小路过北国及其后面的西美大楼,便入了休门村。休门村一度繁华,因为北面是热闹的都会,免不得有大量的客源涌入,最辉煌的时候,曾经整个村子都被小姐们租住,每每入夜,必定是肉色无限。出来做的女人们,有的便临街租一个铺子,搬一个板凳叉着腿坐在门前,招呼着前来耍的男人们。也有夜战的,沿街租不起铺子,便到黑路上来拉过客,直接带到自己的小屋里匆匆了事。

这些女人中,多有东北姑娘,但四川妹子也是不少,更有不在少数的邯郸女人,大多都是因为贫困,是值得同情的一批人。有的已经结了婚,有的还未嫁人,运气好的,便能得个刚刚出来做的,还会略有腼腆。一位休门村的老居民回忆说,当初这个地方,还有抱着没断奶的孩子来找活的。休门村的路灯昏黄,带着黯淡的暧昧,给这些求生者送来了并不光明的遮掩。

源于这些女人,休门村房租也曾一度高涨。但因为北面是中国北方很大的南三条批发市场,又有城市的饥渴者大量存在,并且正在建设的西美提供了大量的农民工,所以,休门村简直成了底层男人们晚上的游散地。临街叉腿的女人价位上并不昂贵,一百元能找到姿色上层的女人了,这是酒店宾馆的应征女们所没有的价位优势。

当初这一带也是有“大哥”罩着的,出来做的女人总是要找几个管事的男人来才觉得安全的。便也就有日久生情最终还良开夫妻店的,做些小本买卖,终究是比把肉拿出来让人摸蹭的好。但贫困的中国底层,是不会断绝了卖肉的女人们的,生活,尤其是窘迫的生活,让这些人看淡所谓的自尊,在一个个陌生的男人面前把自己脱的赤身裸体,并且强颜欢笑,用肉与生活的欲望来引逗那些乳白的如三聚氰胺一样的液体。

过来嫖的客人中,便有大量的农民工兄弟。一百亦或五十,对他们这些拿命换钱的人来说,已经不是少数。便有角落里和女人讨价还价的,黄色的肉欲之上,便生出一份生活的凄凉来。甚至会有两三个一起凑钱来嫖的——他们要的不是花天酒地,不是纸醉金迷,而只是解决一下自己的性问题,因为他们有的因为赚不到钱而娶不上老婆,有的即使娶上一房老婆,也只能留在农村的老家,派不上用场。在肉色之上,是中国最底层民众的性生活现状。女的,便是因为家里没有钱才出来做,男的便也是因为要给家里赚点钱才不能回家做,性,或者便说那是进进出出的活动,在他们看来,无关乎尊严、法律,只关乎于他们的生存,能卑微的不要自尊自爱的活着罢了。

这便是她们活着的最大真相。暧昧的粉色布帘里传来咿噫啊啊的声音,这声音是否携带着爱欲的满足,还是对悲苦生活的叙述?一位当地的老者回忆,曾经一个阁楼上,一个女人被三个农民工嫖了两个多小时,叫声中带着凄惨,像当年深巷里的狗吠。姐妹们睁开疲惫的眼睛,已经是日上三竿,她们便到临街的小店吃一些东西,等待着另一个夜幕的降临了。疲惫的都市,到处都横着一个慵懒的鬼脸,它睁大眼睛,看着这繁华背后的凄凉。

当地的一位老者说,后来这地方便得罪了省里的公安厅,被查封了。我便记起《桃花扇》里的那句唱词来——眼见着它起高楼,眼见着它宴宾客,眼见着它楼塌了……曾经,已经开始作为一种岁月的记忆,活在石家庄底层民众的头脑里了,也许只有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这些散落的游子才会猛地记起哪个休门街的女人来,便做一声感慨,又马上的开始亡命的奔波。

南京的秦淮河,北京的八大胡同,都在都市的宾馆文化中没落了。她们依旧一无所有,靠着继续脱下的裤子生存,南下还是北上,便成为比脱裤子还重要的问题了。如今的休门街,断井颓垣一片,街角的一个丢弃的小套套,或许正在诉说着曾经的一切,阴暗、潮湿、肮脏……这是被都市文明遗弃的孤儿,是底层民众垂死挣扎的地方。在这里,没有性,有的只是生存。

她们便转战了,做了鸟兽散,在一个不知名又不会妨碍某些权力者利益的地方继续聚拢,依旧日落而做,日出而息,并且做着有朝一日能够赚钱、从良、开店的梦。梦得久了,便有几个女人孤独的死去。这便是她们,一个休门村曾经繁华的夜生活。我便在这断井颓垣之间,写出这样的文字,姑且算作一种纪念,纪念那些没有性而只有生存的劳苦生灵们。

  评论这张
 
阅读(176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