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红学专家们不能以读史的态度苛责新版《红楼梦》  

2010-07-13 17:19:17|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学专家们不能以读史的态度苛责新版《红楼梦》

马庆云/

随着李少红导演的新版《红楼梦》电视剧的上映,各路的红学专家们也从故纸堆里爬出来,或多或少地讲一点自己的批评意见,其中最有意思的便是一个叫什么雪的“红学专家”在腾讯网找出所谓的新版《红楼梦》的几处“硬伤”,并怡然自得的以专家自号了。这位专家认为新版电视剧没有按着老版的路子,让贾宝玉家家破人亡,而是让其能够“兰桂齐芳”,贾宝玉高中等等,是不符合红学研究结果的。这位专家高傲的情绪,十足地表现着当今红学界盛气凌人的姿态,让人日益见到他们日薄西山的惨象。

在贾宝玉能否参加科举考试一项上,我是持支持李少红导演的态度的。高鹗续书也是有“兰桂齐芳”一段的,李的这种拍法是符合原著的。如果说这些红学专家们通过论证,来得出贾宝玉根本不会参加科举考试,那我只能说,红专们真的又红又专了,以考证历史的姿态来考证一部文学著作,十足的无趣了。

《红楼梦》研究在中国有两大方向,一个就是考据,一个就是哲思。考据一派是让胡适先生开脱出来的,这一派虽然有一定的意义,但成就一直很有限,直到最近的写老班头的那位作家考据《红楼梦》,依旧是在炒冷饭,没什么新鲜玩意儿出来。这一派给人的感觉就是钻墙角,越做越小,越做越卑劣,听说红学考据派最近出的最大成果就是考据出林黛玉什么时候来的月经。哲思派的代表人物刘再复先生跑到美国去了,前年又跟自己的女儿合出了一本读《红楼梦》的书,研究成果依旧逃不出他的《红楼梦悟》的研究范畴,不过,这些研究确实代表了红学界的最高成就。哲思派的开派宗师应该是王国维先生,他用自己的人生心得印证《红楼梦》,十足的有趣,很值得读。

红学的真正价值正在于对哲思的拷问上,尤其是对人生命意志的拷问上,但国内红学界在这方面做的功课太少,大多数人都去走考证的路子了。中国的这些所谓的学问家们,唯独在故纸堆的考证中能得出一点成果来,明清是这个样子,现在还是这个样子。考证是最安全也无碍社会的,这才是这群人躲在《红楼梦》背后吃“红楼”的最真实的原因。就像大学问家钱锺书一样,他考据古文、宋词等等力道十足,但一生都没有给国人留下一部研究社会问题的著作,故纸堆里面的考据是安全稳妥的,走出故纸堆便是顾准的下场。如今,考据派的一些专家们,不知道与他们的师爷胡适先生差多少了,胡先生是略微为之,他们便是倾其一生,把小道的学问当成“大学”去做。

李少红导演这次拍新版《红楼梦》,没有买红学专家的帐,她遵循着《红楼梦》这部书有板有眼地拍出来了。拍出来之后不叫好,是必然的,甚至很有可能不叫座,《还珠格格》才叫座呢!但单从李少红尊重原著,遵从高鹗续书,拍出兰桂齐芳等情节来看,我觉得,她是个懂艺术的人,而不是故纸堆里那群考据派的老顽固。

其实,在红学研究里面,贾宝玉最后去没去考科举,因为《红》的后四十回缺失,而一直备受争论。考据派们就通过一些古料的考据,说贾宝玉与封建科举制度格格不入云云,最终论证出87年版本的《红楼梦》来。但单从艺术的角度上讲,我更欣赏高鹗续书的情节。

有的人说《红楼梦》是悲剧,所以要一悲到底,做到87版的样子,死的死,走的走,入青楼的入青楼等等。但我们忽略了一个问题,人生是一个线性的过程,是一条无限延展的曲线,注定是高高低低的,不可能一高到头,也不可能一低见底,起伏才是最大最真实的人生。87版那个红学专家考据的版本,不过是一低见底的,悲剧性根本上没有数次起伏的悲剧性强烈。兰桂齐芳,无疑是悲剧里面的又一出喜剧,但喜剧的同时,这才是人生的常态,更大的悲剧。红学专家们便接受不了了,便要出来说什么情节是什么样子都是他们早已经论证与公认的了——红学算个屁,别再老装逼。

高鹗续书写贾宝玉科举高中,有红学专家就说了,这其实是因为高鹗是进士出身,所以才让贾宝玉也高中的。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我认为,高鹗续书之所以有“兰桂齐芳”一段,是一种艺术性的“不吃馒头争口气”的表现——贾宝玉一样的人不屑于科举与功名,但并不是说他就考不上功名,他偏偏要通过这种艺术性的小说形式考给世人看。这里面,便有了曹雪芹和高鹗的一口气在!所以,高鹗懂曹雪芹,所以高鹗的续书更接近曹雪芹。那些扯淡的考据派们所谓的言之凿凿的考据,也不过是一种考证历史的方法,用在文学艺术上,实在是用错了地方的。

《红楼梦》便是让这些考据派们给糟蹋的。《红》的文学价值、艺术价值,他们没有一个人研究,倒是什么故纸堆里的狗屁版本呀、谁评呀之类的,捧起来炫耀着。就拿红学界现在的成绩看,真是一个个都应该到广场上卖红薯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35)|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