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权贵资本主义在中国将以何面目收场  

2010-07-10 10:28:45|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权贵资本主义在中国将以何面目收场
                                                     马庆云/文
        无论当局怎样回避甚至粉饰当下的资本市场的真正面目,都已经无法遮掩我们早已经沦入权贵资本主义的客观事实,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从本质上已经完全腐化为权贵资本主义,而且我们有越走越深的危险,并没有向好处回归的任何征兆。在市场经济的洪波中,我们因为没有完整的市场经济的自由体系和健全的权利行使监督体系,而形成权利对资本的间接甚至是直接控制,而权利人又因为没有合理的约束体制的存在,而形成对资本的牢不可破地掌控,直至客观占有。
        我们可以逐一排查任何国有企业的总裁或者经理人,他们的背后都站着权利阶级的父辈或者兄弟姐妹,企业拥有的规模与实力越大,这些总裁和经理人背后的权势关系则越往高层走。在这种拥有高度垄断嫌疑的资本经济体中,资本的高度集中与垄断的现实,不是靠规模与实力作为后盾的,而是通过权利地肆无忌惮的“挥霍”与打击异己而形成的。这样的垄断背后,虽然有着国有等冠冕堂皇的旗帜,但早已经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全民受益,而是全民因为这种垄断而失利。权利阶层虽然不直接参与经济,但其附属关系下的亲属和朋友则通过它的势力来扩张与垄断,“它”又因为权力的无所限制而日益庞大。
        前几日,任志强被爆料出父辈是部长级别的人物。权利,在中国才是形成资本贵族的首要因素。同样有着社会主义前身背景的俄罗斯和我们的最大区别就是,俄罗斯的资本也是权利阶级通过社会主义向资本主义的转变而迅速获得的,但他们的国家里,拥有资本的权贵是显形的,民众可以直接看到的,而我们直到如今,对这些权贵还是遮遮掩掩的,并且不会把他们的具体财产数额公布于众——姑且不论它们的个人财产是如何攫取的,专看个人财产纳税一项,便知道其中有多少巨大的问题。资本主义在中国,正在以社会主义全民所有的形式被个人权利阶级专有,并且以权利的利剑作为个人财产的保护伞。
          作为数字GDP的继续高涨的背后,最底层民众能够直接觉察到的,是人民币的逐渐贬值,和生活水平的不再提高。我们每年经济水平的大肆增长背后,是权贵经济的迅速扩张和非权贵经济的日益凋敝,有经济学家说中国是二元经济社会,这是正确的。所谓的二元,不过是用是否有权贵直接参与来作为最基本的划分标准罢了。在全球经济危机的背景下,中国的市场调节机制,又一次向权贵资本主义倾斜,而那些非权贵的资本正在以“国家安全”的名义被侵吞,这也就造成,在这么严重的危机背后,中国依旧GDP增长势头不减,而民众并没有感觉到这种经济增长带来的生活水平的提高,相反,更多的底层民众觉出了生活的倍加艰辛来。现下,因为权贵资本主义的作祟,中国已经处于过热的权贵经济继续过热、过冷的非权贵经济继续过冷的尴尬境地。
          权利对资本的渗透甚至到如今的“合法”占有,已经形成高度权利资本垄断的帝国主义顽石,但我们早已经失去对外扩张的帝国主义的世界背景,不能把剥削转移到其它弱小的国度中去,业已形成的垄断与权贵必然要寻找对内的出路,中国已经进入对内的帝国主义阶段。帝国主义意味着霸占性,我们如今各处的暴力拆迁事件背后的最大原因,正是权贵阶级对资本的肆意占有导致的,对内帝国主义甚至建立在违法乱纪的基础之上的,但因为权力的高度集中而无法形成对这种违法行径的权利追究。中国现下,许多违法拆迁最终都不了了之,民众受害,上诉无果,这正是对内帝国主义的显形表现。
         和世界资本主义洪流比较,我们现下正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期的资本主义社会境地下。中国,怎样在这种对内的帝国主义的背景下,寻找维新改良的路径,而不是通过破坏性战争的方式进行资本重组,这是我们首先要面对的实际问题。但日益扩张的权贵资本主义,已经在各个路径上堵死这种维新的解决出路,并通过更大的剥削形式造成更加严峻的阶级对立,中国底层与高层的矛盾已成为成有史以来最大与最尖锐的。当歹徒枪杀警察的时候,民众没有谴责行凶者,而是为“英雄”叫好;当法官被泼了硫酸之后,我们不是同情法官,而是赞扬行凶者;当血杀事件不断的时候,我们亦不再仇视血杀,而是告诫出门右转是政府……种种的“不正确”,因为中国特色的社会背景而变得可以理解,甚至被更多的民众接受与支持。权贵阶级应该看到危险与悬岸的惊恐。但或许,日益强大的暴力机关,并不是它们走向平稳的最终出路!
         马克思主义在西方同样被当做经典来研究,但它与我们不同,我们当初研究马克思主义是用来搞阶级斗争,而西方是用来调和阶级矛盾。如今,处在对内帝国主义尴尬境地上的我们,是否应该转变以前的研究思路,在承认本国已经进入严重的权贵资本主义的大前提下,进行怎样调和阶级矛盾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呢?历史证明,战争没有解决欧洲帝国主义的遗留问题,而各国相对平稳的过度到现下的市场经济体制下,是通过一系列的改革换取的。
          有哲学家认为,市场经济不是资本发展到一定的程度便能拥有的,它是依靠一种法权体系来作为大环境逐渐培养的。如果说史官文化雄厚的中国缺少这种法权体系的话,那从一百多年前的炮火中,我们的有识之士就已经在寻找并呼吁国人的这种法权思维了。中国业已形成法权体系的土壤,单单缺少法权体系的种子了。如果说民众的觉悟思想是土壤的话,那自由便是阳光,民主便是雨露,一粒改革的种子将很快在中国落地生根、发芽并能茁壮成长起来。对内的帝国主义怎样自己退去严重的高烧?
         我想,还是要放开党禁,行使出版自由,保护言论自由的基本权利等等。这些,对一个处在对内帝国主义危险境地的国度,在矛盾日益激化的今天,已经变得尤为重要,并且因为土壤的业已存在,而变得十分容易。帝国主义是战争的导火索,任何的战争都是对人类业已完成的文明的摧毁,中国的权贵资本主义,将以何种面目在中国收场,正在成为中国民众普遍关注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5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