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式民主:你是民,他是主  

2010-05-12 11:01:04|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式民主:你是民,他是主
马庆云/文
    前几日,有数千群众到某政府门前下跪,当地官员置之不理,再前几日,某地官员当众打民,市委书记充耳不闻。中国式的官老爷们自称为公仆的,公仆,公仆,不过是把公众当做为他们服务的仆人。如果说关老爷们是仆人,人民是主人的话,那没见过上千的主人下跪要见一个奴仆的!这便是了现实,打着公仆的旗号做起官老爷的威风八面来,气吞宇内、威震八荒了。民众们也就只剩下跪,唯有这一路子才不至于被自己培养起来的奴仆们打上政治精神病的标签转而扭送那些黑暗的去处去。当民众的膝盖在官员的门前长久的弯曲时,中国式的民主,也就不过如此,民主,民主,你是民,他是主。
    清华的二胡教授在人民日报写文章说中国不适合搞“三权分立”,他们说应该坚持老路子的,要坚持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倪萍说她爱国,她在人民代表大会上从来不投反对票,这便是她一样的爱国了。人民代表大会,在倪萍这样的坚决拥护者地围拢下,必定是胜利的大会,和谐的大会,从而是专制的大会。二胡教授说人民代表制度好,这个本没有问题,问题在于这些代表人民的“倪萍”们到底在代表谁?
    花了大力气论证出一个“不可以”的结论,殊不知,作为读过书有过学识的知识分子,得到这样一个结论是多么地泯灭了读书人的良心。多灾多难的中国,要的不是论证“不可以”的结论,而是,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道路。十字路口的中国,两个名校的教授厚颜无耻地说这个不可以,那个不可以,但终究只还是老路,中国式的民主。——殊不知,这一样的中国式民主,早已经应该走到穷途末路了!不思改革,却出来叫嚣着诋毁改革,若干年后,又将以怎一样的面目去面对自己的子孙后人?
    中国的当下,需要的不是这些拿着纳税人津贴的教授论证什么是不可以的,我们需要的是,要指明道路找准方向——十三亿的国人不是“公仆”们实验的小白鼠,我们要有我们生存的尊严!住胶囊房,做掏粪工,陪宋思明……比太阳的光辉还重要的东西,何时能照耀到我们身上?中国式的民主,是不是给“公仆”的?民众们又主了什么?人民代表大会上发言的那些所谓的民众,哪一个是真正的来源于劳苦大众?
    地方政府与房地产商官商勾结,导致中国经济被畸形的房地产绑架,如果中国人民真正做主了,还会让几个“公仆”在地产建设中赚得脑满肠肥?中国每年被贪官带出去的资产有多少?主人是管不了自己的腰包的,唯有这一样的仆人,才能肆意所为。中国式的民主,到底是不是民主?清华二胡教授论证了半天,姑且不说老路子上的弊端,单讲新路子上的不可行,殊不知,老路子上已经腐朽,找到新路子迫在眉睫。
    老路子上最大的弊端就是行政、立法、司法一家亲,几千年的官老爷制度依旧余毒未尽。行政的觉得拆迁了搞房地产赚钱,便立法起来,要建立个什么“拆迁办法”,没有被私产保护的人民反而被司法围攻,武警的后面就是人民法院,人民法院是为人民设立的。伟大的司法机构自有他为人民所设置的伟大——你可以起诉,我亦有我的不立案的破解方法,阳信房产案不就是个典型嘛。一权独大,才是滋生腐败的罪魁祸首。
    人民代表大会上,到底还有多少个倪萍,又为什么会出现倪萍?我们的制度中为什么最容易而且最疯狂的涌现着倪萍一样的奴才?如果说人代会这个制度本身没有问题,那问题的根源又在哪里?清华的二胡教授打着中国最高学府的招牌,做了一件当婊子的事情,教授,是用来研究什么是可行的,而不是蛮横不讲理地说不可行。无论可行与否,在没有进行试点实验的大前提下,任何人都没有一棍子打死的权利!无论你是教授,还是叫兽。
    论证“三权分立”是否可行,我们都不必主观臆断,上来就表明立场,不如像当年搞农村土地改革一样,找几个地方做一做试点。没有试点的结论,都是站不住脚的。若是三权分立在河北省邯郸市魏县做试点,魏县的县委书记还敢不敢利用行政权利肆意调用全县美女老师做小姐?教育局长大是可以去起诉这个县委书记的,他有什么权利操控教育界?行政的归行政,教育的归教育,魏县也就不会出现八十万人考不上几个一本大学的尴尬了。魏县政府说它们又招商引资了六十个亿,我曾经写文章说,它们应该把这个数字的具体款项公布出来,我没有得到正面的答复,而是一个粗鲁的老人大爷的声音告诫我,所谓的他的领导很生气!人民是应该更生气的!如果三权分立,司法部门完全可以介入,调查一下这六十个亿的资本是不是有问题。魏县县委书记还敢不敢胡言乱语!
    一权独大,做老师的,也注定是权利的小姐,广西的烟草长官不就可以上他的下属女人嘛。房地产发展到今天,所有人才真正明白,权利的贪污腐败不是与我无关,而是处处与我息息相关。真正受益的,只是几个操纵权利的老爷,屁民们安得广厦?昨天,地方政府又被报道出欠债的问题来,卖六年七年的地才能补它们的欠债!我们的司法监督到哪里去了?为何会这样?清华的二胡教授不问这些,单单是站出来就对“三权分立”打了一棍子,作为科学论证的学术研究,是不是败坏了自己的名气,又愧对了子孙后人?
    在一权独大的现实面前,我们没有寻找出路,而是因循老路,给旧方法唱新赞歌,再加上理论的头衔,加上清华的名气,大抵是充耳不闻那些矛盾冲突了,闭上眼睛的大人老爷们,中国的矛盾冲突不会因为你们的闭上眼睛就奄奄一息,大是会更加剧烈的。不是有人上街杀孩子了嘛!起先,他们只是杀孩子,后来,幼儿园挂上条幅,冤有头债有主,出门右转是政府,下一步,这些得不到公正待遇的人,就要杀你们!
    我是不想政府被杀的,可清华的二胡教授却有可能不这么想,长此以往,我们将把自己置于矛盾的风口浪尖,置于死地。这篇文章会不会被删,文章的作者会不会又被谈话警告?这些都是次要的,唯独这个主要——我们要求文明之幸福。还是那句话,真正反起来的,不是写文章的,而是拿核弹的,文章不过是扁鹊的“君有疾在腠理”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71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