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与云南社科院副院长谈地震文人的道德良知问题  

2010-04-19 10:17:12|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云南社科院副院长谈地震文人的道德良知问题

马庆云/文

    貌似我的题目起的过大了,有拿着云南社科院的旗号做文章的意思,为了严谨,不如直接写上这位副院长杨福泉的名字。老杨头近日写了篇跟人家玉树地震灾民共勉的诗歌,我说他不讲诗歌的道德伦理,假崇高了一把。老杨头大抵是上了年岁的,又在副院长的职位上,很少见得这样尖锐的批评,也就半夜爬起来,接连地给我的文后留了数言,纵览过来,到真是觉得老杨头不懂诗歌,拿着长短句当崇高了。我再跟他谈什么诗歌艺术伦理的问题也是白搭的,他之于诗歌艺术,大是个小学生还不如的。

    批评杨福泉老朋友,亦非我上文的最终目的,只是把老杨头拿出来做了一个反面的典型,告诫那些又要借着玉树地震的名义兴盛自己的诗歌界的朋友们,讲一点诗歌的伦理道德罢了。我上文中说到诗歌界,用了一个修饰词,叫面皮子上的。中国当下能把诗歌发到签字文上的诗人,大多是面皮子上的,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也就是我上文所说的,没有责问的东西。无关痛痒,才会被当做至理名言而流传,但凡有一点责问的,都要被打上反动的标签赶尽杀绝的。所以,中国现下的文学现象是,面皮子上的文学和地下的文学分庭抗礼。作为地下文学的一个半杰出工作者,我深恶痛绝地看到地上那批人的残喘。如果说,真正搞文艺的谁还把中国作协当个东西的话,那一定是想着和这个东西拉近乎套关系然后分一杯羹的。中国是有地震诗歌的,而且可以久远的流传,但绝非老杨头的那种。

    汶川大地震之后,中国作协整理出一批狗屁地震诗歌来,跟老杨头的诗歌没什么区别,还厚颜无耻地搞起地震诗歌的艺术研究来,文艺理论工作真是跟的到位。中国真正的地震诗歌,一直在地下流传,它们没有到上面来的任何可能。一些面皮子上的作协成员,也是不敢甚至不会写这些真正的地震诗歌的,唯有像杨福泉诗歌一样的共勉、流泪才是它们这群孙子的主流。

    面皮子上的地震诗歌是一场假繁荣,有心的读者就会问了,我们的诗歌艺术是不是真的走到了尽头?大是不必有这些担心的,因为我们所能看到的诗歌都是面皮子上的,无关痛痒的才会被发表出来,它们才不是中国当下诗歌的主流,真正的诗歌,没有一首是到《诗刊》、《诗选刊》这样的垃圾刊物上发表的。社会的权利系统不会在地面上容纳这些真正的诗歌。也只有在地下的诗歌艺术,才是中国诗歌的生命。因为工作的便利,我看到了很多蚁族的诗歌,这些诗歌,是肯定发表不出来的,但他们才是他们这代人的主流声音,韩剧、超女、快男……这些都是面皮子上的,研究它们不能研究整个中国最大最真实的现实。

    我们或许有疑问,汶川地震之后,为什么没有像样的艺术形式记录并表现这个民族的天灾人祸?其实是有的,只是我们无法在地面上看到。我们能在地面上看到的,都是杨福泉一样的地震诗歌,无关痛痒而又没有精神承担的东西。真实地记录汶川大地震的电影,我至今为止,看到了两个,一个是《我们的娃娃》,一个是《劫后川府泪》。它们都是地下的,这样好的纪录片,是不会到地上来的。

    我一直在想,文人是否应该在灾难面前失语?一些诗人,根本没有承受那些灾难,就佯装出一副受苦受难的姿态来写诗了,佯装才是对道德的败坏,如杨福泉的诗歌一样。我是不相信杨福泉真如他诗歌中所言的,他哭,他悲的,崇高的诗文背后,只是一副大善人的皮囊。在灾难面前,真正的文人不会失语,但更不会做出佯装的姿态来表现自己的假崇高。

    汶川地震之后,中国没有一个电影反映灾区校舍的建筑问题,没有一个报告文学真实地记录学生的受难情况,没有一片散文反映罹难学生家长的悲愤,甚至于没有诗歌惊醒这个社会……中国没有艺术吗?不是的,只是真正的艺术,在地下流传,地上的,是面皮子上的,如杨福泉的诗歌一样的共勉、流泪……

    在灾难面前的共勉与流泪不仅是虚伪的,而且是要曲线地谋杀的。不如用艺术的力量去记录现实,并质问当权,何以会这样?地震本身是不死人的,真正让人死的,是那些倒掉的建筑。智力8.8级的地震死伤不过千人,我们从汶川,在到人迹罕至的青藏高原,总是要远远大于这个数字的,几倍,几十倍,几百倍的死亡,难道说,能把这些生灵的灭尽归于自然灾害?但杨福泉只知道共勉,知道流泪,殊不知,不去质问何以这样,下次,他们这群诗人还是要共勉要流泪的,共勉的多了,泪流的多了,也就让人看出它们的虚伪来。天灾不可避免,但人祸必须禁止!流泪跟灾区民众共勉的,不如流血去记录真实,质问当权,以防下一次的人祸。

   但杨福泉一样的社科院领导除了会流泪之外,大是不去流血的,他们让别人流血。写到最后,才觉出来,跟老杨头这个垂暮的大人老爷谈什么地震中文人的道德良知问题是白瞎了笔者一番热情的,倒是要假装的志同道合起来,谈谈怎么把泪在所谓的诗歌里流好的!

    杨福泉,你看,我是在诗歌的开头流呢,还是到最后流?

  评论这张
 
阅读(48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