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现下的地震诗歌是不讲道德伦理的伪艺术  

2010-04-18 13:12:12|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下的地震诗歌是不讲道德伦理的伪艺术

马庆云/文

    玉树刚刚地震,就有个云南社科院的副院长出来写什么跟人家共勉的地震诗歌。这个事态,早在汶川大地震的时候就已经在一些伪诗人内部风行了。在汶川地震后,真正的诗人——够得上让马庆云尊重的诗人——都是无声的,唯独那些自认为是诗歌创作的能手而实际上是个二把刀的人,才呻吟着做出那么几首来。大家能见到的是那个山东的某某做的什么替人家死人感激某某的诗,实质上,那个时期,这种诗歌在这些二把刀诗人内部极其风行,甚至可以说是泛滥的。

   有意思的是,在汶川大地震之后,一群有闲的诗人做出一群有闲的诗歌来,还搞起什么地震诗歌的艺术研究来,并且美其名曰,地震诗歌是诗歌界的又一次辉煌。我总是看不到它们的辉煌的,倒是几个略懂诗歌艺术的小丑拿着诗歌文艺理论生搬硬套,说自己创作了辉煌的。一群写诗的,一群做诗歌理论研究的,也不外乎是一丘之貉,一方唱罢,一方登场,一个创作,一个吹捧,俨然地震诗歌是辉煌了,但那是它们的辉煌,不讲道德不懂艺术伦理的辉煌。貌似几个诗歌理论研究的大家在那次的地震诗歌理论的研究中不愿意说话,也被某些居心叵测的家伙拉出来给自己脸上贴金。中国面皮子上的诗歌界们,大多是这样厚颜的,那个地震诗歌研究的理论著作不就把陈超先生拉进去了嘛!引用几句陈超《打开诗的漂流瓶》里面的话,就能俨然是陈超也支持他们了。中国面皮子上的诗歌界,大多是这样的。地下的诗歌,一般人亦是见不到的。

   这次的玉树地震,就又有人出来做诗歌了。云南社科院的副院长,真是有闲的阶级,又跟人家玉树的受灾同胞共勉起来——玉树的同胞有许多砸折了腿的,许多是死掉了亲人的,这位共勉的院长有什么资格跟人家玉树灾民共勉?难道这位院长也是被掩埋掉了的?无病呻吟的几句所谓的诗歌,大是要给自己脸上贴金的,貌似做几首诗歌出来,他就爱灾区人民了,他就做贡献了,他就高尚了,脱离低级趣味了。殊不知,这一样的打回车键的呻吟,才是最大的低级。

   艺术是要讲道德伦理的,尤其是诗歌。而诗歌又是个人化的东西,一切的能够拿出来高喊的诗歌都不过是可以被利用的口号罢了。当诗人没有经历过地震的灾难的时候,他的地震诗歌是孱弱无力的,虚假地幻化出几笔打回车键的字句,就诗歌起来,殊不知,这是对自身道德的败坏与对诗歌艺术的诋毁。尤其是共勉,更让人觉出其的虚伪来,这是一种道德上的假高尚。默不作声的,恐怕是不高尚也不低俗的,但做出声来的,一定是要向外界宣布自己的高尚的——但他的高尚,是建立在对地震灾苦虚假的承受上的,不过是装装样子,逢场作戏。拿地震灾区来为自己的高尚增光的,你能说他的诗歌讲艺术伦理吗?

   诗歌的最大艺术应该是责难,对自身悲苦的责难,对自身之外悲苦的责难。诗歌的艺术思维直接造成诗歌不是简单的承受,而是承受基础上的盘问——何以这样?也唯有带着责难的诗歌,才能成为真正的诗歌,高喊着他刚离开他刚离开的,用不了多久自己就离开了。既然是责难,那就一定是有难的,对难的精神承受,是诗歌的最主要作用,而要达到对难的精神承受,则势必要责问是诗歌的艺术精魂。我们能够见到的诗歌界做出的地震诗歌的集子里面,多的是对地震的,没有,这就造成这种诗歌的无病呻吟,也就造成他们的不讲道德伦理。《葬花辞》是责人生的,《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是责人性的……诗歌,但凡流传,必须要有责,没有骨髓的脊柱,早晚要瘫软的。

    那个云南社科院的副院长,你以什么姿态发言?你又责了什么?不过是要写个长短句出来,说说自己是关怀着玉树灾区同胞的,一副老爷大人的腔调,不能到灾区的镜头里露露脸的,那就写些长短句出来,表明——我是积极的,我是高尚的,我是关怀灾区人民的,我是和他们一起共勉的!——你有什么资格共勉?打着诗人的旗号作为自己的资格吗?诗人是什么,诗人是问难的,诗人承受这个世界最大的精神苦难,而副院长大人,把诗歌当成了招牌,当成了给自己脸上贴金的东西。不讲道德伦理,拿着别人的苦难给自己贴金的,能做出什么真艺术来呢?

    看吧,玉树的灾难又让一群跳梁的诗人出来作祟了,汶川大地震之后,它们的诗歌不是被它们说成了红火了嘛,这群饥馑的所谓诗人,怎能放过这个地震的精神食粮?趴在人家的苦难上,吃着自己的诗歌大餐,然后又写出点什么狗屁诗歌理论来,俨然是红火了,殊不知,它们红彤彤的眼睛里,又在寻找另一个让它们不再饥馑的灾难。

    姑且把这位副院长的诗歌贴出来,好好看看。

 

与玉树的兄弟姐妹共勉

杨 福 泉

 

地震之难猛击玉树

这神圣的三江之源

这神灵出没的高原

维系着中国和东南亚

江河在云层下呜咽

雪山在太阳下流泪

 

一个玉龙雪山下的纳西人

系念远方高原的同胞

系念罹难的康巴儿女

系念那远方的雪山草甸

我的远祖也来自青海高原

 

1996年2月3日

地震摧毁了我的家园

坚强的高原儿女

撑起了垮塌的天

修补崩裂的大地

用心与手重修破碎山河

各族同胞伸来援助的手

明媚的阳光重新降临我故乡

 

我在远方与你们共勉

地震震不倒高原的汉子

地震使高原的姐妹更坚强

神的土地上有信仰

灵光闪烁在冰雪上

那来自全国同胞的支援

是温暖玉树的太阳

 

为你流泪也为你呐喊

为你哭泣也为你喝彩

为你的灾难为你的坚强

为你的苦难为你的奋战

我们是高原的兄弟姐妹

高原的太阳永远明亮

闪耀在我们的心间

 

康巴的好汉子好姐妹(1)

遥向着那神圣的三江源

我遥喊一声扎西德勒

永恒的高原永远的土地

不变的信仰不变的情怀

……

2010,4,17

 

(1)玉树属于藏族康巴方言区



  评论这张
 
阅读(58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