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愤斗(18)  

2010-02-05 22:02:0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愤斗(18

谨把此书献给没法《奋斗》而又无条件《蜗居》的8090一代。——题记

 

第十八章 上学的本来就不如卖火烧加驴肉的

马扎回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辛颖。“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坐火箭飞过来了,我刚正和小孙说你呢,冷不丁你从地底下冒出来了,真够土行孙的。”马扎玩笑着。“嘿嘿,你看过哪个仙女是土行孙呀?我是从天上来的,隐形的翅膀,是飞的,不是土遁,马哥你才是土行孙呢!”辛颖说着,推了马扎一把。“喔,马哥,你来这干什么呀?”辛颖好奇地问。“我是这的员工呀,刚上任的,方便面的那家已经辞职了。”“哈哈,真是人往高处走,卖方便面的确实没卖房子的赚钱多,难怪孙雯师姐要到房地产公司实习呢!”“这还要感谢你呀,要不是你那个做房地产的朋友帮忙,我哪有机会到北海来呀!”孙雯客气地感谢辛颖。“你说的是孙夜?”马扎问到。“是呀,孙夜介绍过来的,我现在还在他那家公司做事。”辛颖用眼睛示意了一下马扎,让他不要多讲,继续说,“我老板说北海是他们公司的贸易伙伴,安排几个人进来还是不成问题的”。“真是要感谢你的朋友兼老板呀,不然,我说不定还要像其他那些学生一样,到个偏远的乡镇中学实习去呢,半年下来,人见不得几个,经验也根本没有,回来之后,非得被社会淘汰了不成。”“哈哈,那你就要好好感谢感谢辛颖同学了,对吧!”马扎插话进来。“那是当然,一会儿中午下班,就是要请我这个小师妹吃饭的,马哥一起来呀!”“有人请吃饭,我是很乐意去的,尤其是身边还有两大美女陪着,不过,我一和美女吃饭就害羞,吃不下去的。”“马哥,你就别逗了,看 要身板,还是多吃一点好。”辛颖说着,和孙雯笑起来。

她们就近选了家餐馆,湖南风味儿的。老板娘殷勤的招呼着。菜都上齐了,孙雯突然想起钱总交代的事情来,冲着马扎问到,“马哥打算下午怎么处理这件事呀”?马扎还没有应话,辛颖先问了一句,“什么事儿呀,值得孙雯师姐这吃饭的好时辰还念念不忘的”?“一个马上要攻关解决的事儿,一家法制日报的编辑写了篇文章,说北海非法集资的事情的,钱总让我们俩下午解决一下,争取把它拿下。”马扎帮着回答了。“哦,又是攻关呀!写了篇文章就要公关掉,为什么呀!”辛颖好奇地问。“因为这里面涉及到了北海房地产集资的事情,要是发表出来,势必会影响北海的形象,也可能间接影响到北海集资的成效问题,老百姓看到这样的文章,谁还敢把钱给北海呀,北海没钱了,资金链不就断了嘛,这资金链一断,北海就等着破产吧!”马扎大有指点江山的意思。“嗯,这个确实是要攻关下来的,做房地产的最在乎融资这方面的负面影响了,因为许多时候,我们的宣传媒介与这些媒体还是不对等的,他们的舆论一旦发出,势必形成一边倒的倾向,不明白其中事实的群众肯定是会受到他们误导的。”孙雯有板有眼地说。“我倒是觉得那个编辑说的也没什么错,咱们北海融资确实有问题了,他也是按着法律事实说话写文章的,咱们要想和谐掉他,恐怕还真有难度的。”马扎说。“车有车路,马有马路,你们先提亲,若是不成,直接到对面的山上唱情歌去,不就成了,难保那个编辑做梦不会梦到虎耳草的。哈哈,我们老板孙夜同志经常这么说。”辛颖自豪地讲。

“孙雯,这个编辑咱们以前约见过人家不?”马扎问。“还没有,我是昨天刚刚接到编辑部的来稿的,是省法制日报的总编打过来的,让咱们先看一下,说择日发表,不过是想趁机捞一笔罢了。”“那篇文章的作者是那家法制日报的记者吗?”“是,他专门负责一个地产的板块,听说也是新来的,不然,不敢拿咱们北海动刀子的。”孙雯回答到。“那文章的署名是他的真名吗?”“应该不是,署名月半,哪有姓月的呀!”孙雯说。“哈哈,岳飞不就是姓岳嘛!”辛颖借机调侃了一句。“是月亮的月,不是岳飞的岳。”孙雯解释说。“既然总编把稿子先发给咱们看,意思也很明确,就是需要咱们给他们一点甜头罢了,谁也不想把事情搞大的,毕竟商品经济社会讲求的是双赢而不是双害。我看,不如咱们先拜见一下这个地产板块的编辑,先探探他的虚实,然后再视情况而定,如何?”马扎问。“好,那下午上班的时候,我们先跟钱总请示一下,下午如果方便就先约见一下月半同志,都是出来混饭吃的,他也是要吃饭的,对吧,马哥!”“孙雯小妹妹这生意经真是一套一套的,比我可强多了,这个月半同志要是不食人间烟火,看你这个孙雯大仙还能怎么办?”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吃起来。

下午上班的时候,钱总说自己要去参加总裁的会议,让马扎他们先约见一下月半编辑,并告诉一定要客气,拿出北海人的绅士风度来。马扎把电话先打到法制日报的总编那,两厢客气了一番,还是言归正传,总编不动声色地答应一会儿让月半编辑过去一下。钱总不在,马扎和孙雯就成了经理和秘书。“小孙呀,给马总倒杯水喝!”“马哥,您还真有架子,坐钱总那试试!”孙雯一努嘴。马扎笑着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上面,还转了一圈,刚要把脚放到钱总的办公桌上,办公室的门就被从外面推开了,钱总把这一幕堵个正着。“呵,小马,你做这,我坐哪呀?”钱文中过来拍拍马扎的脑袋。“钱总,您坐,您坐,我是帮您检修一下这个转椅。”马扎赶紧起身。“坐着吧,我拿上包就走,记得要以诚待人,客气点,别把你这腿翘到我这办公桌上来,没洗脚,一身臭味儿!”钱总假装过去嗅嗅,做出十分恶臭的表情来。“遵命!”

钱总没走多大会儿,办公室的门又开了,马扎以为钱总又杀了一个回马枪呢,慌忙从转椅上起来,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的老同学胖子。“哎哟,马扎几天没见,成马总了哟!”胖子调侃了一句。“胖子,刚毕业就来我们北海买房子呀!”马扎问了一句。“什么时候成你们北海了,你不是卖方便面的嘛,怎们不做方便面生意转行做房子了?”“哈哈,这个说来话长,一言难尽呀。这不,缺什么卖什么呀,当年没饭吃,就去卖方便面了,现在没房子住,不就来北海卖房子了嘛!你这是来?”马扎问。“我这是来蹭你们房子的呀!”胖子回答。“蹭房子的?”“嘿嘿,你们这待客之道不好呀,怎么堂堂一个月半大编辑来了,连杯水都没人给倒?”胖子说。“你就是月半?我草!给月编辑倒水,倒好水,要三十七度恒温的!”马扎冲着孙雯说。孙雯一时木讷住了,不知道这个三十七度是什么意思。“马哥,水温怎么控制呀?”孙雯问。“别听他的,这小子一脑袋坏水。”胖子说。

“我们钱总到总裁那开会去了,所以呢,今天由我这个钱总助理接待月主编。”马扎要把话题引导正路上来了。“马兄成经理助理了?那咱哥们也不打哑谜了,你说老弟我这稿子写的怎么样?是不是像那么回事儿?咱们北海这点事儿我可能比马兄你还清楚呢!”“哈哈,你应该来做钱总的助理,看你文章写的,简直就是北海肚子里的蛔虫哟!上学的时候也没见你小子有什么油水,刚毕业这么几天就能耐了呀!”“哈哈,这也算是到单位之后的第一件大事儿吧,刚一去,当然要给总编留个会赚钱的好影响了哟,哪家报社会养光吃干饭的呢!不写不行呀,还求马兄给条活路哟。”“你这就是玩笑了,你这文章一出来,我们这些吃干饭的都得喝西北风去,这大夏天的,也没个西北方的风口呀,非得活活饿死不成!”“那就转行做编辑吧,到兄弟这来,专门找这些房地产的漏洞进行揭露,这可是老兄你的强项,当年和黄大明做斗争也算是积累了一身战斗经验了。”“哈哈,原来咱兄弟是被和谐的,现在也要咸鱼翻身,和谐别人了!说吧,你打算让我怎么和谐了?”“马兄这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怎么个和谐法,还不是要看咱们北海怎么赏兄弟一口饭吃嘛!”“雯雯,你看怎么赏我这哥们一口饭吃?”马扎问了一句孙雯。

“和谐共赢,共同发展,互相尊重,鱼不死网不破呗,月编辑?!”孙雯暧昧地瞥了一眼胖子。“哈哈,这位女同胞是?”“是我们钱总的助理秘书,比我资历早。”马扎说。孙雯吐吐舌头。“既然是老同学的文章,那就好办了,我会向钱总那边疏通疏通的,当然,该和谐的还是要和谐掉,别弄得咱们这种和谐局面不好维持了,胖子你说是吧?”“对,我们总编也是这个意思,我写这篇文章,就从来没想着要发出来的,刚来的编辑哪有一来就能发文章的,总要等到资历成熟了才行的。写出来,也不过是想借着北海这条大船晒晒网罢了。”“对,文章是不能见报的,当然,咱们两家还是要和平共赢的,就像黄大明和书记一样,要亲密无间,共同开创未来,至于具体的共赢方法,我相信也不是你我就能拍板决定的吧,不如找个时间,让我们钱总给咱们总编好好坐坐,商讨一下发展大计,如何?”“马兄果然是明白人,那我也就不多耽搁了,我们总编还说这次来,让我低调一点,想不到是自己人,这事情也就好办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们报社需要咱们北海的广告,看看能不能在我们的广告版投放几个,当然,这里面”,胖子凑近了马扎,压低声音说,“不会少了咱们兄弟的份子”。“好,就这么定了,我等钱总开完会,马上汇报一下,咱们再具体联络。”“那我告辞了。”“恕不远送!”“不送!”

钱总开完会回来,脸上有了一点不悦。经济危机时期,大家都持了观望态度,很少有投资者继续拿钱到地产项目上来,北海的明珠之家项目已经竣工,但房子依旧是卖不出去,集团亏损严重,牛总在会上说集团已经面临二十个亿的资金链短缺,直接点名批评文化传媒方面的宣传不力。钱文中有些凝重,宣传力度并没有减弱,相反,在大幅度提升,而卖不出房子去,是和经济危机直接有关的,大家持有货币不做投资,当然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他一脸沉闷地走进来,看到马扎和孙雯,想起今天交代的事情来。马扎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和他说了一遍。钱文中颇有愠色的脸终于舒展开了。

“这样就好做了,就怕他是那种软硬不吃的家伙。既然他们愿意走车路解决,那好办,你可以知会你的那个同学,就说,拿掉那篇报道,咱们北海给他投一篇新文章上去,广告是没有必要的,她毕竟没有省日报的发行量大,咱们在省日报已经有大幅广告,没必要做重复投资。至于咱们投上去的文章,内容可以写经济危机时期,如何保障自己的资产不亏损的文章,当然是要宣传卖房子这个不动产啦。咱们北海也不会亏待他们法制报,这篇文章可以上到他的板块上去,我负责安排一下他们法制报对牛总进行一个专访,钱当然不会少了他们的。这篇文章先要上去。小马,你负责起草这篇文章,三天后拿给我看,有问题没?”钱总问到。“绝对没问题,今天晚上加班,明早就能拿给您,写这种文章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马扎信誓旦旦地说。“这个不用着急,你自己研究一下,要认真想,文章要有理有据,要有说服力,让读者看了之后觉得你说得在理。就要告诉读者,经济危机时期,所有的货币都在贬值,要想保住资产的不贬值,只有购买房源,通过不动产保值。这方面,你可以到开发科和经济科找相关的地产专业和经济专业的同事了解情况,我要的是质量,不是速度。等文章在法制报上登出来之后,再联系相关的石市的网络媒体,大幅的转载一下。记住,不要以北海的名义写,要以一个资深的与房地产无关的经济学家的口吻写,发表的时候也署你自己的名字,这样更有说服力。”钱文中不愧是文化传媒的经理,做起事情来真是头头是道。真是应了那句话,社会的精英都做房地产去了!

马扎又联系了老同学胖子,把钱总的意思转达给他。他暂时也没有意思表示出来,答应先请示一下总编,有结果之后再回复过来。临近下班的时候,胖子的电话打过来,说总编还是希望北海能再考虑一下在法制报投放广告的事情,不过也答应文章只要花钱只要质量过关,还是可以上的,至于专访,那是求之不得的,能跟石市的首富有一次亲密接触,对法制报也是好事儿。

下班的时候,孙雯被钱总叫出去陪朋友吃饭了。钱总招呼了一下马扎,也没硬拉,马扎觉得还是赶紧回家的好。这次上班的地方离住处远了,自行车足足骑了有一个多小时,真是把石市的夜景都看遍了。到家的时候,刘珊珊已经在胡同口等着他了。“小马哥,为庆祝你工作顺利,今晚应该出去吃一顿!”“行,你说去哪咱就去哪!”“哈哈,就去十元三菜吧,勤俭持家,你媳妇好吧!”“好个小头头!”

两个人做定了。“小马哥,我们也放暑假了,我老爸叫我回家,我说不回去,回家没意思。我在这找份家教做做,也算是贴补咱们家家用,你看怎么样?”“哈哈,你这个小千金什么时候也这么持家有道了?不怕辛苦?”“这个辛苦什么呀?我闭着眼就能把学生带好,咱好歹也是个高材生,当年在中学的时候什么时候考试下过前三名的!”“你这点和我像,我至今都不知道什么叫第四名。”“嘿嘿,小马哥,也没见你拿过奖学金哟!”“那东西没意思,还不如卖面赚钱来得实际,就没参与过,你呢?”“哈哈,你都没兴趣,我能有什么兴趣。”老板把三个菜上全了。

“我想,这个周末到公司附近找个房子住,或者在学校和公司之间找房子住,这样你开学之后也都方便,你看怎么样?”“好呀,等你找好了房子,我再从附近找几份家教做,大热天的,我可不能跑太远了,把自己晒黑了,某人可就要移情别恋了!”“我恋谁呀?倒是你,把自己整的这么白,还想勾搭谁呀?”“勾搭你呗,这朵鲜花都被你给糟蹋了,还能勾搭谁呀!”“我怎么糟蹋的你?快说!”“小马哥,你能不能别那么淫荡……嘿嘿……”“某人又想歪了吧!”“我没想歪,你就这意思!”“就不是!”“就是!”……

一早,老赵和王晓兔坐火车离开石市了。马扎去上班了,刘珊珊过来送的他们。他们两个先去了王晓兔家,王老师夫妇依旧是热情招待,岳母已经没了第一次的不温和。从王老师家里折道出来,老赵带着王晓兔要去见自己的父母了。先是坐火车,然后是汽车,下了车还要走上一段,终于算是到了。

赵云和母亲到村口接到。村口是一棵古槐,槐树的主干上还挂着一口老钟,已经锈迹斑斑的。从高处看,村子并不是很大,四周环绕着绿树农田,各处的房子也掩映在绿树之间。时值盛夏,鸣蝉的叫声此起彼伏,大有一番童趣的。村子是个老村子了,老赵的祖上就一直在这,据说战国时候就已经有了这附近的村落了。房子都不高,一层的,交错着。晓兔还没有见过这样的村子,或者说,她还没有来过这种地方。鸡鸭在路上跑,还有时不时的出来找食吃的羊,赶车的牛人,开拖拉机的汉子,眼前的这一切,与晓兔成长的环境完全不同了。她感到新奇。刚下过雨,地上还有些泥泞,但路边的野草已经疯长起来,脆嫩和油绿交加着。一个村边的小池塘,或者说是泥塘,被光着屁股的孩子们弄得浑浊不堪,与其说是洗澡,还不如说是洗泥。晓兔看着这群泥小子们脱得精光,根本辨不出什么来,通通都是一样的。一个小家伙突然喊了一声,“快躲,有女的”!全部的泥猴们就都扑通扑通地往水里跳,一个个像下了水的鲤鱼,不见了踪迹,时而这露出一个小脑袋,时而那露出一个小脑袋,又一闪,全部都不见了。过路的乡亲们向老赵的母亲打招呼,母亲就高兴地向人介绍着自己的儿媳妇。晓兔有些尴尬,但老赵的母亲却告诉她这个叫大伯那个叫三叔的,反正见到的没有不是亲戚的。这也就是村子的好处,低头不见抬头见,没有亲戚的,这么多年了,也都是亲戚了,乡里乡亲的意思就是同在乡下,就都是亲人。大家的脸都是古铜的,一切的动作都是慢悠悠的,失去了城市的雷厉风行,而多了几分悠闲自在,所有的工作都是应该缓慢的进行的,在这个古老的村子,是没有什么速度可言的,因为之于他们,缓慢就是最大的幸福。本来只有五分钟的路,晓兔感觉老赵的母亲带着走了足足有半个小时。遇到有人乘凉的地方,也是要打招呼的。大伙都拿着蒲扇,上了年纪的就光着膀子,找个树荫一坐,也并不需要谈什么,就那么坐着,几个人一伙。他们要等着天放凉快的时候下地去的,或者除草,或者施药,反正不能闲着,只要还在这种满节奏的生活中存在着,就要按着这种节凑生活,一切都可以放慢,但不能停止,农人的活可以慢做,但绝对不能有一天不做,因为哪怕有一天他们偷懒,都会觉得晚上的饭吃的不香了。

母亲把他们带到家里来,招呼着赵云去给姐姐切西瓜,自个却不动,拉着王晓兔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愿意放手。晓兔低头看看老赵母亲的手。那双手干裂瘦瘪,关节的地方格外凸出,仿佛是枣树的老皮,见不到任何的血色,被这双手拉着,晓兔起先是觉得有些磨,一会儿却生出巨大的亲切来。就是这双手,把老赵一把屎一把尿的喂大的,晓兔坏坏地想。她看看一旁的老赵。“妈,你让人家坐呀,别光站着!”“对对,坐,坐我身边,就坐我身边,你们俩靠边坐,海儿呀,把电扇开开,云儿呀,去商店给你姐姐买冰糕去,再拿几瓶汽水,都要最好的那种,看把你姐姐给热的……”

老太太就是看不够王晓兔。“孩子,叫什么名字?”“阿姨,我叫王晓兔。您叫我兔子吧,我妈她们都这么叫我的。”“兔子?好,这个名字我待见,一看就是个机灵孩子。热不热?”“阿姨,我不热!”“我一直就盼着有个女儿,可就没这福气,还是你妈妈有!”“嘿嘿,我妈还老说我不听话,打算不要我了呢!”“没事儿,兔子,你妈妈不要你了,我要你,跟着我们家过吧!我这两个儿子都不要了,就要你这个女儿。”“妈,您别老胡说。”老赵插了一句。“就你事儿多,拿你换!把兔子换到咱们家来,你走吧,不要你了!”“嘿嘿,赵海同志,你走吧,咱妈不要你了!”正在这个时候,赵云从外面跑回来了,提着一个大袋子,里面都是冰糕汽水。“赶紧给你姐姐,这大热天的!”赵云就腼腆地给王晓兔拿冰糕。“赵海欺负你不,兔子,跟妈说,我帮你出气!”“欺负?嗯,他老欺负我,简直不给我人权了,妈,您一定要给我出头,给我撑腰,要把赵海同志这个反统治的反斗分子打倒在地,再踏上千万只脚,绝对不能让他翻身!而且您要给我授权,做他的直接监护人,不听话了就打屁股!而且一边打,还要一边说,你妈让我打你的,你听不听话?对吧,妈?”“对,就听我闺女的!”

老妈觉得还没坐下多一会儿就傍黑了。天已经没有那么热了,但地面的热气依旧向上面烘烤。“闺女,想吃点什么?妈给你做去!”“什么都行,我比老赵好样,从来不挑食的。”“那咱包饺子行不?”“行!”“赵云,出去买韭菜去,海儿,你骑车子去买肉去,咱村的商店没有了,到邻村买去。”老妈把两个儿子都打发走了,自个领着儿媳妇找出老赵小时候光屁股的照片来指给晓兔看。晓兔真不敢相信,那个小家伙就是现在的老赵。

一切准备齐全了,大家开始动手做了。晓兔当然不会闲着,包饺子这活她也拿手。老赵的母亲就觉得自个这儿媳妇怎么看怎么顺眼了。

饺子刚包好,老赵的父亲骑着车子从外面回来了。他满脸皱纹,脏兮兮的一身白灰,手里还拎着一袋小菜,一看就知道刚从工地回来。“叔叔好!”老赵的父亲眼见着晓兔,稀罕地说不出话来。“你先扫扫土,再进来!早晨走的时候不是说今天回不来吗?怎么又回来了?”老赵的母亲问。“包工头说准许我先下班回来,今天不是特殊嘛!”“呵呵,特殊,你把那件衣服先脱了吧,赵云,帮你爸把衣服扔水盆里,吃完饭我给他洗。”

老赵的父亲多喝了几杯,正是饺子就酒越喝越有。酒是下肚了,他的话匣子也打开了。“他们哥俩从小学习就好,我和他妈是一门心思地供他们的,就是上到博士后去,我也供,砸锅卖铁也供。不能像我这辈子,就吃亏在没文化上了。我干了一辈子建筑了,最后还是个小工,连磊砖都不会,每天和沙子洋灰打交到,一年到头没个清闲,可总是没什么积蓄的,年根底下,工头还把钱押着不发,弄好了能过个好年,弄不好的……”老赵听到这,心里不是滋味儿。自己上学是对的吗?弟弟赵云突然说:“我看,我们还不如不上学呢,你看对门的赵哥,人家一家子在外面卖火烧加驴肉,一年来也赚了不少钱,他跟我是小学同学,现在已经连汽车都开上了。上学的本来就不如卖火烧加驴肉的!”“老二,你这话,我不喜欢听了。什么叫上学的本来就不如卖火烧加驴肉的?!你知道他们多羡慕你们上学的吗?他们那是什么工作?而以后你们又是什么工作?你一位卖火烧的容易呀!他们起早贪黑的时候,你没看到吧,光看到他们开汽车了?那是赚的辛苦钱。你们上学的不一样,你们有知识有文化,靠着脑子劳动,不像我们,和泥推沙子的。所以,我要让老大一直考,给我考上北大,北大的烧火的,都比咱乡下当官的强!”老赵想反驳父亲,但又觉得没有这个必要的。其实,大家都只不过是一种生活罢了,没有什么高低层侧的。那些看着风光的工作背后,不知道隐藏着多少苦楚呢!这其中的滋味,也许只有真正经历的人才能知道。一行有一行的苦吧,晓兔想着,自己做老师就轻松了吗?每天六点带操,每晚十点孩子们下晚自习才下班睡觉,比做火烧的一点不轻松!真是上了学的羡慕不上学的,不上学的,又觉得还是上学好!不过,从经济学的角度讲,还是卖火烧的比卖语文的赚钱多!老赵觉得应该是这样的。

老头三杯两盏下肚,往后面一歪,就睡着了。从事体力劳动的就是这样,吃的香睡的着。老赵看到父亲鬓角的白发,猛然间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复习,给他考出一个面子来,或许老头已经经受不住再次的打击了。在他们那里,一家一户的事情,从来都不是一家一户的事情的,那是一种乡里乡亲的家长里短间的舆论压力,在这种环境中生活,你就要符合与顺应这种生活的常态。老赵明白老爷子的苦衷。他必须要用一个成绩证明上学的就是要比卖火烧的强,而且不是强一倍两倍,是强十倍百倍!

乡下的空气比城市的干净了许多。傍了夜,天猛地凉了下来,失却了石市的闷热,显出许多的清凉来。晓兔让老赵带着出去走走,要亲近一下眼前的这个乡村。沿着乡村的小路往外走,村子里的点点灯火就若隐若现起来,像一个神秘的古堡上的几只狼的眼睛。捉知了的孩子们点燃篝火,在四周的大柳树上乱扔着土块儿,知了受了惊动,朝着明亮的地方扑过去,一头扎进火里,中了孩子们的圈套。这个玩儿了百年的小伎俩,还在孩子们中间延续,而且一直被大家乐此不彼。“我们小时候还到河塘里捉鱼的,然后到沙滩上烧着吃,还可以捉蚂蚱,下雪的时候还能牵着狗捉野兔子!”老赵说。“兔子是益虫,不能捉的。”晓兔赶紧说。夜的眼睛便化成露水,几颗星星在遥远的天际闪闪发亮,四起的蛙鸣伴着翠绿的芦苇荡,突然的一声扑通,是一只上岸的青蛙又回到了水面上。苹果树已经结出青色的果子来,月亮在树梢上往上面爬,一点一滴的弄人。“你们这种高粱不?”“不种,现在地里都是玉米。”“要是种高粱就好了!”“为什么呀?”“没看过莫言的《红高粱》啦?白痴。”……

石市的现在,依旧是灯火通明。夜是属于这群落寞的城市寄存者的。马扎想起薛雪来,想打个电话过去问一下。谁知道薛雪的短信先发过来,“马哥,听说你因为我的事儿被王强辞退了,真的不好意思呀!我今天才听他说的,你找到工作没”?“已经找到了,我现在在北海房地产工作,有朋友买房子,咱可以内部价的!”“能打几折呀?有没有积分卡,或者买一送一之类的?”马扎拿着手机正不知道该怎么回复,珊珊一把讲手机抢过来,“这么晚了,我看看是谁在勾搭小马哥呀”!马扎没说话,让她自己去翻阅手机里的短信,看着她在上面按呀按的,一会儿坏笑了出来,赶紧抢过来一看,原来一条短信已经被她发送了出去。马扎翻出记录来,上面赫然地写着——买一送一,买房子,送马哥!“珊珊,别老胡闹!你就不怕出事儿?”说着,马扎凶巴巴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突然,手机又想了,是薛雪的回复。“我不要,现在都住楼房了,谁家还要一个看门的呀!”“哈哈,小马哥,来,蹲门口去,叫一个,汪汪……”珊珊被这条短信笑翻了。

“明天是周六了,一起去找房子吧!”珊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问马扎。“准奏了!”“小马哥,你又占我便宜,我代表月亮消灭你!”“喔,那看你这个日本来的美少妇厉害,还是我这个本土的孙悟空厉害!妖怪,看棒!”“啊,唐僧哥哥,人家不是妖怪,是女儿国的国王嘛!”“我倒!被你给无耻死了!”马扎在地上翻了白眼。“不理你了,椰果的乐女开始了!”

第二天一大早,珊珊就拿出石市的地图来,在上面认真地找着什么。马扎凑过来问她,“小家伙,找什么呢”?“找地方住呀,我在地图上看看,咱们有目的的去找,直接过去找,不通过中介,省一大笔费用呢,会持家过日吧!”“嗨,我都想好了在哪住了,直接住塔楼那的城中村去,肯定到处都是租房子的,找个干净点的,不知道你能将就不?”“嗳,我命苦呀,跟着你也就只能嫁狗随狗了,来,看门去!”“说什么呢?”“说开门走呀,在家里做着能有房子吗?哈哈!”

马扎他们下楼来推自行车,但一看车子,顿时吃了一惊。

 

 

  评论这张
 
阅读(76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