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愤斗(24)  

2010-02-22 17:13:3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愤斗(24

谨把此书献给没法《奋斗》而又无条件《蜗居》的8090一代。——题记

 

二十四章 我辈不都是孔乙己嘛

“王哥,上面顶不住了,你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电话那头的声音。“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他们吃了那么多,到时候不怕被吐出来?”王局有气无力地问到。“恐怕王哥吐露的越快,这事儿就越不好办吧!现在就是因为吃的人太多了,才有人想着要整死你了。上面遇到的卡就是在这群人中,你我心里都明白,什么叫墙倒众人推。这个时候谁站出来替你说话,谁就脱不了干系了。”“他们就那么无情无义?”“王哥!在咱们这个场上,什么叫做情意呀?你最清楚,你有权有势的时候,你就是情意,一旦失势,以前所有的情意都白费了,金钱与权利维持的情意终究是要散了去的。”电话的那边已经挂断了。王局深深地闭上了眼睛。

孙夜的邦联公司进军异地的事情刚刚有了点眉目,一个不留神,被同行顶上了,在背后狠狠地一棒子,不仅把靠山王局拉下了水,而且弄得自己的集团也深陷其中拔不出来了。看着集团一天一天的垮下去,孙夜也没了办法。入了冬没几日的时候,邦联终于顺着石市的严寒光荣倒闭了。孙夜让张秃头开着陆虎又停在秦朝海鲜阁,带着他和辛颖上去吃了一顿。“做生意的,总是有陪有赚的,眼见着几百个亿的资产,也许一夜之间就倾了家荡了产。我孙夜就是这个样子。这次错就错在把砝码都压在了一个王局身上。不过,这就是生意,就要卷土重来,就要逼迫着我们这些生意人倒下站起来再倒下再站起来。这回我是倾家荡产了,用不起大张开车了。但大张跟我这么多年的情意我心领了,外面那辆陆虎是你的。转手卖了,也能做个小本生意什么的。”孙夜说。“不孙哥,我不是那种人!现在是你最需要人的时候,小弟我给你牵马坠镫也好,给你端茶送水也行,只要咱们还在一起,就能有卷土重来的一天。”张秃子说。孙夜又看看辛颖。“你是留不下了,但我可以把你介绍到一个不错的公司去,等到我这边的生意好了,你再回来,我这还需要你。”辛颖点点头,“孙哥,你什么时候需要我,我什么时候就过来报到!”孙夜看看娇美可人的辛颖,“无论你是真心也好,虚情假意也罢,这个是你应得的”,说着,把一个信封递过来,“是张信用卡,密码就是你的生日,里面有十万块钱,够你在石市找个地方做首付的了”。“不,我不要,张哥都不要,我要这个干什么!”“你不像他,他跟着我,总是会有饭吃的,可我们不能带着你呀!”孙夜说。“哈哈,辛颖,你就拿着吧,孙哥一番心意的。我跟着孙哥嫂子不吃错,你要是也跟着,岂不是给闹出后方矛盾来。”辛颖一听这话,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就哭起来。她自己觉得那是一种情境需要,需要一场假装的哭泣,以表示对眼前这个即将离去的男人的不舍,眼泪是将来的说不清楚的哪一天的又要对孙夜的需要。但辛颖也真的会生出一点心酸来,不为感情,单单是为那种盛衰复始的循环吧。

张光丢了饭碗,但这小子刚进邦联的时候就已经两手准备了。现在,张光正在公务员考试的考场上。张光的考试很顺利,如果不出问题的话,应该在笔试成绩方面会很优秀的。一心往上爬的人,不会在成绩方面落后的,因为成绩并不代表一个人的品行德性,它只代表这个人有多强的社会欲望!成绩亦不过是一种武器,是用来彼此厮杀的东西,大家挥舞着成绩,要把所有人杀光,然后是自己站在最高处的荣耀罢了。不过如此,不过如此!

老赵考研这几天,王晓兔暂时在学校那边请了假过来陪他。塔楼这个并不太大的地方,成了他们两个暂时相依为命的家!也许家的概念并不是很大,一个避风挡雨的地方就够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们两个相互依存,相互照顾,一起做饭、吃饭、刷锅、洗碗,一起上班、下班、收拾家务。王晓兔觉得这种生活真的离他们好远好远。她并不希望老赵能够状元及第,其实,用一个北大的硕士头衔去换上面这种简单的生活方式,她甘愿选择后者。对于女人,她们之于生活,是不求丈夫有多少本事的,只要能和她们厮守,能有一份可以维持生计的工资就好了。

考研英语试题出的极难,老赵一场下来,心里面已经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他强硬着头皮把下面的几场考下来了。晚上,王晓兔看着终于放松的老赵也舒了口气。“老公,考的怎么样呀?你考试期间我是不敢问的。”“不怎么样!估计又没戏了。跟你爸爸没法交代了。”“嘿嘿,我爸是盼着你考不上的!”“不是说考上了才能和你在一起嘛?!”老赵疑惑地问。“没有的事情,那是说给你听的,他更希望你考不上,然后跟我回去到县城里教书,不然,我还要跟你到北京去,万一你小样的移情别恋了怎么办呢!再说,你们家林妹妹这回也正在北京上研究生呢!谁放心你过去呀!我一看就知道她喜欢你!”老赵刚要狡辩,自己的手机响了。是林多多的!“赵海哥,你考的怎么样呀?妹妹我考试期间没敢打扰你,现在刚考完,打电话过来问问。”“老公,谁呀?”“我妈!”老赵把手机挪了挪,对着王晓兔轻声地说,然后开门出去了。“考的不怎么样,估计今年又没戏了。”“你要是没戏了,谁还能有戏呀!妹妹我可等着你来北大请客吃饭呢!”“呵呵,饭还是要吃的,但估计今年是不成了,我这正打算回去做老师呢!”“你跟谁呀?跟王晓兔?”“嗯。”“那我是应该叫她嫂子了?”林多多娇滴滴地问。“叫吧!”“真的吗?你真的要下去做一个不起眼的老师了?你不觉得自己这一辈子亏了吗?”“其实生活也没有亏与不亏的,关键看我们怎么看这个问题了。就像你在北京,五环上的房子都要一万以上了,可我在县城,一个零头就够了,大有大的气魄,小也有小的精致吧。”“可你知道不,一个男人有什么样的女人就决定了他有什么样的将来。”“这个我也想过,但我们的出发点不一样,也许评价女人的方式也不一样吧。我觉得,作为一个女人,最优秀的那种,还是喜欢过着平静生活的那种,或许,我就是那种好逸恶劳的那种,不希望来自另一半的压力过大吧。”“嗯,你说得也对,我祝你们幸福。”电话那边传来嘟嘟的声音。

那夜的晚上,林多多把自己校内上的状态改为——我想在北京有个家。胖子第一个上去留言,“赶紧嫁个北京款爷吧”!马扎正好在三亚出差,夜了无事,正巧撞上,突然想起胖子临近毕业时候欠的二百块钱来,就回复了胖子一句——孔胖子,你还差十九个钱呢!张光路过,亦回复一句——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胖子自己也回复了一句: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林多多不高兴了——我是在说要在北京有个家的,你们都来做什么的?“暗恋就恋赵海哥,嫁人就嫁孔乙己。”胖子回复了一句。

老赵到到这话的时候,是最后一天在石市了。马扎出差飞回来了。马扎、老赵、达子、小娄四个又重新的聚集到了一起。王晓兔、刘珊珊两个都在,达子的女朋友没来。几个人说要去十元三菜吃饭,但当他们从塔楼到那的时候,才发现,十元三菜已经不再是十块钱三个菜了。物价上涨,菜价也跟着升上去了。几个人酒酣,马扎又提起林多多的事情来。老赵哈哈一笑——我辈不都是孔乙己嘛!落魄书生,就剩下这点排除几个大钱的臭显摆了。大伙哈哈一笑。马扎瞅瞅大伙,我们几个,或可也是穿长衫而站着喝酒的吧!又是一笑!老板给大家送了一个小菜过来,是免费的。“我是穿长衫站着做菜的!”

送老赵和王晓兔离石的时候,天猛然间刮了一阵大风,然后是片刻的干净!老赵夫妻站在火车上,告诉大家,明年劳动节,两个人可能要结婚了,大家一定要来。大伙仿佛看到了一阵喜庆,或许,对于这些孔乙己们,结婚才是最好的选择吧。珊珊听到结婚,心里面一惊喜,猛然间觉得脑袋一阵眩晕,顺势倒在了马扎的肩膀上。好在她昏迷的时间并不长,只觉得脑袋一歪,就马上清醒了。珊珊赶紧又把脑袋支起来,没让大家注意到。

小娄没过几天也签了一所县级中学,他说,他也想开了,安身立命或许才是最重要的,哪怕蜗居,哪怕蚁族,只要还有份能给点钱的工作,他就还能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了。师大四大才子,最后只剩下达子要坚守住曾经的信誓旦旦了。他说想要去拍电影,或者纪实片,要在过年的时候重新地走一走四川的地震灾区,看看他们是不是都住上了房子,都安居乐业了。达子邯郸的女朋友不让他去,但她也找不出什么不让达子去的理由来,只能说,你要是去,就只能先和我分手再说。达子是舍不得她的,他哭了。但还是在年根底下的时候去了。

火车上达子遇到了马扎的邻居老张夫妇。老张媳妇的肚子已经大成了圆球。

几日后,达子打电话回来,跟马扎说了这么一件事。“老哥,我带着北京酱油给汶川的一户村民吃,临走的时候他说他们一辈子没有吃过酱油,问我这东西是什么!”说着,达子哭出声音来。“我们是孔乙己,但我们不是仅仅为了自己的孔乙己,我们是怀着所有吃不上酱油的人的孔乙己!老哥,我想辍学!到外面来闯闯,来看看,或者用镜头记录他们的真实生活。”马扎觉得达子才是真实的马扎,还有老赵,甚至包括娄抵,这才是他们!“你女朋友怎么说呢?”马扎问到。“不去管她了。”汶川老城的边上,达子拿相机拍下一个烧纸的瞬间。青烟袅袅,与四处自然成画。

年三十那天,马扎带着珊珊和父母来了三亚。牛总特批了他三天带家属的休假。海边,这南国的春天……

“妈,我们北海以后要在那建设一大片商用楼,牛总说让我留在三亚,专门负责文化传媒方面的事情了。等不了多久,我就接你和爸爸过来。”马扎指着不远处的那片荒滩。“现在那还是一片滩涂,可用不了多久,这地方肯定是繁华一片的。”马扎的父亲和母亲是第一次见到海,以前,之于他们,眼目下最多的还是村前的那片山。小时候,妈妈说山上有狼的,半夜还能听到狼叫。后来,马扎长大了,他开始爬山,问山的那一边是什么。打柴的父亲说是北京城,让他好好学习,去北京上学。再后来他们搬了家,离开了大山,到了平原,但还是没有海。父亲说母亲结婚的时候想要他带着去看看海的,可没有实现。而现在,眼目下,就是一片海,南国的海,三亚的水的精灵。

珊珊兴奋地在沙滩上跑动,像一只小鹿。但另一面,石市,刘全在给远在湖南的父母打一个长途电话——妈,我公司加班,过年就不能回家了。刘全背着行囊,独自在落寞的大街上走动。一个女人牵着自己的孩子,“再哭,再哭让要饭的把你带走”!刘全看看自己破破烂烂的衣服,谁说民工是要饭的了?他暗暗地想,自己的手机响了,“小刘,在哪呢?去西三教擦玻璃去,人家都等着呢”!

西三教,老赵曾经住过的地方,还是在那个马扎和老赵曾经感慨的天井,刘全怅然若失。曾经的老赵的邻居,那个出来卖的,过年没有回家,她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妈,我把钱邮寄回去了,一万多点,今年公司的生意不好,所以少了点。”“你自己在外面别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老大不小了,早点找个合适的嫁了吧!”刘全在擦着玻璃,听到了里面正在打电话的声音——一滴眼泪,划破旧历年的喧嚣。

而此时,无论是王总还是钱总,都在陪着自己的老婆。有太多的时候,无论你是什么总,到这年根底下,还是觉得待在自己老婆身边舒服的。孙雯的肚子有了动静,过年没敢回家,给母亲的理由依旧是实习的公司加班!母亲抱怨说加的哪门子班!孙雯笑着说,“加班是领导重视呀!您希望您的女儿不被重用呀”?老人想想也是,就不再说什么。

旧历年的最后一秒,方芳下了上海方面来的火车,她回家了。庆祝新年的炮声四处的起来,方芳说明年要再混出一个更好的人样来!虽然她并不知道人样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但最起码,应该像她的朋友马扎那样,把父母接到三亚去。她要把父母接到上海,到东方明珠去!之于这些简单的孩子们,人样其实是这么简单!

上帝把情人节安排在了年的第一天。南国的春天已经到来,花团锦簇的广场上,一对对的恋人在相互表白。“珊珊,我爱你。”“我也是。”一个礼花在天空开出美丽的花色来,而地上,那个更美丽的礼花却瞬间倒下了。

“珊珊——珊珊……”

 

  评论这张
 
阅读(88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