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愤斗(6)  

2010-01-19 22:53:2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愤斗(6

谨把此书献给没法《奋斗》而又无条件《蜗居》的8090一代。——题记

 

第六章 处女膜也不过是个补来补去的东西

马扎一早起来,先去了公司,十点钟的时候跟大雄说要去南国的一家新店试点,就带着辛颖出来了。马扎也并没有跟辛颖多说什么,招手叫停了一辆出租车,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进去。“师傅,去师大。”辛颖也没有问为什么?这是做下属的最基本的职业道德,你可以不知道你的上司为什么这么做,但你不能每逢不知道就问上面这是什么意思,问少的觉得你是个上进的人,问多了就要开始觉得你这也不懂那也不懂了,你既然这也不懂那也不懂,那还在公司做什么,回家种地去算了,种地也需要科学知识,但最起码不需要这么大的技术含量吧,你只要知道谷雨下种,麦熟收割不就得了。种地的知识是需要上小学的,而要种好地则需要上初中,但是绝对不能上到高中的,你一旦上了高中,就知道种地是赔钱的买卖了,倒霉的你一旦考上大学,才发现,就是回去种地的机会都没有了,首先你不是农村户口,然后是乡里乡亲的鄙视你,胡乱地混在城里,连个农村医保都没有,整天的就是上班、吃饭、睡觉、拉粑粑,这样的日子你能拉出粑粑来还是好的,每每于走进光荣、远离可耻的招牌下你严重便秘的时候,难道不是你倍感工作压力之大的时候?辛颖的不问,正是要作为一种职业道德的,这才是明智的下属,因为,即使你不问,你的眼睛也会告诉你一切,要学会用眼睛看用心想,少用嘴问。

车子快到师大的时候,马扎递给辛颖一个纸条和十块钱,“记得打票,回去找大雄报销,按着纸条上的名字和电话去找这个人,然后告诉她把具体的活动场地和计划发给我,你今天负责在现场帮她处理杂物,傍晚的时候记得回公司签退,有什么事儿就打电话给我,哦,对了,在南国新市店下车,打电话让她出来接你,要是大雄哥问我是不是和你在一起你怎么说”?

“在呢!”“对!”

马扎从华北师大的北门下车后就一路小跑向中文楼,刚到十字路口,恰好与从西门进来的刘花撞到一起。马扎先是有些激动,转而失落,又扬起一点欣喜来,他想像往常一样过去揽着刘花一起中文楼门口照相,但又觉得这样做是否已经出格,自己是否应该记住在布达拉宫的时候收到的刘花的短信——你死在那吧,你死在那吧——马上冲到马扎的脑子上来,让他发热犯晕,又加上刚刚小跑的气喘吁吁,脑门子上已经不知道是跑出来的汗还是憋出来的汗了。刘花在这见到马扎也是一愣,她觉得可能会在楼口见到他,或者他的公司忙就根本不给他预留来照毕业照的时间,又看到他脑门子上的汗,知道是刚从公司赶过来,觉得心疼,想去用手帮他擦汗,但一迟疑,自己还有没有资格给他去擦?两个人短暂的尴尬无语,相视着,马扎似乎想打破这种寂静,“你的裙子真漂亮,很适合你的”。刘花下意识地往下面瞅了瞅自己的裙子,肃静的小碎花,层起的折叠的纹路,被风吹的晃动的裙摆,还有上面那件提花的米白小衫,一切仿佛都是那么的协调,和谐中透露着巨大的反讽。米白小衫的绒角飘起风姿来,仿佛在嘲笑自己所作所为,她想把这些小绒毛按下去,又觉得没有意义,不如就让它们这么的嘲笑着吧,自己是应该被嘲笑的。她想去抚一下吹起来的裙子,可手却伸到了上面了,“看你跑的,汗都出来,今天真热”,她去帮着马扎擦汗,她仿佛就是想去抚摸一下马扎的额头,因为那个额头曾经就是属于她的,虽然她现在已经主动放弃了或者说是抛弃,但她还是不愿意承认这个地方是别人的,或者他就不应该是别人的。马扎感觉到一种熟悉的安慰,他想把一切都定格在那里,生活若只是今天的擦汗,那将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但他又觉到那双手的陌生,或者里面有一种虚伪,他想要把那双手狠狠地刷开,想要羞辱她,他需要一种报复来化解心中的仇恨的。但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快点过去吧,可能要开始了”,他不知道还应该再说什么,也或许本就没有什么了。没有什么了,他从拉萨都回来了。

“好的,我们过去吧,照完相你是不是还要回公司,有时间的话我等你下班一起吃晚饭吧。”刘花把手放下来,但又不知道这双手现在应该放在哪里了,就顺路拉到了马扎的手上,她需要一种马扎的关爱的,只要是拉着她的手她就满足了,她害怕马扎把她甩开,害怕那种根本没有错误的抛弃,虽然她自己就是这个抛弃过程中最大的坏人。马扎在她面前没有骨气,要把那双曾经海誓山盟誓死要拉在一起的手甩开,是需要一种超人的力量的,他被那双手的磁力所完全的征服,他是她的宠儿,是她欺负的对象,是她的可以任意抛弃任意侮辱的男朋友。还是男朋友吗?是的,已经不是。马扎提醒自己。刘花也提醒自己。但他们还是依旧的如从前一样的拉着,像刚刚认识的时候一样,拉着马扎的一只手,然后让他拿另一只手爆栗子给她吃。

黄大明的几个学生干部开始喊叫了,“就缺马扎和刘花了,谁打个电话催他们一下”!“马扎说他肯定到,催有什么用?不如再等会儿。”胖子回了一句。这时候黄大明和中文系几个领导进把校长大人前呼后拥着出来了。大腹便便的中文系院长和同样大腹便便的校长互相客气了一下,校长大人还是坐在了中间,摄影师开始摆弄焦距。在他按动快门的前一秒,马扎刘花贴到了边上。

“晚上我找你吧,我有家的钥匙。”刘花若无其事地跟马扎说。

家?马扎自从出去,至今还没有回过家呢?他还有个家?家又是个什么玩意儿?他不敢面对刘花,但又觉得刘花这次可能又想着要留下来了,或许她是和自己开玩笑的吧,或许并没有她说的那么决绝了,或许她要去的学校突然良心发现决定不再聘用她了,再或许她的妈妈不再给她那么大的压力,她已经自由了……一切的或许,都必须在工作面前让步,没有时间去等着他或许,他现在是属于公司的,属于资本家的,他不是他自己的,他不能在公司的时间或许自己的事情,这才是工作的常态。“嗯。”马扎很乖的应了一句,扭头要走。

“老公!”刘花可能是叫顺了嘴,也可能是还有什么事情吧,马扎侧转身子过来,“还有事儿,宝宝”?他不应该叫宝宝的,那是以前的称谓,是特定的,是需要内指的,是要有一个老婆的大前提的。“没了,老公,你走吧,路上小心点。”马扎突然感觉到一丝希望,一丝或许并不应该有的希望,他想把事情往好的地方想,但又觉得这是一段爱情将要死亡的回光返照,但明明不是已经死了嘛!这个女人不是说让他死在那算了吗,可现在眼目下就是在刚才,这个女人怎们又叫起老公来?老公是个什么东西?马扎突然觉得又变得麻木起来,他或许应该麻木于老公这个字眼,他不应该用宝宝称呼她的,应该叫她刘花,叫她的名字,应该报复的。

马扎赶回公司的时候,南国新市店的活动场地和人员安排已经上位,大雄让他去联系一家广告公司,着手去做这次的宣传展品。马扎想起自己的一个同学方芳刚进了一家广告公司,反正用谁都是用,用老同学的说不定还是可以拿回扣的呢!在现在这样的世道下,别以为拿回扣是多么丢人的事情,你不拿回扣或者鄙视拿回扣的人,只能说明两个问题,一是你心眼死,或者换句更明白的话说是傻逼一个,第二个问题就是你连拿回扣的资格都没有,不要以为回扣这东西是个人都能拿的,你最起码要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才行,你就一打砸的扫地的,也想着拿回扣,拿什么回扣?拿大便倒还合适吧。这家方便面公司确实还真没自己固定的广告公司,不知道怎么搞的,里面有没有猫腻就没几个人知道了。

“喂,方芳,你们公司做不做宣传展品之类的?”

“你谁呀,我好像不认识你。”马扎真想把电话给丫摔了,没存我号?猛地又看到自己拉长的电话线,这是公司的电话,她那怎么会有,也就开起个玩笑了,“那你猜猜我是谁吧”!“爱是谁是谁,我没时间,正忙着呢,有事说事,没事赶紧挂,工作时间不许打私人电话,我们老板在,你想让我扣工钱呀!”方芳一如既往的雷厉风行。“我,马扎,你同学,你们公司到底做不做呀?”“马扎呀,你不是去西藏了嘛,怎么又回来了,给我带什么礼物了没?”“咱说正事儿行不,带了香水你敢收呀!”“你敢送我就敢收!”“你想收我倒是给你带了!咱能不能先谈正事儿,下班在谈私事儿!”“行,我们这不做这么小的东西,你们公司要是有什么周年庆典之类的我们这倒是可以全程服务的,我们是石市知名大广告公司,对口的是大场面的,方便面至少也是五谷道场的才行!”“别贫了行不,你要是不做,我马上找别人,中国移动最坏的地方就是取消双向收费了,让你们这些接电话的女人们有地方释放更年期提前的症状去。”“你才更年期提前呢,我还少女呢!也不跟你贫了,我们这还真不做,要不要帮你问问其它家的?”方芳远远地看到老板带着女秘书走了过来,吐了吐舌头,赶紧把话扯回来。“不用了,回见吧,咱!”“好,回见!”

马扎刚放下电话,大雄就冲过来,“小马,联系这家广告公司,咱们一直用他们”。大雄把一张白底的名片递过来。马扎把电话打过去,对方问了具体情况之后让把东西从邮箱里发过去,说经常做,下午六点钟准时出货了。马扎上了QQ,材料被发送过去,对方回了个笑脸。大雄满意的一笑,“小马,一会儿午饭我请吧”。领导请饭是一定要去的,领导就是带领大家一起吃饭的,和领导吃饭不积极,不如回家给婆婆做儿媳!儿媳妇好当,现在的儿媳妇可比婆婆厉害多了,当初的那套三从四德早就随着楼市的火爆被炸飞了,你婆婆算什么,儿子是你生的,没错,可儿媳妇不是,她可不是你呼来喝去的,跟你儿子一样早晨起来赶公交,夜里才回来,好不容易周末休息还要给你孙子补习功课,容易吗?不拿婆婆当回事儿的儿媳都是工作上有能耐的儿媳妇!可你拿对待婆婆的架势对待领导行不?领导就是你的衣食父母,他想让你喝汤你肯定吃不上肉,前几天为什么猪肉价格上涨了?因为咱们这些当秘书的把领导伺候的好了,领导开心,才让咱们能吃上肉的!咱们都吃上肉了,猪肉价格不就上涨了。马扎好像听到王总的秘书在一边跟另一个女人闲聊着这些东西,又不真切,可能是在聊其它的吧,谁也没时间去听这个了。老板的八百块的工资不是让你来听小秘聊天的,是让你做事儿的,给他赚钱养小秘的。

大雄有公司的餐券,到地下室一楼员工餐厅就餐,这样的福利待遇是只有这些老员工才有的,公司对于新人,就一个字——往死里剥削你!怎么是一个字来着?多了,小心被和谐了。饭菜里没有什么油水,AB或者B A的东西。大雄就凑过来问马扎,以前中午饭都在哪吃?马扎想告诉他,自己经常上公司的仓库偷最好的碗面吃,又觉得大雄毕竟是领导会不会到王总那打小报告,话到嘴边反而收回去,“到……哦,到街边随便的吃点”。“随便?年轻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饭可不能随便了,不能凑合,不能将就,你这是拿今天的身体换明天的工钱呀,早晚要吃亏的。我现在就后悔年轻的时候为什么没对自己好点,弄的自己的胃口已经坏了,稍微凉一点的都吃不下了。”马扎突然燃起一股对领导的感激来,这些被压迫的小工们是经受不住领导的高屋建瓴的抚慰的。可下面的话又让马扎觉得上面的一切都只是一个预谋,生活到处充满着骗局,只要你一不小心,就掉入别人的圈套里,对你笑的人往往是要套你的人!

“你看,我最近就要买车了,买了车回家也方便了,你嫂子是个小学老师,早晚下班很规律的,我中午就不在公司用餐了,至于这餐券,我看你老到外面吃对身体不好,就便宜点给你算了,年轻轻的,别弄坏了身子。”大雄说这话的时候很镇定,丝毫没有和马扎做生意的念头,他是在关心自己的下属,是在关心下属的生活,俨然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好领导的。

马扎心里觉得别扭,他那是公司的福利券,根本不用花钱买的,还便宜点,还好意思卖?你大雄也算是有房一族了,至于嘛,为了几张餐券,还弄出这么些花样来。马扎心里这么想着,可脸上却不敢表露出来。人是有两张皮的,有两张皮的都是比较差的人,优秀的人种是有几十张人皮的,用到哪个就把哪个检索出来,现在的检索技术为什么越来越快了,还不就是为了帮助人们赶紧挑选合适的人皮嘛!这么发展下去,人的心肝肠肺都会萎缩下去,光长皮了!外表光纤华丽,里面全都空了。马扎不想要他那些餐券,要是这位真是狮子大开口按着原价要马扎的钱他不是陪大了嘛!这里的饭菜本来就比外面的贵,还不好吃,卖饭的师傅跟刚被人追了债似的抠门……公司餐厅的种种不好就浮上来。这时候,幸好有电话打进来了,马扎要感谢打电话的这个人。

“兄弟,我那个有钱的朋友今天晚上过来请咱们吃饭,记得准时过来呀!”电话的那边,张光又弄出自己很牛的样子来。“我没时间,改天吧。”马扎想起刘花来,她说晚上在家里等他的,他不想让她一个人在家里守着,女人会觉得孤单的。“人家忙,就今天有时间来着,你跟哥们还摆什么臭架子!难道让哥们过去请你不成?”“过来吧,你知道我公司的,我晚上下班的时候你过来吧,最好让你朋友过来开车接一下子。”马扎对这种人没什么好感,自己家里有一个老婆了,在外面还要胡搞,这种人不知道一辈子要搞破多少处女膜的!也就是因为这种人,人流的、处女膜修复的才这么多的,满大街的无痛人流的小广告,就是包二奶这个行业兴旺发达的最好证明。但又想到能够从中捞到利润,马扎也就觉得无所谓了。他就又和他捞到了几句,说什么你也别报多少希望什么的,自己只是帮着看看,然后把电话挂了。

大雄也就不提刚才的事情了。两个人心照不宣地上楼去了。马扎想起辛颖昨天晚上和他说的话来,觉得这个女人还可以,但转念一想她的美丽的容貌,又觉得舍不得,这么好的一个姑娘难道就这么的推到火坑里了?马扎又想起她们昨晚正在说话的时候推门进来的刘珊珊来,转而想起刘珊珊存在楼下外面百货超市的背包来,摸了摸口袋,凭条还在,决定下楼去取背包。刚进电梯的时候,他决定先试探着给辛颖发个短信探一下口风的好,虽然说这孩子看昨天的情形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但别让自己猜错了的好。

“辛颖,忙的怎么样了?别望了吃饭。”

“马哥,我正在吃饭呢。姐姐已经把方案发到邮箱里去了,我们下午是不是回公司一下?”

“不用。那个姐姐知道怎么做。我有个朋友最近来石市出差,身边需要个玩儿的,你要是愿意,我……”

“行,马哥,一切都听你的!”

临近下班的时候,张光给马扎打来电话了,说他就在马扎公司的楼下,让马扎赶紧下来,大雄正好听到了,笑眯眯地说,“走吧,今天我不用你给划卡了”。

马扎刚出了办公大楼的门就看到眼前有一辆陆虎闪着大灯朝自己的方向示意。他觉得这车还不错,稍微有一点野性的男人都喜欢这东西,这车开起来才叫一个爽!张光不知道从哪冒出来,“老弟,赶紧上车吧,我朋友都等急了”。陆虎还真是这个朋友的,他们上了车,开车的是个光头,五大三粗的,后面做着真正的主子。马扎随身就坐在了他旁边,张光也没犹豫,开了副驾驶的门坐上来。“大光,咱去阅微食府怎样?我还约了几个朋友,也介绍你认识一下,多混个脸熟,有好处的。”张光当然没有意见,马扎倒是觉得身边的这个男人太不客气,至少要先问一问他才是的,貌似马扎就巴不得给他介绍一个似的。“行,孙哥你说去哪咱就去哪!小弟我没意见,只要你高兴。这地方我熟悉,我给杨哥带路。”正在开车的秃头胖子冲着张光一呲牙,“这地方我带着孙哥不知道走了多少回了,你还真把咱哥们当土老冒进城第一次了”?张光赶紧解释自己不是那个意思,一脸猥琐的样子就在车灯下显现出来。马扎觉得身边的这个应该是今天的主角了,从他的外表来看,一身的普通装束,也看不出什么来,平常的很,但往往最平常的衣服里面埋藏着一个最不平常的社会人物。阅微食府在石市的地界看来,应该还算可以的,马扎可还是第一次去这样的地方吃饭,听说里面一碗粥都要三十几块的,当然,这还是便宜的。他们一天也就不到三十块钱,去那种地方,还不够喝粥的!

他们这四个人还是先到的。那个叫孙哥的下了车也没管开车的光头,让他自己找车位去了,带着张光、马扎就往里面走。张光比服务生还殷勤,赶紧给孙哥推门,马扎又不失时机的调侃了他一句,“有张光在,服务生都要下岗了”!那个孙哥便也跟着笑起来。张光觉得马扎话里有话,但想想自己要让马扎给眼前的这位来介绍女人,以获得领导的肯定,也就作罢了,忍一时海阔天空嘛!“兄弟,知道嘛,这叫礼节,咱们做小辈儿的就要尊重长辈!”马扎突然觉得这孙子放屁,你丫愿意降低辈分别把爷我带上来,“我也比你们大不了几岁的,大光。”孙哥一出车子,才看出矮来,他拍拍张光的肩膀,四十几岁的老男人确实没有二十几岁的小伙子硬朗,差点把自己给拍倒了。张光赶紧过去拉了一把。老男人也就顺势开了一句地的玩笑。服务生上前带他们上楼了。

服务生先是端上一些甜品来,后又过来蓄水,张刚赶紧接过来给大家一一浈上。

“这就是马扎兄弟吧!我姓孙,单字一个夜,夜郎自大的夜。”孙夜说话中有着一种器宇轩昂的神采。“是的,是的,我小弟,马扎。”张光赶紧搭话。马扎觉得别扭,什么时候成他小弟了?真把自己当块材料了?“鄙人马扎!”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灵感,弄起文绉绉的词汇来。“马老弟一看就是个中文出身的呀!比我们这些大老粗强。大光你以后到了我这也好好教教我文化,文化这东西真有用,上次谈一个项目,远达的杨老板和市长在车里几句话就搞定了,也没说别的,就见俩人什么仙鹤呀什么碧霄呀的了,我也听不明白。”孙夜貌似在开玩笑。“呵呵,咱没文化?上次孙哥你去喝茶,几百块钱一杯的茶水你就楞让那个女服务员上,都被她们这些有文化的骗了。”旁边的张秃头插话了。“喝茶是小事,关键是要开心,光自己开心了还不行,还要兄弟们跟着都开心了才行,一个人赚钱了不叫赚钱,跟着的兄弟们都赚钱了才是真赚钱。”孙夜长开胳膊,要拥抱这个世界的样子。“马老弟,事情大光都跟你说了吧,还是多费心,捡着好的给老哥寻摸一个,亏待不了你”,说着,孙夜向张秃子使了个眼色。

张秃子赶紧从皮包里掏出一叠钱来,塞到马扎手了,“孙哥给的”。马扎也没客气,跟他们这种人也不用客气,他们的钱哪来的,还不是从马扎他们这些劳动者身上剥削来的,包得起二奶的,没一个的钱是正道来的,拿他们的钱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是资源的重复再利用,是为民除害,是天地玄黄。马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起天地玄黄来。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或许马扎正在做一种叫做天之道的东西吧。钱有一叠,对折在一起,应该是一千吧,马扎随手就踹到口袋里,也没好意思数。“就那么点心意,也不白忙活马老弟,捡着好的给老哥我介绍一个。”马扎也连口的答应了。

后面几位像是掐着点儿来的一样,孙夜刚把这事儿处理好,服务员就带进几位肥头大耳的来。孙夜赶紧起身招呼,张光和那个秃头也跟在后面。来的共有三个。孙夜夸耀式地给张光介绍,“这位是咱秘书处的孙秘书,这位是土地局的王局长,远道而来,远道而来,这位是咱团委的刘干事”。几个人也是笑面虎似的落座了。“王局这次来可要多住些日子,兄弟我给你准备了好多项目呢!”孙夜朝着旁边的王局一举杯。“哈哈,你是瞄着我的项目了吧!”“王局可真会开玩笑,您吃肉,弟兄们跟着喝汤,您那个A计划里可一定要把老弟我加进去呀!老弟我上下几十号人等着跟您干呢!”“哈哈,不谈国事,不谈国事!”王局先干为敬了。

这个时候,马扎的电话响了,他起身出去接电话。是刘花打来的,她说已经在家了,问马扎什么时候回去。马扎说正在陪领导吃饭,一会儿就回去吧。刘花倒是很温柔地说了一句,“你自己少喝点儿,晚上回来我还等着你呢”!

马扎再回去的时候,孙夜要罚他的酒了,但凡中途离桌的,必须罚酒三杯。酒确实不错,是五百多一瓶的好东西,但马扎和老赵一样,饮少辄醉,真是不胜酒力。张光这个时候也良心发现似的说:“我小弟不会喝酒,刚才的电话也是公司里的,不得不接的,我先带老弟喝一个了。”说着,张光端起酒杯来径自地喝了一个。孙夜见马扎不会喝酒,也就没勉强,“还是大光能喝,来老哥给你满上,咱们一起敬王局一个”。张刚赶紧拿起酒瓶子来,先给孙夜倒满,自己又满上了。

“王局家的公子快结婚了吧?”孙秘书问了一句。

“那个小子,他妈给他介绍了好几个都不满意,自己到外面搞的她妈又不放心,至今也没个眉目的。听他妈说最近又给他介绍了一个,是华北师大毕业的,当老师的,长的还可以,姑娘家又是村镇上的,人还算实在。”王局说的是谁,马扎根本不知道的。

“可巧了,这两个小弟也是华北师大的,说不定跟你们家儿媳妇是同学呢!”孙夜赶紧给张光一个颜色。“对,王局,我们是华北师大中文系的,说不定还真认识呢!”张光赶紧送话。“呵呵,听说是大四要毕业的,再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了,管他们呢,你们年轻人的事儿,没个准头的,保不准今天好了明天又离了的。不像咱们当年,一个黄脸婆守到现在了!”王局朝着刘干事一笑,一脸的酒气。“老哥真是开玩笑了,咱们这界学生里面谁不知道嫂子呀,当年嫂子可是校花的,谁追都不答应,大家都还以为嫂子对男人不感兴趣,谁知道最后悄悄地跟你回家生孩子去了!”刘干事说笑着。王局就讲起他当年的风流韵事来。

马扎编了一个谎离开了,秃头送出来,塞给他一张名片,上面赫然地写着“邦联集团董事长 孙夜”。“这是孙哥的电话,咱们再联系,捡着好的给我们老板介绍,别弄那些乌七八糟的来!”

马扎收了名片,找了一个公交站点坐公车回家。刚坐上车,又想起自己的背包还在公司,不知道会不会被人拿去,本想着明天再去拿,又一想,刘花在家,不如把尼泊尔的围巾拿给她,她带起来一定很好看的。公车经过公司的时候马扎下了车,上楼来取背包。刚打开公司的房门,就听见里面好像不对劲,有一种近乎于狗叫的声音。他蹑手蹑脚地走到声音发出的房门外面来,悄悄地推开一道缝隙,顿时吓了一跳。

大雄正和王总的秘书滚在办公桌上,透过门缝,大雄好像看到马扎了。看到领导的事情的后果是什么,谁也保不准了!马扎赶紧又悄悄地退出来,轻轻地掩上门,疯了似的下楼跑了,背包也没有拿。

他匆忙地坐上一辆公交车,要赶快转移离开这个作案现场,一匆忙又坐错了车,没过两站突然意识过来,赶紧下车,试图转另一辆公交,但一摸口袋,已经没有一块的了。心一横,反正今天收了钱,打车回家。他一招收,就停了一辆出租车。“快回家!”马扎说!

“你家在哪呀?回家?”司机没好气的问了一句。马扎才意识到自己的失口,告诉司机具体的地址。

车在马扎租住的地方的胡同口停了下来。马扎一下车就看见了刘花。“给你打电话怎么没人接?”刘花第一句就要问个清楚。马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机在进去的时候已经关静音了,害怕再被罚酒。“没什么,关静音了,吓死我了!”马扎失口说了一句,倒又觉得自己不应该给这个女人说这话的,自己的一切又与她有什么关系。“怎么了,老公?”刘花关切的语言让马扎又一次的陷进去了。“没什么,就是看到我们公司的大雄和王总的女人上床来着,在公司的办公桌上。”“你没被发现吧?”“应该没有吧。”“那就好,快回家吧,怎么把家弄得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打扫一下?”马扎还是想着刚才的事情,没有搭理刘花。

貌似这个家里也只有有刘花这样的女人才像一个家的,没有一个女人,那就是一个猪窝,一个牛棚的,一个男人,是没有心思收拾屋子的,好像乱成什么样子都与他们没有关系的。马扎推开门一看,家里又恢复了刘花在的时候的干干净净了。他想问刘花为什么又回来了,但还没等着问,刘花的唇就送上来,“老公,想死我了”!

女人一把将马扎推到床上,三下五除二就扒光了他的衣服,在他脖子上狂吻了一下,鲜红的印迹就显了出来。她还是穿着上午时候的裙子,但下面没穿内裤,直接地压上来,马扎有一点疼,但几下之后就恢复了平日的舒爽。女人叫出声响来,把裙子脱下来随手地扔出去,裙子像降落伞一样的缓缓着陆,而紧接着,一个米黄的胸罩压在了裙子上面。马扎突然觉得她有点像莎莎,或者她还不如一个莎莎,但快感已经泯灭了他的思考,一闪念的莎莎被眼前刘花所侵占干净了。就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头发在他的脸上波动,身子在扭动着,亦或马扎翻身把她压下来的时候,她就上面推下面就起来。马扎像在做梦,巷子里有几声狗叫。

女人躺在马扎的胳膊上,拨弄着他的奶头,也不说话,好像有心事的样子。马扎又想起她发的信息来,想质问她是怎么回事,又害怕打扰了这一分钟的温馨,就也不言语了。

“老公,我有事情,你还会帮我吗?”刘花猛地翻身压在马扎的身上。马扎没有说话,心里还是想着她当初的决绝来。“老公,我身边就你这么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了,要是你不帮我,真的没人可以帮我了……呜呜……”刘花哭起来了。

马扎心里不是滋味儿,毕竟曾经是自己的女人,她说的也对,自己不去帮她,谁还能帮她呀,这几年来,他们都是孤身的在外面求学、工作,彼此就是最亲的亲人了,她感冒了自己会跟着担心害怕,咳嗽了自己会跟着着急上火,生怕她哪一点受了委屈的。也许他不能在经济上给她优越的满足,但他至少应该在精神上告诉他,他是她的亲人,是她最亲的人。

“老公,我就知道你不会原谅我的,你也不帮我了,呜呜……”

马扎的心真的软了,一个女人的眼泪是可以杀了一个男人的。“你说吧,什么事儿?”

“老公,你能不能带我去做个处女膜修复。”

夜静如水,外面几声狗叫……

 

  评论这张
 
阅读(69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