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人应该淡然于诺贝尔文学奖  

2009-10-07 20:18:45|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应该淡然于诺贝尔文学奖

马庆云/

文学大师的历史地位,不是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就能确立的,但在中国,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却能让文学史把一个这样的得主奉为大师。中国是产大师的国度,大师之大,大抵是因为得了大奖的。我们是懒惰的一代,用最懒惰的标准或者指标来衡量事物,我们的标准就是显性的那些准则,比如跳了多高、跃了多远之类,到文学上,则是得了什么大奖的。中国当代的文学史,是一部比较欠斟酌欠公允的历史,毕竟是当代人评价当代人,与其说是一部文学史,还不说是对各个获奖作家的歌功颂德史。我们因为懒惰,而只拿这些看得到的指标来衡量作家本身,所以造成不入这个指标流的作家天生的流产。

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对中国现下,意味着两种结局,要不出走,要不转行。出走的背上黑子,全不见了光芒,转行的带上光环,不再有作品。我们的不淡然,造成我们对诺贝尔文学奖的狂热。从现下看来,中国为了多留存几个像样的作家,还是没有诺贝尔文学奖的好。这样的光环落到谁的头上,都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流星的光亮或可激动于我们,但这颗陨石要真砸到头上,也是碗大个伤疤了!

中国文学当下的命脉与诺贝尔文学奖的土壤还是不同的。诺贝尔文学奖是指向人类终极的关怀的,它应该已经脱离对政体地关注,而是更高层次的人的生存需求,尤其是存在价值与反价值上的精神需求。我们习惯于把这种哲学与文学方面的思潮叫做后现代主义。而中国当下的文学思潮应该是批判现实主义的,这是我们的命脉。也许有人会说这是一百年前欧洲的思潮呀,我们怎么晚了那么久。其实不然,批判现实主义在世界的任何角落都没有停止过,并不是说那时代的思潮在其它时代就已经不存在了。

有比较聪明的文艺理论家,不把这个批判现实主义的思潮叫的那么完整,为回避矛盾,直呼为现实主义,我想,大是没有这个必要的。批判现实主义与现实主义是共同的,不可分割的,现实的基本上就是批判的,文学工作者承担的就是批判的历史职责,不能因为任何政体的存在就丧失这种职责。有文艺理论家指出,中国有现代主义思潮的发展倾向,那大抵是坐在办公室里空谈的,我不否认极其个别的现代主义倾向,但更多的更主流与更大众化的,就是这种批判现实主义的思潮。

所以,我认为中国文学当下的命脉就在于这种批判现实主义的延续与继承。中国当下文学家对人类现实苦痛的精神担当太少,往往走到假大空的玄学上来做文章,脱离实际的空中楼阁,也只能是海市蜃楼,昙花一现,不能作为长久的精神寄存。这种现象与作家本人的处境和社会现实有直接关系,我们不能把过多的责备一股脑地附加过去。

中国当下的思潮主流,在这种实际存在的反作用力下,催生更大的批判现实主义的文学作品,或者养成作家性格。我们其实是处在一个积压的过程中,社会一有松动,必然有占领松动空间的文学作品进行填充。这种进进退退的繁复,正是当下的实际。所以,我说中国的当代文学,还是在做此岸的事情,不得不建设着河东的麦田。

而诺贝尔文学奖是基于彼岸的,他们专注于现代和后现代,做河西岸的天堂或者地狱的工作。我们也有文学工作者摆渡到彼岸去,按着他们的规矩写起东西来,但根脉还在此岸,大有桔子生了北方的意思了。

所以,中国的作家还是摆渡回来的好。用本国的方式,写本国的事情,吐露本国人民真正需要的声音与艺术声音,这样才有现实存在的历史价值。一味地要拿个什么奖回来,于国看似增光,于民大抵无益。

  评论这张
 
阅读(42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