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对话北大才子,共议黄英大计  

2009-09-04 17:10:22|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话北大才子,共议黄英大计

马庆云/整理

马大才子:赵兄能来石家庄,我们庄上真是“蓬荜生辉”,当然,我的火锅是从来不让你白吃的,今天你要好好给大家讲讲课,交流交流学习心得。老朱,把咱家的摄像机架好,像芒果台的《零点峰会》一样的录!

朱大才女:芒果台好像架三架摄像机,咱家只有一架,怎么录全景?

赵大才子:镜头对着马兄,弄个凤凰卫视的《一马一席谈》,马虎马虎,咱们就马马虎虎地谈,权当一笑。

朱大才女:谈什么呀?

赵大才子:谈恋爱!

众笑。

马大才子:我前几天被一个长沙的朋友戏称马大才子了,他肯定是生气了。不过,这个戏称倒是可以继续用下来,全当玩笑,如何,赵大才子?

赵大才子:把此事说来听听。

朱大才女:你们应该叫菜籽才对。

马大才子:菜籽好呀,可以榨油,才子能做什么?最近,我一直很关注湖南卫视的《快乐女生》,认为里面的黄英很出色,写了许多关于英子的文章——

朱大才女:还跑到长沙去!

马大才子:——是,过去了。文章写得多了,就被大家发现了。被邀请进了百度贴吧的黄英吧。哈哈,开始的时候,好像回帖很有意思。

朱大才女:有意思,都叫你精神导师,说你是第一文笔,是什么什么的。

赵大才子:呵呵……

马大才子:呵呵,这本身就是有问题的,在没有导师的年代非要创造出个导师来,这个导师注定是“被摆设”的,你看鲁迅在左联不就是这样,说得他们喜欢听了你是万般的精神领袖,说得他们不喜欢了,就有诸如夏衍之流说你这老头子该坐不住了。这不,我最近的一文,讨论红歌与黄英走向的文章,就被不喜欢了嘛,马大才子的戏称也出来了。

朱大才女:你在里面说了实话,估计给了芒果当头一棒,他们说不准真想利用黄英给大庆唱红歌“搞政绩”呢!

赵大才子:那篇文章我看了,说得都是掏心窝子的实话。

马大才子:凡是对社会无用的话才会被当做经典保存,但凡一点用处,都被删除与封锁。

赵大才子:鲁迅先生的话今天看来,还是成立的哟,但凡有用,绝不保留。

马大才子:是的。被吧主删除了。

赵大才子:当年你上学的时候,给蒋春澜同志提意见,发在河北师大的贴吧上,被那个混账吧主删除了,兄弟你当日就写一文回讽,叫做《吧主算个屁,谁也别装逼》,记忆犹新呀,那叫个酣畅淋漓,被二三百号学生转载过去。后来蒋春澜校长是不是“整治”你了?

马大才子:没有,他是九三学社的,还不至于这样。

赵大才子:这次你言语了没?

马大才子:没有,其实贴吧里大多数都是自己人,吧主或许因为里面提到的政治问题而胆小怕事,担心这些问题对英子不利,才删除的吧。我问过里面的一位吧主,以为她是大姐,后来回复我是小妹妹,说是一个小吧主删除的,具体情况她并不知道。我看,那个叫f什么的吧主也是个小孩子,她(他)从小受到的教育根本没有办法让她(他)客观的审视二十年前的那些事情,删除了我也不怪她(他)。可是有些担心。我的一个上高中的妹妹一次跟我谈抗日战争史,还认为抗日就是在敌后挖挖地道、打打游击就胜利的,当我跟她说要充分肯定国民党正面战场的主导因素的时候,还理直气壮地跟我说,她们老师就是这么讲的。

赵大才子:这才是最让咱们担心的,搞了半辈子教育,才发现,如此这般,如此这般。

马大才子:我并不担心孩子们无知,我担心这些老师都无知了,他们本身就是被“不清醒”的一代,现在又下去祸害下一代,恶性循环已经开始。我妹妹上的是省重点高中呀!那些混账老师!那次,我专门给她们学校校长写了一封长信,一点点的引用历史数据,告诉他们抗日战争到底谁起了主要作用。没有答复。

赵大才子:你知道这次高中语文课本是谁主编的吗?

马大才子:还没有看到课本。

赵大才子:是温儒敏先生。

马大才子:应该要好一些了吧。

赵大才子:在体制内做了一些变动,老先生是希望向好的一面发展的,在“组织”允许的范围之内,做调整。但是,我看不到希望。(长叹)新课改确实培训了这些语文老师,可下面还是按着原来的方式讲呀,他们有几个合格的?我读了你的近日的要剁了中学语文老师喂猪的文章,是支持的。下面的语文老师真不行。

朱大才女:行的都转行做生意了。

笑……

马大才子:其实,这么看那个英子贴吧的吧主,我倒是同情这孩子了,我们耽误了她们,没真正教育好她们。我一直想给高中的语文课本写一本教参,但苦于没有时间,真想下去做三年老师,利用这些时间好好做做这个工作。写出来,免费地发到网上来,让这群喂猪的参考。

赵大才子:写出来,他们也不用的。高中语文,来得最实际的就是讲试卷,讲上三年,再笨的学生也能及格。高考制度有问题呀。你上次要求河北高考作文阅卷组马上公开他们的审题立意,他们每天都关注你的博客,为什么不公开呀?不敢呀!他们自己也知道那么范范的审题立意是架不住网民推敲的。听说,还有个省重点高中的语文组给兄弟打电话说阅卷组的审题立意完全没有问题,不过是怕真有四十万学生作文不及格。他们若真不知道这个审题立意有问题,那真对不起这个省重点高中的名字了。

马大才子:教育这东西,教师这东西呀!

赵大才子:有的时候,我真的担心,我们下面没有好的语文老师了。温儒敏先生选出好的文章来纳入课本,他们不会讲呀,讲不出来呀,有时候听下面的老师讲课,我真着急,一个个都是便秘,拉不出来,拉出来也是屎。

静默……

赵大才子:我倒是希望兄弟别再进入这个行当,做最清醒的批评者,给他们指出问题,至于说写教参的事,在体制之外,或许是更清楚的,写出来更好些。

朱大才女:老马,今天怎么不谈你们家英子了,以前你可是整天给我洗脑的。

马大才子:呵呵,这不是由那位小吧主谈过来的嘛!

赵大才子:我听听英子的《回到拉萨》,那日在火车上,没听着。

朱大才女打开电脑,打开视频,大家认真地听。

赵大才子:摇滚?

马大才子:呵呵,那日,长沙的一位不错的朋友因为我批评红歌之路而打电话给我,指责我,戏称我为马大才子的时候,就说天娱要让黄英走摇滚之路,而不是我担心的红歌之路。

赵大才子:提到红歌,我倒是觉得红歌也只有用宋祖英她们的声音唱那才是正统,其它的声音大多是娱乐化的,是政治所不喜欢的。

马大才子:有人开始把黄英叫做小宋祖英了。

赵大才子:那是对黄英的侮辱!宋祖英她不配!兄弟肯定还记得宋朝的那个台阁诗人群,不过是粉饰太平,歌功颂德的诗,后世记住它几个?

马大才子:我最近想动笔写一点讨论宋祖英艺术的伦理价值的文章,借着宋祖英的问题告诉一些映山红把黄英推捧为红歌手的危害。明眼人都知道,宋祖英也不过是宋朝的那些台阁诗人,后世有一个人能背出他们的诗的吗?

赵大才子:宋祖英这根藤条注定成不了大树的。

马大才子:呵呵,这个小喇叭倒是为主流政治所喜欢。

赵大才子:我开始想英子摇滚的问题。天娱这步棋走得不好。

马大才子:我也知道,只是不敢说,怕映山红们又拍我的板砖,有些人但凡是英子的都要求大家一起爱哟。

赵大才子:到底是爱来得实在,还是恨来得实在呀?我们多少的爱都是在溺爱呀,非要出事儿不行。但凡以爱的名义要求别人去做事的,没有一件是真正爱的。鲁迅的恨与杨朔的爱,鲁迅的《祝福》与杨朔的《荔枝蜜》哪个更有用呀?杨朔写《荔枝蜜》的时候好像是六一年,六一年呀!

马大才子:饿死几千万!

赵大才子:饿死几千万!他还幸福的像蜜呢!有没有伦理?

马大才子:杨朔要是今天跟咱们一起吃火锅,我非用这锅底泼他!

朱大才女开始收拾饭桌。

赵大才子:中国的摇滚风已经过去了,崔健那时候就已经是晚期了,现在又弄什么摇滚,从市场角度讲也是走不通的了。

马大才子:上次英子唱崔健的《一无所有》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个苗头,后来是郑钧的《回到拉萨》,能把黄土高坡唱绿的英子太女性化了,她有四川女人的烈性,但缺少一样东西——沧桑!摇滚,尤其是这两首摇滚,是需要沧桑的。可是,英子没唱出来。芒果的山河先生在音乐编排上是有问题的。还是先听听郑钧的《回到拉萨》与英子版本的《回到拉萨》吧。

开始放郑钧版本的。

赵大才子:开始的时候,有酥油茶的味道,是一个外来者进入拉萨,肯定不是拉萨本地人的进入。唱出了外来者对拉萨的渴望,回到其实是渴望回归!

开始放英子版本的。

马大才子:藏族舞蹈?这首歌是外来者对拉萨的向往的歌,怎么能让英子跳藏族舞,一下子韵味损失了一半,甭渴望了,歌唱者就是一个拉萨人呀!再听开始时候的背景音乐,什么呀?喇嘛念经吗?我真不明白山河为什么把郑钧那酥油茶味道的开头换成这个。

赵大才子:英子用摇滚的方式唱红歌,你认为主流政治就喜欢了?!

马大才子:摇滚本身就是一种诙谐的风格。用摇滚唱红歌,就像,郭德纲用说相声的口吻说,社会主义好呀,一样,肯定变味儿。有些东西是不能诙谐的。昨天,芒果《背后的故事》里英子用摇滚唱《映山红》,索然无味。倒是黄英腔,把《映山红》给完美演绎了,黄英腔能够唱出执着与期盼来,是拧着劲向上的。

赵大才子:我看过兄弟写的文章,一直说湖南台人才济济,从让英子走摇滚道路这个问题来看,他们就是没有多少人才的。

朱大才女:或许是有人才,都靠边站了!

马大才子:哈哈,不许开玩笑。其实相对于《回到拉萨》、《一无所有》来说,我倒是觉得《水上花》、《知道不知道》更好。我给英子选过一条路,叫灵魂歌者,就是悲怆、空灵的道路,为了让大家清楚还举出金字塔的例子来。

赵大才子:你是想让英子不朽呀!

马大才子:成都版的《映山红》就已经不朽了。

赵大才子:许多歌曲都是对英子声音的污染,我也曾仔细地给英子选歌,后来发现许多歌曲都是污浊的,不适合英子的。兄弟应该给英子写歌。

朱大才女:应该比高晓松写得好吧。

马大才子:呵呵,肯定不像他一样在清华草坪上抱着吉他唱曲儿勾引小女孩儿了。

赵大才子:北京有评论家最近写文章说,高晓松长了一张糖尿病的脸。

大笑……

马大才子:高晓松他爷爷们为了国家的建设从德国回到祖国,到他这,却去了美国,这一点,我看不起他。

赵大才子:高晓松力挺的曾轶可,你怎么看?

马大才子:很喜欢,我有她的《狮子座》,听听。

放《狮子座》。

赵大才子:很可爱的女孩儿,像顾城的诗歌。

朱大才女:是,老马早就说曾轶可像顾城,黄英像海子。他们俩是快女前十中最有特点的两个。

马大才子:我挺喜欢曾轶可的。

赵大才子:呵呵,听说兄弟见了黄英?

朱大才女:何止见了!是吧?!

马大才子:一面之缘。

朱大才女:有人说他支持黄英,就是因为黄英是四川的,是达州的,他们家龙妹妹也是四川达州的,他是在还情债!

马大才子:乱说。

赵大才子:兄弟这墙上的林依晨的画很像龙妹妹哟!

朱大才女:可不就是为了怀念人家龙妹妹嘛!

赵大才子:兄弟可真是典型的资本家喽。

马大才子:此话怎讲?

赵大才子:还记得《雷雨》里面那个不开窗花的老资本家不?

众笑……

马大才子:四川女孩儿都是有灵性的,比如黄英。

朱大才女:比如你们家龙妹妹。

赵大才子:呵呵,最近还有联系不?

马大才子:很少,她想去法国,薰衣草的国度。我为什么说四川女孩儿都有灵性呢,你看,她多浪漫。我最近读过她的一篇文章,写道,“小时候争抢的缺了一角的青花碗”,很是喜欢,估计从法国回来,又将上一新境界了。

赵大才子:四川的山水养人,养艺术。黄英的灵性也是山水的灵性。兄弟说让她走灵魂歌者的路子,是好的。摇滚,行不通,英子没有沧桑的声音,唱不出那种味儿来。

马大才子:是呀,老哥今天给我录的这些东西,要是邮寄给天娱,对他们来说,是一笔多大的免费财富呀。天上掉馅饼。

赵大才子:那就收他们钱,至少够吃一顿火锅的才行!

众笑!

马大才子:就录到这吧,希望如我预言的,09时代大背景能让黄英坐上冠军宝座。最后一句话,一起说——

众:黄英出谷日,全国映山红!

笑……

  评论这张
 
阅读(91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