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马庆云:黄英现象与映山红精神十五题(七)  

2009-09-25 22:37:4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庆云:黄英现象与映山红精神十五题(七)

——政治化与去政治化的映山红之争

马庆云/

一个正在奶孩子的妈妈映山红曾经对我的文章提出过批评,并让百度黄英吧的吧主删除我的文章,她的妈妈的“平和”心态是被我所理解的,但是对她的方式还是要提出质疑。在黄英现象中,有一个很重要的争论,那就是黄英是否去政治化。

这个争论很有几层意思。

有人在黄英参加快乐女声比赛的时候就提出质疑,黄英的一路前行是因为红歌的缘由,是湖南卫视利用黄英为国庆献礼,代表人物就是赵丽华女士。赵女士的质疑也是有一定根据的,映山红队伍里真的有很多人希望宋祖英收黄英为徒弟的。《鲁豫有约》的一期节目中也煽风点火地说黄英是小宋祖英。映山红中有许多人也是因为红歌才逐渐关注黄英的。所以,我们不能排除有一批人紧紧地围绕在红歌周围。这是黄英政治化的一层涵义。

有网友在我写刚开始写关于黄英的文章的时候,就与我聊天说出了他喜欢《映山红》的缘由——因为他们曾经在二十年前的成都广场上唱过,而且是真心地去唱的,黄英的《映山红》使得他们重新拾起历史记忆,重新反思历史。三十年无史,二十年还只是过了一半多,但在这一半多的时间里,国人大抵是要时时的泛起历史的记忆来的。这或许也是黄英歌曲政治化的一层涵义。

有网友质疑我,黄英本人并不知道这些,你马庆云拿出这些东西来,是何居心?其实,我认为,英子是单纯的唱歌的,这点必须肯定。然后,英子的歌曲附加的内容,是黄英现象中客观存在的东西,我们不能因为英子的单纯歌唱,就无视这种现象的存在。为了把这些东西说明白,我不得不退出黄英吧,重新拾起在野的帽子来——这样更好,用这种在野去研究文化,而不是鼓吹、颂扬之类,大抵对得起文化本身了。

至于第一层涵义,我在刚刚见到这个苗头的时候,就写文章说,黄英是灵魂歌者,不是什么红歌手。有一些朋友让我在所在地帮助搞黄英红歌的宣传,我也是婉言拒绝的。我相信,只有这样,才是对英子的更大的好。

宋朝初年,有一群台阁体诗人,他们的诗歌写作内容就是对当朝的歌颂、赞誉,其中的作家群体中不乏有当朝大员,他们在当时的影响力丝毫不亚于现在的宋祖英。可是历史的车轮向前刚刚转动没多久,大家就已经不再记得他们,若不是专门去研究宋朝文学,根本不知道有他们了。这些无不证明,把黄英推上小宋祖英宝座的危害。我是真心想让英子的艺术流传的,而不是什么过眼云烟,火一把就死。宋祖英之流,只能是台阁体诗人之流的结果。有许多艺术,不是看它在当代有多少流传,而是看它本身的生命力是否能够禁得住历史车轮地碾轧。所以,在这一层上,我是支持黄英去政治化的。那些渴望英子拜师于某某的言论,还是再斟酌的好。

我与黄英贴吧的那位妈妈的矛盾,首先就是集中于此。她不能看到台阁体诗人们的整个历史过程,天真的认为黄英成为宋祖英是非常好的。所以,当我写文章指出这一问题的时候,她开始坐不住了。在我去政治化的时候,她要求极力的政治化。

然后,我们又不得不承认,任何的艺术形式都有它自身所在时代的印记,没有完全脱离政治的艺术品。要把一个艺术现象研究透彻,必须要回归它所在时代的历史大背景,在艺术形式之外去寻找附着在艺术形式上的时代内涵,虽然这些内涵大多是艺术创作者自身所不去发现的,但它丝毫不影响我们对这一艺术现象的透彻研究——而且,要透彻,必须要关注这些。当他们高唱着要为英子打造红歌形象的时候,我也说了几句政治的话,就被几个家伙恶吼——你是最牛映山红呀,你是名人啦,别不注意言谈,别老谈政治。双重标准的黄英吧让我们看到现下的好多问题,有的人可以放火,有的人不可以点灯。

艺术是反映时代的。黄英的老版《映山红》中把那种“盼”的精髓演绎地淋漓尽致,就凭这个,黄英也会在以后的歌曲艺术史上留下一笔了。但新版,也就是摇滚版的《映山红》从根源上把这种奔突着向上的“盼”的劲头用摇滚的形式给诙谐掉了。所以,我说了几句关于新旧版本的见解的话,就又被黄英吧的某些人拍板砖了,那位妈妈也很有能力的让吧主删除了我的文章。

我不愿意以最坏的恶意去揣度这位母亲,但我知道这样的母亲如果作为一个贴吧的母亲的话,对这个吧是没有任何的好处的,她培养的孩子,也很难为国家与民族的普世价值做任何贡献。

要搞艺术研究,那就不回避政治——这也是当下文艺理论研究上的弊端。对十七年文学的研究,对改革开放初期文学的研究,对先锋诗歌的研究,对中国当下后现代主义的研究等等,都存在这样的问题。中国的理论界之所以被西方话语主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承担着不谈政治的历史包袱,都活得聪明,都揣着明白装糊涂。

但总是应该有声音发出来的,总是应该有几份担当的。

完全的去政治化,是不可能的,那么不妨沿着老版《映山红》激励人心的路子继续前进,把这种奔突着向上的执着转化为生命的动力与追求,为个人的价值的实现,也为民族价值的实现而拼搏。艺术史上的黄英,应该是苏东坡之鹰,而不是台阁体之莺。

苏东坡的鹰,展现人性,而又不完全去政治化,虽然大江东去,浪花淘尽英雄,但那“千古风流人物”的词句必得永传。台阁体之莺,虽然当时动听,但终究是做了黄沙泥土,见不到真金的。

黄英——黄莺?——千古之鹰!……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