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马庆云:黄英现象与映山红精神十五题(五)  

2009-09-23 17:4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庆云:黄英现象与映山红精神十五题(五)

——在黄英的野路子中更容易保持艺术的纯真

马庆云/

师大中文系以前是开文学写作的课程的,我在支援教育的时候也讲授文学写作,但后来我们面临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文学艺术的写作是很难去讲授的,大多数学生不会因为我们的讲授得益。近几年师大取消了文学写作组而将其并入现代文学组,虽然合并的有些牵强,但终究比那种不死不活的状态好。

我在讲授课程的时候发现,一学期下来,学生往往是老样子,很少能够在文字功底上有太大提高。我们不得不承认,文学写作是野路子的天下,正统的机械化教育是无法渗透进去的,通过学院派的讲授,不可能培养出文学家来。

其实,音乐艺术也是这样的。我们在学院能够做的只是给学生一些技巧性的指导,就像文字抒写上怎样避免重叠、合掌等等一样,不能在根本上指导学生,而这个根本往往是学生自身的天赋所得。所以,我说文学艺术是靠悟性的,其实,歌唱艺术也是悟性的东西。在各个行业都有一句话很流传,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黄英的野路子其实就是“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的结果,只要知道一点歌曲演唱的门径,她靠着自己的天性就可以走得很远。鲁迅先生是反对“导师”一说的,在音乐上,鲁迅先生的反对也是有必要的,黄英没必要拜谁为师了。就像二人转艺术,小沈阳拜赵本山,也只不过是找个跳板,根本没有什么建设性的指导。

我在教学的时候也一直反思自己,为什么我们的课程无法把孩子们带入更高的层次上去,为什么文学写作的课程有还不如无好。后来我发现,在教学当中,我们牵强附会了太多的东西在里面,冲淡了写作本身的味道,如果说写作是一杯奶茶的话,那我们的写作课程就是往里面无限地加水的过程,最终得到的不是香气四溢的奶茶,而是索然无味的清水了。关于文学写作的书目,我看过许多的版本,没有一本在讲文学写作本身,都是打擦边球的东西,讲了太多的附带品,最终没有真果子。其实,歌曲演唱艺术的学院派课本也是这样的,很少能够在主体上做文章。

在这方面,我暂时还是沦入不可知论里面去。艺术是很难讲授的,它需要艺术学习者的灵动,与在灵动基础上的对前人艺术的品玩借鉴,但最重要的是自身对生命的关照感,能够从生存的境遇中得到自然的启示。这些东西是与牛村在第一篇批评我的文字中的观点相一致的,我送书给英子,根本上是摒弃了学院派著作的,牛村老兄有点误读。

艺术应该是真我的实践过程,保持真我的状态最完好的人,往往是创造出真正艺术的人,所以,我们再看到一些艺术家行为与普通人不同的时候,也就不足为奇了。真我与假我,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哲学问题,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是以假我的形式示人的,现实生活的原则是由种种“清规戒律”组成的,这些规则构成生活的秩序。而艺术本身要实现的就是打破生活秩序的压制,来实现生活彼岸的张扬状态。谁更接近这种彼岸的状态,谁就能更加完美的诠释艺术。

没有受过学院派“擦边球”污染的野路子,最能接近这种状态,所以,野路子中往往有大艺术。野路子上手艺术的时候,更加轻松,不必携带太多的附属品作为包袱,她们可以根据自己的领悟任意性情,驰骋的状态更加明显,所以意识更加流畅,往往在信马由缰的过程中得到最高价值的艺术。艺术的最高形式就是展示人的终极自由,艺术不脱离人性。野路子的黄英,根据自己的性情有自己的腔调,她少有学院派的艺术理论的包袱,所以更加轻松。我倒是喜欢她凝眉皱眼的演唱风格,那才是奔突着向上的黄英精神一种外现,至于山河先生让英子回归“自然”的表情,大抵是用学院派的紧箍咒牢笼了我们的孙悟空的。

这时,我们又不得不回到野路子的生命力的问题上来。中国二十世纪初的文坛,大多是野路子出身的作家在挥洒自如着,如鲁迅,如沈从文等等。二十世纪末,还是野路子在顽强地茁壮成长着,如韩寒等。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学院派的作家抵挡不住野路子的写手?

因为野路子没有受到学院派的污染,没有太多的写作的包袱,他们更加能够按着自己的对艺术领悟的天性来挥洒,所以更接近生命的本真状态,因此可以拨开学院派作家的牢笼而长出参天的大树来。

当然,更重要的是野路子的那种“野性”。或是清新明畅,或是自由潇洒,或是高昂激越,或是道法自然,他们都能从本心出发,直接领悟艺术,不经过“擦边球”的磨练,不走弯路子,直来直去的路线,让他们更加占尽先机,必然要在中规中矩的学院派艺术之外吹出明朗的风来。野路子创造的风格,往往是一道清新的。

以我对黄英的观察与接触,发现,英子本心是孩提的,她没有被城市化与学院派所污染,且一直保持着孩提的好奇心与灵动心,这种状态更容易接纳艺术本源,李贽在《童心说》一文中讲到,“天下之至文,未有不出于童心焉者也”,他所谓的“童心”,即是“绝假纯真,最初一念之本心也”,由此可见,英子的野路子最适合绝假纯真,绝假纯真之后就是艺术的正果。

我们不得不艳羡四川的山水养艺术呀,又不得不为英子没有上过太多的学而庆幸,想想我们的高中的孩子们呀,他们在那样的环境的怎能想唱就唱?有个文联的老哥开玩笑说,找老婆,就找个初中没毕业的,此系玩笑,多少玩笑了中国当下的教育现状呀。在为黄英的野路子鼓掌的时候,我们这些学院派的家伙们,感到巨大的压力。

  评论这张
 
阅读(69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