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男人大抵是要比女人坏的吧  

2009-09-10 23:33:5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男人大抵是要比女人坏的吧

马庆云/

庄上的雨下了五天四夜,淅淅沥沥,妻说像她老家的梅雨,晚饭过后,让我陪她出去走走。江南的雨,来得恰到好处,不温不火,像柔美的西子,尤其是在傍晚,撑一把油纸伞,两个人依傍着走,那份温馨是少年们求而不得的东西。这样的雨,也来到石家庄,让妻子开始想家,她说出去走走,大是要思乡了。

西边的山格外的清楚,黑绿色的,我能根据山的轮廓说出每一座山的名字,而每一座山,又都有我的故事。封龙山——龙泉山——动物园——抱犊寨,她们在西面拥抱着整个石家庄,而你站在任何一座山的顶尖上,都能一览这座美丽的城市。

妻子想起家乡的西湖水,还有苏堤,苏堤上的柳叶,这种美,是石家庄植物园的湖水所不能给她的。她感觉无论身处何处,都有无法寄放的东西。我说她像林黛玉,她说我除了贾宝玉的多情之外,什么都不似。

夜的石家庄,有安宁也有热闹,雨水把路灯的光打花,我想起运河边的蟋蟀,还有芦草,少年时的记忆,大多是这些。旱季的时候,还可以与伙伴们去捉鱼,河水被圈起来,分段的排干,我们都弄得跟个泥人似的,鱼在泥水中泛着水花,我们就兴高采烈地去拾鱼。孩子们弄脏衣服,大抵是要被母亲们骂的,可我的母亲并不会因为这些而骂我。妻和我,或许也不会因为这些而去骂我们的孩子。但是,我的孩子,已经没有了我的快乐。

妻说,他们应该有他们的快乐,但是,你的孩子,我可还没有生。我们相视一笑。

在雨中,傍夜,我们撑着伞,缓缓地走着。手机响了。

龙妹妹打来的。老婆说,你去吧。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上次妻的朋友约她去逛夜市,我以怕她踩坏了花花草草为理由规劝了她,这回,妻倒是表现出大度来。不让你去,你还不埋怨我一辈子呀!

龙妹妹用伞把我从妻子的伞下接走,妻子说早些回家呀。龙妹妹笑了。

也就与龙妹妹谈起要去法国的事情来,她还是依旧的喜欢苏格兰的风笛和法国的薰衣草。她调侃我,问还会不会写情诗勾引小女孩儿。我没有回答,倒是想起曾经“勾引”她的《黑玫瑰》来,问她是否还在听。她说还是那么喜欢。

苏格兰的风笛,是有恋人的感觉的。而在恋人之外,或许我们还有一个妻子,人生的一个小幸福就是恋人与妻子的合一。龙妹妹问我最近支持黄英的事,我说是还债,还欠她的情债。她说我依旧幼稚。在好多事情上,根本没有谁对谁错的,我并不亏欠她什么。

可是我心里明白,在这些事情上,男人大抵是要比女人坏的。就那么走了很远,她用四川话里特有的达州音伴着黄英腔的方式去唱曾轶可的《小情歌》,我们开怀的笑……

“短发女人也可以性感与可爱……”

那你为什么不留短发?我问龙妹妹。我学黄英呀!四川女孩特有的回答方式。

当我们转了许久,又绕回妻与龙妹妹交接的地方时,我们发现,妻还在那。

“你怕我夜里踩坏了花花草草,我怕你被雨淋得淅淅沥沥。”

我又被交接了回去。

依旧的往家的方向走,妻依旧地想家。

雨依旧地下着……

  评论这张
 
阅读(6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