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为什么要送黄英海子的诗集  

2009-08-17 00:46:13|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为什么要送黄英海子的诗集

马庆云/

真正懂诗的人,从来没有诟病海子自杀的。骆一禾说,海子是得永生的。陈超先生更是有下面的话:

现在,我知道海子之死,实际上完成了浪漫主义史诗的普遍生还。在海子的长梦中,他被继起的诗人包围,仿佛一个种族的诗歌大梦在他的氛围中升起。这种血缘幻象会以不同方式(甚至反对的)体现在未来写作的运转中……海子是得永生的。

好诗和伟大的诗,是有区别的,前者是完美与无懈可击的珍珠,让人把玩观赏,后者则是常常不够完美,但它却能产生下一代生命的卵子,无数的诗人创造了它之所是。海子的诗歌就是这种伟大的诗,它不够完美,但它却能够在一个国度的诗歌大梦里被众多的诗人包围,以不同方式的血缘幻象体现在后来者的诗歌创作中。我看海子,超脱于个体生命的延续,它的卵子在后来者的这种幻象中得到永生。

我送黄英海子的诗歌集子,就是想让英子不仅仅成为完美的歌者,而且成为伟大的歌者,在成为伟大的过程中,我们甚至可以接受她的不完美。英子不是海子,没有去过北大,自杀的事情是大可不必担心的。而海子的自杀,则是完成最后的卵子的幻化,不是人格缺陷,与殉国的士大夫一样值得称道。去留肝胆两昆仑,海子是一昆仑,他选择的是去。这种去的精神担当,我不担心英子去继承,作为映山红的灵魂歌者,她可以而且完全有能力担当起来,而不走入消亡中去,这就是歌曲与诗歌的区别所在。

英子通过歌曲间接接触生命星象,而诗人通过思想调动头脑直接接触生命星象,歌唱者与诗人的区别就在这个地方,诗人演绎生命星象,而歌者只是复制生命星象。我送英子海子的诗歌去读,只是希望她能够读懂这些生命的星象,这样才能够把那些直入灵魂的歌曲唱好,因为这是一种间接生命,所以,我不担心英子的“消亡”,诗歌满不可以把一个歌者带入消亡状态,除非你就是那首诗歌的作者。我希望英子在这种生命星象的体验中得到什么呢?

——深刻的诗篇常常呈现出生命本身被语言攫住时的状态。正是在这种状态中,生存的终极实在才可能显露出来。“攫住”是一种互为纠葛的力量,它使我们转向与语言的斗争;因为另外的选择就是放弃和沉沦——攫住状态的消失。我说黄英的歌曲有奔突的向上的力量,既然奔突,那必然有阻止它奔突的东西所在,这种阻止,就是一种攫住,黄英的歌曲就是要转向这种与攫住状态的争斗中去的,诗歌的精髓,就是黄英腔的精髓——与攫住的事物相斗争并保持这种攫住。海子的诗歌中攫住的状态很多,且文字不是很深,大抵是适合英子的,我相信她自己能够在海子的文字中寻找到黄英腔的最佳状态。希望海子能够帮英子(要读成孔子的子)晋级,因为,快女中只有我们英子拥有这种生命本身被歌语攫住的状态。

海子是纯粹的农家子弟,在物质生活上,始终是贫困无告的人,但他的诗歌是高贵的、壮阔的与澡雪精神的。陈超先生曾经这么说海子,他为自己虚构了一个精神性的血缘幻象,以至使他更像是异邦失去家园的精神贵族的“孩子骑士”,悲怆,高大。海子身上的光芒,正是英子身上所已经有或者应该有的。黄英也是纯粹的农家子弟,我怕她在生活上缺少那种高贵感,所以用海子的诗歌去培养她,这不是一种物质生活的浮华性的高贵,这是精神世界的高贵,这种高贵超脱于选秀,而让英子在以后的道路上走向艺术的大路。同时,悲怆的风格正是英子歌曲的风格,海子的诗歌一定会滋润英子的歌喉。

我要谈一些澡雪精神。有许多人说黄英不会超过宋祖英、韩红、腾格尔等等,现在黄英的实力确实是这个样子,她们有着共同的那些东西,比如说,悲怆,空灵等等。但是,这些歌者都没有澡雪精神。我希望英子在海子的诗歌中得到那种澡雪精神,也只有得到这种澡雪精神,她才能区别于其它歌者,才能真的做映山红的灵魂歌者。

有位有学识的网友在今晚质疑我送的书,我在与带领过江东的子弟们开会的时候通过手机看到的。这位朋友曾经写到,黄英的美正是那种没有被知识(大概是这个意思)与理性所污染的美,她应该保持这种淳朴,因此,这位朋友担心我的过于“理智”的书会污染了英子的纯洁。他的担心是有一定的深度的。但这位先生毕竟不是诗人,没有看懂海子。

海子的诗歌中经常出现太阳、土地、麦子、血液、天堂、火、黑夜、王等原型喻像,这意味着这些诗中含有原型分析诗评家所喜欢依赖的稳定内涵。这种内涵是含有大量理智成分的。这位对我产生质疑的先生,大抵是可以看到这一步的。但是,海子却是一直在创作态度上为情感辩护,也许在他看来,“理性”是有限的,他更愿意扩大、加深生命内部的无限可能性,以提供新的更本质的“生命知识”,而不是文化知识。这也是我为什么在黄英的赛场上狂呼的本质性原因。我相信,我送英子的书,提供的是这种生命的知识,而不是文化的知识,因此,先生的担心是没有必要的。解释到这里,我不知道这位先生是否能够接受了。

一位诗歌评论家曾经在自己的书中这么评论海子——他与他所崇拜的荷尔德林最深切的不同在于,他的诗伴有阵发、亢奋的“自我迷恋”倾向,如果说荷尔德林是在茫茫的黑夜里漫游,在吟咏中寻找隐去的神的踪迹的话,年轻的海子则更愿意把自己看做神——或至少是有慧根、有卓见的神子。我们的英子缺少这种把自己看做神子的精神,这是她走向更高处的最大的障碍,我把她哥哥海子的文集送给她,让她的哥哥告诉她,你是神的孩子!我在黄英比赛的现场,组织大家一起与英子合唱《黄土高坡》,就是要给她这种感觉,事实证明,英子在这种感觉的冲撞下达到一种神子的完美,她爆发出来带领大家,走向黄英腔的黄土高坡。在黄英的一生中,我希望她为人要谦卑,为艺术要高贵,如神子,甚至就是神本身。

平民的海子能带给英子高贵的艺术感,而歌者与诗者的本质区别又使得英子能够在现世存在而不走向消亡,还有诗人对人类精神的担当——我希望英子在成名之后,想到的不仅仅是给自己的父母买一个按摩椅,要有给天下父母买按摩椅的决心与意志,这是诗人的意志,我希望通过海子,送给黄英。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评论这张
 
阅读(63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