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云游青藏之黄英的梦黄英的家  

2009-07-29 11:56:15|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游青藏之黄英的梦黄英的家

马庆云/

我给黄英也是给自己写了几篇文章,在映山红中得到一定的影响,有位网友在评选最有影响力的十篇文章中把我的一文排在首位,这也是意想不到的事情,至于说到歌曲寻根向民族方向探索的议题,现在看来还是很值得关注的,牵扯到民族风的问题上来时,是大有文章可做的。映山红们读我的文章,大多是因为我们都有对黄英的共同的不改的喜爱,并且因为这种喜爱而想进入喜爱背后更深层的哲学问题的思索中去。黄英歌曲艺术的研究意向,大抵是梦的问题和家的问题。我最近做云游青藏的专题,谈到许多相类似的问题,我发现青藏高原尤其是拉萨、那曲这些地方真的有梦和家的感觉,近日,黄英在接受某杂志访问的时候,说自己没有旅游过,如果有可能,她要去拉萨。

看到这样的报道,我竟然欣慰,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值得捧的姑娘,是快乐女声舞台上少有的珍品,我相信自己的艺术直觉,如果她没有绕指柔的千仞钢之剑则无法让我时时的关注她的每一步。我们首先应该去追问艺术到底是什么?这一样的问题往往被经院派的文艺家们所胡乱化,读他们的专著,我们或可得到更全面的多方位的解读与解答,但无法由我们的情感的直接体验来马上完成,因此,我回避网友人肉搜索后给我定性的经院派文艺工作者的口吻,直接给予答案——能穿透人心引我们沉静并思索的一切都是艺术。

从事艺术的人一直在试图获得穿透人心的力量,但这种力量的获得,是需要灵性的,我曾经直言我的中文系的某些小朋友灵性不足,一辈子做不好文学,不如转行做文字学,当然不是瞧不起文字学的工作者们,而是认为这一种类的工作需要的灵性或许会少一点。艺术是与灵性直接挂钩的,一个从事艺术工作的人,他多大的艺术成就或许来源于他后天多大的努力,但如果没有灵性,多少努力都是白费的。有些人的生存境遇直接造就他的艺术灵性,比如李白,比如苏东坡,这是你读多少文章也学不来的。李白与苏东坡都是四川人,巴蜀之地,多有灵性,多通艺术。

灵性的艺术往往是纯粹的,这些艺术不是做出来的,更是做不出来,她与直觉息息相关,中国古文论家讲求气,其实这种气就是一个人的灵性的问题,这些问题不是唯心的问题,而正是灵魂上的唯物主义,需要当做一门科学去直面的。纯粹的艺术要求干净,甚至达到澄明的境界,这种澄明是至少两种澄明的,一是内心的澄明,二是自然界的澄明。有灵性的艺术者首先是达到内心的澄明,纯净,要求干净,明朗,不愿意招惹所有不净之物,这种内心的澄明在世俗世界中越来越难以滋养,怀揣着对艺术灵性的尊重,他们开始奔突,开始寻找,首先被寻找的就是自然——他们要去自然的澄明中去。

我上青藏高原,就是有此一目的的。而黄英说她很渴望去拉萨,她的歌曲一路听来,难道不是要去拉萨寻找她歌曲艺术上的那种澄明境界吗?当一颗心在身边已经无法找到这种澄明的时候,艺术的灵性把我们放逐,插翅的灵魂给澄明的艺术找到遥远的梦,遥远的家。马庆云上青藏,到唐古拉山口的时候就哭了——我说我们是赤裸着离开母亲的,而今天为了人的所谓的道德,竟然穿着衣衫,我应该奔突,应该融化,应该进入唐古拉母亲的大雪山中去的,和我的牦牛兄弟,我的藏羚羊妹妹们……

开始的时候,我只是对黄英的歌曲及其演唱方式很是欣赏,当得知她想要去拉萨的时候,我竟然发现——黄英是有艺术灵性的,这种灵性只有那山那水可以培养。猛地走入黄英的内心世界,发现这个女孩子除了单纯还有一颗向往澄明的心,在这一样的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女孩子,我们突然懂得美的意义,想起希腊人为了他们的女神而战的悲剧,我们这些映山红也正是为了自己的美大写的美而义无反顾的支持黄英,与她一路同行。生命中有一些东西需要捍卫,今天通过这样的文章,我要告诉湖南卫视,你敢把黄英黑掉,我一辈子不看湖南台。我的一些小朋友与我讨论希腊为了一个女人而争战十年的事情是否值得,我说,有些美是需要捍卫的,你不要把她当做一个女人,那是一种美,哲学与美学意义上的美了,为了美可以生,为了美也可以死!

还记得几天前黄英在快乐女声的舞台上唱《娜鲁湾情歌》的时候,有个女评委说她有城市化的味道,真不知道这位评委有没有艺术灵性!如果黄英都城市化了,那还有谁敢标榜自己有乡土的纯然之风?这一样的评委根本不知道城市化的哲学内涵是什么!我不想在这里过多的讨论城市化现代化的问题,也不想对它们在这样的文章中表示太多的担忧,我会拿出专门的一篇来讨论拉萨的城市化与现代化问题,来反思,来表达文人对过度现代化的担忧。但有这种担忧的人,往往更珍惜黄英的纯然,唯有真正的担忧,才真正喜欢黄英的返璞归真。只有那些学了空空的言语的皮壳的人,才会说,黄英城市化了。

我写黄英的文章被湖南卫视的网站转载在首页,是一个朋友告诉我的,我至今没有时间去看,因为身边总有那么多的事情去处理。但今天看到黄英说她想去拉萨,我猛地惊奇,难道是黄英读了我的不经意的文章,那些云游青藏的文章吗?我更希望她是纯然的,自主的,内心的灵性使然,她内心那颗拥有艺术灵性的心让她渴望拉萨。

来到拉萨,来到布达拉,来到遥远的梦,回到遥远的家。而我们这些映山红,如希腊的壮士,我们所捍卫的是我们的美,我们的女神,我以希腊勇士的名义告诫湖南卫视,请不要再迫害我们心中的美!

此系拉萨,此系黄英的梦,此系黄英的家……

最后送一张我拍的拉萨火车站的照片,梦开始了,家也在眼下!

  评论这张
 
阅读(99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