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悼念季羡林先生兼议常态知识分子的人生轨迹  

2009-07-12 17:37:18|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悼念季羡林先生兼议常态知识分子的人生轨迹

马庆云/

季羡林先生离开我们了,享年98岁。先生是研究佛学的工作者,佛家认为,生烦死畏,不如无生,从先生最后发表出来的一些文字来看,其最后的生活也是宁静的,他的心思业已平和,因此,先生的离开不应该悲痛。但我们应该悲痛的是那些拿先生的东西做文章、打主意、干坏事的家伙还没有灭尽,而且这些事情还在一直发生着。我对先生是怀着崇敬的心思的,或许我们应该在先生走后沉默,而不是写这一样的文章的。但我对先生的崇敬仅仅停留在先生所拥有的学问知识上,并不兼及其它。

季羡林先生的一生,应该是一个常态知识分子的人生轨迹,现今正有无数的知识分子实践着他的路子。我不知道现在是不是盖棺定论的日子,但我能够肯定的是,北大给季羡林先生的定性肯定不是那最后的盖棺定论。纵观先生一生,竟然发现诸多特征,与现今的知识分子的人生特质一致。

一、谨小慎微,甚至会在风大时哑言,乃至于说假话。谨小慎微是现今知识分子最大的特征了,他们的谨小慎微有时代的压力,不能苛求。至于哑言,我相信大多数的知识分子都是自己明白的。季羡林先生最后的作品,我甚至不敢相信是一位老先生写的了,很怀疑他的文章是不是有人代笔,或者有被出版机构删掉的地方,但仔细地阅读先生中期的作品,也会发现先生说话往往这样,时而哑言,时而会说几句言不由衷的话。或许是我的误读,先生本身就是相信他自己所说的话的吧。季羡林先生有许多怀念北大老教授的文章,那里面可以看出一个季羡林来,谨小慎微,甚至言不由衷。也许是我的狭隘——先生本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本应该承担更多的真实。季羡林先生的胆小怕事是远在巴金先生之上的。而当今知识分子对权利的恐惧也正是季老一样的。所以,我不认为季羡林先生有太多的人格魅力。如果有天堂,如果老先生与北大曾经的那些先走的先生们相遇,他会不会有愧疚?!先生的人格魅力甚至不如余虹的《一个人的百年》中所展现的人格魅力大。我没有资格去批评先生,但我认为,我们吸收了那么多的知识,应该承担更大的社会责任,不应该沉默、哑言,甚至说假话的。我甚至于不相信一些文章是季羡林先生写的。在老北大耳濡目染了那么多年,他不应该是那样的。而这又是现今知识分子的人生常态。

二、踏实认真,一丝不苟,但缺少做学问的灵气。我这么评价季羡林先生一定会被许多人批评,但我要告诉那些批评我的人,季羡林先生在回忆性的文章中也是这么评价自己的,他一直认为自己的灵气不足,在北大是个很平庸的人,至于刚回国北大给其安排的职位更是感激涕零。季羡林先生骨子里是软弱的,对世俗与权利的软弱,而这种软弱又是对生命的钢强,钢是有韧性的。现今的知识分子大多都是这样的,有深刻的时代的原因,我们现今的任何一个生命个体都没有理由去批评人家,因为我们也是如此的软弱。有位学者说季羡林先生研究的梵文没有多少成绩,这话被剩下的人诟病,仔细想想,确是这样,季老的这些研究只是时间问题,不是说非他不能的问题。季老的成绩来源于他的认真踏实,而这一精神在他的弟子身上又得到继承,那个在百家讲坛授课的学生就是很好的例子。他们与清末的考据一派如出一辙。做学问需要他们这样的。但是,这些只是整理学问,缺少原创与突破,要达到学问的原创与突破,需要的是灵气,仅仅一丝不苟是没有大用的。王国维先生身上就有灵气,季羡林先生是老气——老气横秋。毫不客气地说,中国现今的学术界,大多是这种老气横秋,连我很尊重的陈超教授都快老气横秋了。没有灵气,中国的学术界很难有突破。而这种整体性的灵气的缺失,又是这个时代的学术特征,没有原创没有突破,就没有前进。我们的学术不前进,已经很多年了。我去研究季羡林先生的《佛家十五题》,最后很是钦佩先生对原始资料的整理所做的贡献,但又对其中先生自己的结论或者研究成果觉得肤浅,先生好像很不愿意在这些资料整理的基础上再做什么大的理论高度的综述了。缺少灵气的中国学术界再这么走下去,必然连自己的话语都丧失尽的。

三、闲散宁静,禅心佛意,入世浅而入己深。季羡林先生长寿,享年98岁,这与他的这种心态不无关系。在中国的知识分子行列中不乏这样的心态,连要王师北定的陆游都有晴窗戏乳细分茶的闲情,中国的士大夫们很缺少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的豪情,甚至没有到中流击水的气魄,所以往往被统治,被领导,而无意识,暂时坐稳了奴隶而不知,而又往往是向内部寻找让不安的心安宁的东西。禅,茶,花,木,曲,词,姬,旦,大多成为文人的最爱。季羡林先生晚年喜欢养猫,就像我现在喜欢养狗一样,大抵是出于寂寞的。我很怀疑季羡林先生最后是不是写过一些出世的文章,他大抵不会最后也不说话的吧!或许是出于什么原因,北大的校长书记们没有把它发表出来吧。听说北大连季老的字画都好意思卖,还有什么不好意的呢?季羡林先生晚年的不幸,也是他自己造成的。但小字辈的我,更希望先生是幸福的,不会如报道所言,子女们见一见都难。北大肯定已经不是那一样的北大了。仔细想想,中国的这些知识分子难道不是这样吗?有几个不是这样的?李泽厚怎样了?刘再复又怎样了?黄仁宇又怎样了?……中国知识分子人生轨迹的常态,不也就是这些花花草草嘛!

以上三点看来,我们还能叫我们自己为知识分子吗?学了那么多知识,我们承担了什么社会责任?集体、民族、国家、人类成为这样,每一个知识者都有罪。我们的常态的人生轨迹,写满了这些罪!我把黑暗打破,但我也不知道路应该往哪走!

先生现在不用再去想路应该往哪走了。我写这样的文章悼念他,绝不是想要批评先生,而是想批评批评我们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