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青县大曲头事件十论之一  

2009-12-20 20:30:31|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县大曲头事件十论之一

——源于土地的腐败是监管不力还是体制问题

马庆云/

河北青县大曲头村民集体上访,虽然没有得到县政府的正面回应,但凹陷出一个基本问题——腐败,源于土地的腐败问题,是困扰中国城乡经济的共同问题。

中国的现下的经济与政治体制,无论是城市土地还是农村土地,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私有化,人民的土地权利得不到有效的保障。在城市,土地问题的直接博弈双方就是开发商和被开发地的城市居民,而在乡村,源于土地的各种问题的直接博弈者却是农民和农民群治组织的服务者——村干部。中国乡村干部在中国高速发展的当下,已经不再是简单意义上的服务者,其亦不再把自身当做“为人民服务”的政治螺丝钉,而是向经济与权利的双重身份转移。这种转移,直接造成农民与村官的矛盾。

城市的拆迁有钉子户,农民的土地征用却很少出现钉子户,这不是一个现实中并不存在的问题,而是我们的媒体对农村钉子户没有足够的重视,根本不去报道这些钉子户。中国当下的经济与政治体制正在向尊重私有化方向发展,在这个尊重的过程中城市拆迁在舆论与媒体甚至是高层党政领导的关注下,已经有了一定意义上的改良,虽然成绩并不能让人足够满意。但是,相对于经济欠发达的农村,土地问题,一直是得不到有效保障的问题,中国的农民一直没有拥有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土地权利,哪怕是土地所有权之外的使用权。农村钉子户,应该是引起舆论媒体和党政领导重视的又一新现象。

农民的土地是集体所有,农民只拥有使用权,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私有化的占有权,虽然我们的物权法是明文规定保护私有财产的,但是,农村土地因为这种意义上的无法私有化,而不能得到有效保障。在经济与土地的博弈中,农民很少能够从土地中受益于工业占地,相反,这些经济利益的再整合成为投资者与当地政府和村干部之间的利害取舍,很少能够真正补贴到农民手中,也很少能够使经济的良性发展回补农民。

农民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一穷二白的无恒产者,连最基本的土地的所有权都无法得到真正意义上的实现。村干部与投资商之间的围绕着土地展开的博弈,在中国当下,大多已经处于一种灰色地带,很难得到真正意义上的公开公正透明地监督,一如河北青县大曲头事件中的村干部与农民的土地纠纷一样。

农民的土地权利虽然受到法律的明确保护,但是亦面临一个实际问题,因为是集体所有制经济下的土地使用权,所以没法落实到私有制的保护范畴内。集体所有制的体制问题,面临一个新的权利集中制的腐败,所谓的权利集中制即是指一如青县大曲头村干部一样的权力集中——如果大曲头村干部能够跟农民达成经济上的共识而不是权利上的强行压制,则根本不会出现大曲头事件中的各种上访。

而如大曲头村民网络公布的上访文书所言,当他们想求见县委部门领导的时候,几个小时没有得到合理接待,而刚刚打出还我土地的横幅之后,即有维护社会治安的防暴警察把其中十位带头人物带走,这从一面证明了农民维权的举步维艰。中国土地的直接管理者会不会与土地开发商达成经济上的共识,甚至是金钱上的灰色勾当,是首当其冲的被怀疑的。上访言路的不畅,直接导致这种怀疑的加剧。

源于土地的腐败首先是法律监管不力的直接表现,但是法律监管不力的根源——民众上访得到如上的待遇的根源,是否是我们的上访体制出现问题?中国的上访体制从根源上讲,亦是民愤越积越深而终于爆发的一种局部现象,大量的上访者在上访之前就已经被打压下去。

一如房地产开发商曾经动用黑社会强制拆迁一样,村干部亦能学会城市开发者的精华,诚如青县大曲头村民网络公布的信息一样,动用雷管对反对村民进行威胁。在本来就已经是权利与金钱博弈的灰色地带,更增添了一种黑色的中国特色气息。

城市与乡村,在土地问题上出现的种种弊病是如此的相似,而就像我们深刻的反思房地产绑架中国经济一样,现下的农村土地的工业化,尤其是不合法的工业化转移中,是否也是在绑架中国经济,最后到了积重难返的程度?本应该是在农民与投资商进行资产博弈的环节,村干部利用手中的权利而充斥进来进行灰色交易,民众上访言路不畅,资产与权利相互辅助,是否已经严重阻碍了中国经济的良性发展呢?

中国经济的被绑架,已经逐渐在农村耕地上被体现。孟子说,无恒产则无恒心,农民的土地一旦被村干部及其上的庇护者灰色干净之后,恒产无有,恒心何处?恒心一旦失去,则中国经济必然失去可持续发展的安定环境。我们的专家担心土地私有化造成的农民对土地的丧失,已经在实际生活中演变为集体所有制,才是农民失去土地而又得不到保障的根本问题了。集体所有制下的农民土地的保障问题,是否应该到了中国经济不得不说的节骨眼,在中国,还有多少个像青县一样的上访言路不畅的政府部门存在?不是少数,而是绝大多数,在资本与土地的博弈中,政府已经被绑架,我们不可回避这个问题,青县不是个例,但凡拿它当做个例去个别解决的,终将失去解决中国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的最好时机。

源于土地的腐败是监管不力还是体制问题,这个追问不仅仅追问青县一样的政府,还要向更高层次上追问,孟子的话很可怕——民无恒产则无恒心!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