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一答作家殷谦对《蜗居》的质疑  

2009-12-15 16:34:0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答作家殷谦对《蜗居》的质疑

马庆云/

作家殷谦在博客中国发出了成系列的对《蜗居》质疑的文章,在第一篇中亦有言如下:凡是为六六及《蜗居》辩护都是无知可笑的,这在文艺批评上是一种常见的奴隶性格和懦夫做派,这是为六六的不负责任以及任性进行狭隘、偏激、自私的辩护。我固执地认为我具有作家殷谦先生所说的以上这些劣根,所以,以殷谦先生对《蜗居》的质疑的各个段落为蓝本,一一进行我的这种奴隶性格驱使下的可笑的辩护,也随着殷谦先生成系列文章的逐步发表,来一篇一篇的回复。因为今天刚刚看到殷谦先生的文章,所以,决定从第一篇开始回复。

前几天有朋友对我说,他不打算再拼命工作了,也不打算结婚了。看他沮丧又认真的表情,我就有点儿不解,一直都踏实稳重的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我问他何出此言,他说,你没看《蜗居》吗?社会都黑成这样了。惊愕之余再问他,社会黑成啥样了?他不屑地埋怨,工作一辈子都买不起房子,没房子就结不了婚,不如得过且过。我大致明白了他的意思,当时我并没有对他说什么,当然我知道,除了重复几句无关痛痒的鼓励或安慰外,我也不能对他说些什么。回到家,我按照朋友的指点,在某个视频网站上看了这部名为《蜗居》的电视剧,也许不对我的胃口,我按了一路快进键,昨天终于看完了。”

——我觉得殷谦先生一路快捷键的做法从单纯的看电视剧的角度上讲,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既然殷先生要做这样的批评文章,连最基本的电视剧蓝本都不能从头至尾的看完,是否犯了先入为主的主观毛病?并且,看过六六女士《蜗居》原著的人都知道,电视剧版的《蜗居》与六六原著的原貌是不一样的,而且在许多地方都是有相反性的,电视剧中的一些情节也是失去六六性格的。既然要做批评文章,连原著都不屑于去看,做出来的批评,大概也是可以被读者不屑的吧!

“感觉如何?(一般在视觉感官下,我不大习惯用感受这个词)个人感觉有点复杂。首先我想到了该剧的编剧六六,这个女作家,(据说《蜗居》2007年出版,销量不怎么好,而随着电视剧搬上荧幕一夜走红,出版社准备加印以满足市场需求。)她究竟是个怎样的作家?我问这个问题并无人身攻击的动机,首先我们要弄明白,因为一部作品之所以是那样的而不是这样的,这大概要决定于写这部作品的人,也就是说,作品可以反映作者的人格修养,作品也是作者的心灵镜像,我们看一部作品,首先看到的是作者,其次才可以看到作品中的其他人物。有其作,必有其人,所以,如果要批评或责备的话,那么,我们首先要批评或责备的是作者,而不是作品中的其他任何人。有很多读者或观众,愚蠢到首先将作品中的人物架上了审判台,譬如,大骂宋思明不是人,骂郭海萍小女人,骂陈寺福没良心……可是在批评这些人物的时候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人物,那就是他们的母亲六六。”

从殷谦先生后面的这几句话来看,我猛然觉得好像是这个意思:制造潘金莲形象的施耐庵首先是要被“批评或责备”的,制造白骨精形象的吴承恩首先是要被“批评或责备”的,制造薛蟠形象的曹雪芹首先是要被“批评或责备”的。显然这些“批评或责备”都是无法立足的。到这里,我开始怀疑起殷谦先生的话语逻辑上是否存在明显的错误呢?或者说,这是一种故意的错误呢!

“有人会说,为什么要批评六六?六六写出了现实社会的黑暗,写出了我们的心声,写出了别的作家都不敢写的作品,为什么还要批评她?难道现实社会的黑暗就不应该批判吗?电视剧《蜗居》深受观众喜爱,其实我并感到惊讶,因为人就是这样,作品越刺痛他,他就越对作者表示敬意,越认为作者很伟大,受作品伤害越深,越认为作者值得尊敬。其实,这就是所谓的刺激,在这个浮躁的现实中,很多人是寻求和期待刺激的,也就是他们大多都有点典型的受虐狂心理。看了反映社会阴暗面的《蜗居》,他们的内心方佛得到了巨大的安慰,他们把所有的忤怨统统归咎于社会,乃至大骂当权者或执政者。这也是《蜗居》被禁播的根本原因。”

作家殷谦所说的大家喜欢《蜗居》的原因是因为大家寻求刺激、满足自身的受虐心理,因为《蜗居》写了社会黑暗所以大家能够满足自身的受虐心理了。那么,我倒是想问问作家殷谦,整日的看那些歌颂政绩、粉饰太平的新闻,难道就不是一种受虐心理的满足了吗?我倒是觉得,大家之所以关注《蜗居》,正是因为这样的粉饰太多了,大家有受骗的心理,才来寻求一种真实,作家殷谦所说的受虐,正是我们所说的真实罢了。还有,殷先生所说的把种种问题归咎于当权者,我觉得有移花接木之嫌疑!首先,作家六六在《蜗居》中对宋思明这样的权力者都是一样的精神关照,具体如何进行的关照,可以参阅本人评《蜗居》的第二篇,这种精神关照并没有一股脑的就把问题的根源直接引导权力者那里去呀!作家六六尚且没有愚昧到“把所有的忤怨统统归咎于社会”的地步,这或许是一路按着快进键的殷谦先生的一厢情愿吧。好好看看《蜗居》,大是不会有这种想法的了。殷先生的说法倒是使我想起几个愚童评判《红楼梦》的一句话——贾宝玉的爱情悲剧是封建社会造成的。而这与殷先生的说法一样,都是对作家(六六、曹雪芹)的误读。

“这么说来,如果谁要批评批评《蜗居》,谁就站在了大众(主要指80后)的对立面,谁要批评六六,谁就是动了他们的精神领袖。有批评才会有进步,世界上可以缺少赞美,但绝不能缺少批评,所以,我打算将批评进行到底。通过六六的两部大作《双面胶》和《蜗居》,殷谦突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六六是一个心理比较阴暗的人,感觉她的窗户未曾打开过,阳光从未进来过。苏淳说:在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地雷,和平年代更是如此。六六喜欢沉湎于黑暗,似乎只有在没有光明的地方才能找到真实的自己,才能体验到残酷的激情。海萍说:爱情那都是男人骗女人的把戏。在爱和恨之间,六六倾向于叙写自私和冷漠;宋思明说:现在的社会太现实太残酷了,没有人再认为亲情是重要的了。在恶和善之间,六六倾向于叙写残忍和无情;海藻说:人情债,我肉偿啦!在崇高和卑鄙之间,六六对前者缺乏应有的敬意,而倾向于叙写世故、油滑、无耻、无畏;宋思明说:我是来干你来的,在兽性和人性之间,六六更是倾向于赞美兽性而摧毁人性,嘲笑人的文明和道德,而宣扬野性和下流。”

殷谦先生所谓的精神领袖一语,是做批评的人所不应该说出来的,也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这属于给作家与读者双重地捏造罪名。作为《蜗居》的一名读者,我并没有把六六当做精神领袖呀!殷谦先生一刀切的做法太过于草率,这样做出来的批评在质量上让我怀疑!然后,殷先生提到一个作家是否黑暗的问题,我觉得这个倒是有一点意思,可以再和殷先生说道说道。我固执的认为,描写黑暗并不能代表作家本人的黑暗,相反,作家正是黑暗之上的这盏明灯,虽然它处于黑暗之中,但是正在寻求整体大观黑暗的方法,对这些黑暗做精神担当。殷谦先生说“在爱和恨之间,六六倾向于叙写自私和冷漠”,而且拿出宋思明的话来做例证,其实,这正是殷谦先生按了一路快捷键的结果——真实的宋思明也是有血有肉有亲情有爱情的,他对于自己的女儿,对于海藻,甚至于对于岳父和妻子等等,都不是自私冷漠的,人时不时的一句冷一些的话,怎么能作为一个人终生的定性呢?殷谦先生的主观偏见太浓。至于殷谦先生所说的性的问题,我在评论《蜗居》的第一篇文章中就有探讨,也告诉读者作家本人对性的描写正是一种对现实的反抗意识,这里就不与殷谦先生多言了。

“其实,六六的作品缺乏对纯真、善良的信仰,缺乏对人物的爱意,缺乏伦理上的健康,如果说六六能叙写人性中的残忍、阴暗、丑恶的一面,从而获得观众的拥戴的话,那么她就更应该创造出美好和善良的人物,来显示她的正义与崇高,可是她没有。是的,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有很多毛病,即便像六六说的到处都是地雷,那么,六六应该帮助大家如何避免这些地雷,而不是拉着大家去踩地雷,六六很耐心地告诉女孩们如何才能当上二奶,却没有告诉女孩们如何不去当二奶。优秀的作家总是在追求善良和完美方面很有激情,而当今像六六这样的作家却与之相反,在冷漠和仇恨方面显得尤其固执和倔强,她是有调动观众胃口的激情,但那是一种怪异而阴冷的激情。”

如果说六六缺少对纯真和善良的信仰,那么《蜗居》中的小贝又是怎么一回事?我曾经在写《蜗居》的第三篇中直截了当地说,小贝身上正是六六的道德感召,是作家本人的精神寄托,六六正是让小贝带她在作品中追求一种童心赤子的生命状态呀!难道小贝不属于美好而善良的人物?殷谦先生说六六只描写一个女孩怎们成为二奶,而没有描写怎么才能不做二奶,但是,如果说海藻是一个二奶之路,那么海萍不正是一个非二奶之路吗?殷谦先生为什么视而不见?我到这里,开始怀疑殷谦先生的居心了。六六有的时候描写阴暗,正是对阴暗的揭露,是阴暗头顶上的明灯,正是告诉读者,那是黑暗的,可以绕开走的,正是告诉大家怎样不去踩那个地雷!如果黑暗顶上的灯都被称为黑暗的话,那殷谦先生是否对《蜗居》不怀好意呢?

“说到这里,也许有人会为六六打抱不平:难道生活中不是布满了地雷吗?难道生活中不是充满了堕落、颓废、浮躁吗?六六真实的记载了生活,这有过错吗?可以理解。你有充分的理由为六六的眩惑和消极的《蜗居》辩护,难道就不能写人性的丑恶和社会的残缺吗?殷谦认为,不但能写而且要必须写,因为文学和艺术本来就是一种对抗黑暗的精神努力。但是,与其说她是写生活,不如说她在写黑暗本身,优秀的作家是为了追求美好才写丑恶的,为了追求光明才写黑暗的,因为光明的意义和价值远比黑暗本身要重要的多,所以才要表现人性的伟大和高贵,才要表达人们对光明的追求与渴望,人生来就是要与外部社会和心灵世界的黑暗斗争,以此来实现自己的道德完善和人格发展。我们就是要批评和反对《蜗居》,因为它本质上就是一部背叛文学和艺术基本道德原则的作品,它陶醉于叙写黑暗本身,也就助纣为虐地成为了黑暗的盟友。”

作家本人能不能成为黑暗的盟友不是看作家是否写了黑暗,而是看作家对待黑暗的态度问题,如果说六六助纣为虐,那么最起码六六是应该歌颂黑暗的呀,但是,六六没有,她做的却是把这些黑暗的东西公布于众,寻求出路!六六的作品中没有设立一个符合作家殷谦认可的高大全的追求光明的形象出来,就被殷谦先生打上黑暗盟友的罪名是否有些文革思想了?殷谦先生的这种文艺思想,在我们建国之初是十分普遍的,而且在文艺界得到广泛讨论,最后被以政治的手腕压制下来,作为作家的殷谦先生,肯定也是很清楚这段不光彩的历史的。我们建国之初的许多小说,就都是殷谦先生所期待的这种高大全形象了。后来,随着文艺的逐渐拨开迷雾,我们才发现,只有贴近小人物,而并非是一门心思的高大全,文学才能够得到发展,我们的文学之笔才能够有生活的质地。在六六的笔下,每个人其实都是在追求光明,追求精神解脱与精神家园,只是没有像殷谦先生所期待的那样,整日的高呼着光明的口号罢了。

“凡是为六六及《蜗居》辩护都是无知可笑的,这在文艺批评上是一种常见的奴隶性格和懦夫做派,这是为六六的不负责任以及任性进行狭隘、偏激、自私的辩护,为什么?因为文学艺术是一种向生活显示自由意志和精神力量的自觉行为,而并非生活驱使或奴役下的被动的行为。文学或艺术并不是对生活无条件的随同、放任和随顺,而是对生活的拒绝、拷问和质疑,如果像六六一样,将写一部作品的笔触仅仅停留在外在的层面来反映现实生活,那就不能使其成为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作品,更不能使其成为一部具有精神力量的作品。因为六六无法超越高于生活的道德立场、情感态度以及人格气度,她只是满足于与生活保持一种异化性质的一致性与相似性,而缺乏超越现实的道德激情和内在自觉,以及缺乏对现实生活应有的质疑,所以她的《蜗居》是一部消极的,没有任何精神力量的作品,《蜗居》的追捧者除了满足于安抚自己的对社会的抵触情绪外,他们并没有体验到诗意的激情,也不可能感受到雄厚的力量。”

我对作家殷谦这段的第一句话提出严重地质疑!按他所言,是否我们这些人都不能再说话了呢?一说话就是无知可笑的了!——这种乱扣帽子的话语,是否还是文学批评的语言,是否还能承载起它的文学批评的公正性呢?殷谦先生说“这是为六六的不负责任”进行辩护,并且认为六六的《蜗居》仅仅停留在反映生活,这正是一路快进键的结果,殷谦这种不负责任的观看方式,使他不能得到作品之上的艺术享受,不能体味到《蜗居》作品中透露出来的意蕴,所以,他才偏执地认为《蜗居》如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六六正是站在视觉大观的角度来审视生活,对作品中的每一个人物都进行精神担当,关于这个问题,我在以前写《蜗居》的作品中也曾经说过,不再多言。《蜗居》的精神力量正在于它对黑暗的记述,并在这种记述的基础上的精神担当!

“事实上,在我们这个价值迷失、信仰缺乏、人欲横流的时代,我们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一种积极的、力量的文学和艺术作品——它虽然也写黑暗,但它从不忘以光明作背景;它虽然也写丑恶,但从来都是以美好作底子;它不但帮助人将自己从野蛮的深渊和兽性的桎梏中解放出来,而且能够从积极的方面影响别人的生活手段,并教会人懂得尊严、高贵、优雅、得体的意义,而不是蛊惑人沉溺于冷漠的残酷和自私的道德放纵,更不是纵容人为了追求物欲而出卖自己的灵魂和尊严;它任何时候都怀着温柔的善念,向人和世界表达深深的祝福的情感,从不诅咒生活,从不否定道德,从不逃避崇高,从不贬低人的尊严,从不把爱情视为骗人的把戏,而是沿着可靠、稳定的道德基础,无论遭受什么样的艰难和不幸,都能够深沉地、强烈地爱一切值得爱的人和事物……

我个人认为,作家殷谦的这段话正是《蜗居》的成就,不能构成对《蜗居》的批评。《蜗居》正是写黑暗而以光明为背景,没有光明,哪来的我们批判的黑暗呀?《蜗居》写丑恶正是拿美好做底子。《蜗居》里面也正是讲求赤子童心的真爱的,也正是一种爱一切值得爱的人和物的写照。

一段一段的反驳过来,最后发现自己写了那么多又臭又长的文字,真实着实对不起我的读者了。

 

  评论这张
 
阅读(58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