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解读《蜗居》之海萍买不起房子的社会症结在哪  

2009-11-23 15:48:36|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读《蜗居》之海萍买不起房子的社会症结在哪

马庆云/

《蜗居》这部小说(电视剧)从深层次上说,是讲人的蜗居状态的,但从表面看来,一切都是买房子惹的祸。毋庸置疑,在现代化的都市生活中,买房子已经成为头等大事。甚至于房子和老婆直接挂钩,有没有房子是一个男人有没有老婆的唯一衡量标准了。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当女人们发现她们自己没有购房的能力的时候,必然把她们的身体压在一个有房男人那里,六六也不忌讳谈这个,在《蜗居》中直截了当地告诫男人:当你在玩弄一个女人的时候,必须要给她的被玩弄的身体一个安居的地方。

有的时候,我会感觉海萍这样的女人确实是很少见的。她和苏淳结婚的时候,海萍她们根本没有房子,但是这个女人没有选择离弃,当苏淳被行政拘禁的时候——可以说是人生落难的时候,海萍仍然不离不弃。一个这样的女人,她的男人,其实是可以向苏淳一样被她骂的——因为她的心还是好的,她是一个好女人。在海萍身上,是有个人奋斗的意识的,她虽然经常抱怨自己的男人,但从来未想过像妹妹一样过吸血虫的生活,在海萍身上,有着中国现代女性应该学习的美德。

两个国家重点大学的毕业生,有着万元的收入,在上海(江州)竟然工作数年都买不起房子,这是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也应该是《蜗居》带给我们的现实问题。房价太高,资本市场通过高房价剥削住房者,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了。但是,我们的房价为什么高到连海萍、苏淳这样的白领都买不起呢?我想对这个问题进行一下探讨。

国土部门在和房地产开发商打一场相互推卸责任的无硝烟之战,这场战争围绕的问题就是谁在房地产中拿到利益最多,谁是房价过高的最后得益者,谁应该为房价过高承担更多的责任。

毋庸置疑,房地产开发商不会做亏本的买卖,虽然最近这些房产商确实都亏了不少,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继续进入市场并操纵市场的积极性与主动性,他们坚信能够撑过这段困难期,就是过了雪山、草地之后的希望期了。

房地产开发商为什么都敢有这种坚信?

因为掌握国家经济运转命脉的大权一直没有落在房地产商的反对一面上,相反,它一直为政府所控制,政府已经是与房地产开发商息息相关的一根线上的蚂蚱。如果说开始的时候,房地产开发商拉拢政府的话,那现在,政府这个已经吸习惯了鸦片的人,已经很难摆脱房地产的畸形发展。

房地产开发商是政府机构最听话的给钱的。在这种畸形的发展背后,我们看到,一如美国的信贷危机一样,各个行业都已经受到巨大的冲击,开始形成依靠房地产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们已经清醒地看到,房地产的不景气,已经直接造成中国经济各个方面的不景气,甚至可以直截了当地说,中国要想平稳的渡过这次经济危机,最好的方法就是要依靠房地产。

所以,还能支撑的房地产商都不害怕。他们知道,只有房地产的景气,才能带动中国其它行业的复苏,哪怕是表象的复苏。房地产本身就是一个已经畸形的产业,它所带来的不是被社会的非畸形所淘汰,而是使更多的行业与部门都跟着畸形起来。这个鸦片的力量很大。

房地产的景气才能真正带来股市的景气,股市的景气才能使得中国高层收敛更多的资本,使得底层心甘情愿的付出资本,取得暂时的假象的欣欣向荣。我之所以说,以后的经济即使复苏,也是假象的,是因为它的复苏并不是底层民众真正得到了比经济危机时期更多的劳动所得,能够有了更大的购买力和幸福指数,而是处于剩余价值分配权的人们,又暂时的取得了回避破产风险的机会,暂时的坐稳了主子的位置。

这种景气有一点像给人注射鸦片,长久的不注射,会使得人气息奄奄,而一旦注射,则必然在一段时间内又精神抖擞起来。房地产是鸦片,站得住脚。

也因为各个行业的被房地产绑架,和房地产本身为政府提供大量活动经费的原因,政府部门在改善民众住房的问题上一直处于不得不做才去做一点的尴尬境地。要抑制房地产的畸形发展,首先面临的就是其它相关产业的停滞,这个连锁反映是十分强大的,当连锁到国民经济像渴望鸦片者一样抽风的时候,政党的合法性问题必然被所有受害者质疑。所以,政府没有足够的魄力解决这个经济上的畸形问题。

当然,政府是房地产畸形发展的暂时受益者,无论政府如何否定,都已经不能回避一个基本问题,那就是,房地产商是政府税收、土地收益的最大户了。从房地产开发商公布的各种成本数据来看,基本建设用经费只有区区的每平米几百元,而其它费用却可以累加到几千元。政府以土地与税收的形式拿走了最大头。

我们可以接着追问,政府拿到这些钱之后,都做了什么?这就需要,各级政府明确公布自己的各项开支,也只有这种接受全民监督的方式才能从表层上遏制一下腐败问题。我们经常会遇到某某贪官又贪污了几千万、多少亿的事情,那这些钱,他们到底是从哪来的?羊毛难道不是出在羊身上?他们是贪污某某企业老总、某某房地产商的,那这些总们又是总了谁的去呢?这么看来,中国每抓一个贪官,就根据贪官贪污的范围进行核定,在核定区域内把此官的财产平分。这样比再次充入财政要好的多!这叫敲诈于民最终用归还的方式谢罪人民。

我们经常会听到某某处又出了一个新地王的新闻,政府是这些地方土地的最终受益者,政府是人民的政府,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但政府怎样在还于民上做事情,还是值得更加关注的。歌功颂德地吹捧,永远不是前进的动力,一个政党也是需要一个和它一样有力的反对者的,我们在教育中一直告诫孩子们要遵从党的领导,但从未告诉过他们,要敢于反对党,而且反对党和反对人民也是两码事。甚至于,没有什么不可以反对的东西,也只有这种反对,才是矛盾的两个方面,两方面相互作用,矛盾结合体才能得到十足的发展。马克思主义就是这么肯定矛盾问题的两个方面的。从马克思主义的角度上讲,我们需要一些声音发出来,而且是有力量地发出来。

中国现在的官民比率,是任何历史时期最大的,也是在世界上排在很前面的真分数,我们的民养活了太多的官。官的增多,也许增加了国家机器各方面的协作配合,但不能否定的是,也相应的增加了民众的负担。政府之所以不得不依靠房地产业来维持自己的行政经费,从这一点上就足以证明。我们为行政所开销的费用实在是太大了!

在显性行政开销之外,还有没有隐性的开销呢?这个问题谈起来不方便,但可以自去思索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国家政府拥有土地增值的资本运作权,这一点从孙中山三民主义里就已经涉及到,但是,这个可不是独自所有,而是怎么还于民的问题。政府在做一些平价房,但也有一些地方爆出政府平价房高于同地段商用房的,这个不是什么新鲜事,新鲜的是,我们在新鲜之余,怎么没想想政府的资本流向到底到了哪里?

所以,政府需要被询问?房地产开发商应该带头来克服自己的畸形发展,带头询问政府。这种问,是需要有公民意识的人,才能够发出来的。所以,我们有必要从小给孩子们树立公民意识,权利和义务并重,不能只讲应尽的义务,而回避国家政府责任,这个政府要为公民做些什么,需要从小就讲,而且需要经常讲,像学习英语一样的去学习。

如此看来,让周济换个地方去当官,然后来个新的部长,貌似是对教育有好处的,但酒葫芦虽然换了,可酒还是那酒,没有丝毫改变的味道。

政府高层要真想在教育上做写文章出来,就直接在人大专门开一个部门,全民大讨论教育出路问题,动一动部长,没有多大变换。中国的孩子很聪明,要教他们公民意识,一教就会。

回到房地产上来,当人们一直在抱怨房价太高的同时,可曾知道到底有多少只手已经拿走他们的血汗钱?当自己的利益受到直接危害的时候,每个中国人都开始学着公民起来!

政府拿到这么多的钱,到底怎么花的?我还是希望,在未来,不是仅仅几个写文章的通过酸腐的文字追问一下就了事,而是这个拿到钱的政府,一条一条的公布自己的开支,接受所有人的监督。当然,这个过程需要公民意识的逐渐完善才能达到。要完善我们的公民意识,就要有一个好的教育。

怎样有一个好的教育,周济没有做,下一个是否能做?

要抑制如此之高的房价,我们在适当的时候用适当的方式裁减一下官员还是有必要的。最近网络上比较火爆的种菜偷菜游戏,就有人调侃说,是行政机关人浮于事的一种外在表现了。官的减少,才能带来活动经费的减少,才能不会让政府在每年都有那么多的地王出现的时候还抱怨自己的经费问题。

国土部门自己出来说房价过高,并不是自己的主要责任,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政府既然已经拿走了这些资本,那就要给这些资本一个好的归宿,而不是归于人民以外的……

像海萍一样买不起房子的人还是大量存在的,因为房子的问题,我们的社会正在制造着大量的悲剧,资本的积累不能以制造这样的悲剧为前提。《蜗居》的现实悲剧正是这样的资本积累造成的!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评论这张
 
阅读(6307)|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