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解读《蜗居》之《蜗居》的三重哲学意蕴  

2009-11-21 15:58:15|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读《蜗居》之《蜗居》的三重哲学意蕴

马庆云/

《蜗居》是一部现代版的《红楼梦》,以艺术真实的手法记录现代人的真实生存境遇,在记录的种种事件之中透出对人生的终极关怀,读者亦或观众,自会在文本之外得到余韵,而这种余韵的塑造与绵延,正在于文本本身所携带上的哲学意蕴,也只有这些意蕴被真实地贯穿,才能够得到这种大众思维时空上的绵延与不断扩展。

《蜗居》有着《红楼梦》一样的哲学意蕴,充满着对人存在状态的哲学思考,并表现出一种终极的关怀,且最终以高姿态的视角来品味人生。总的来说,《蜗居》有三重哲学意蕴。

第一,   人生而是悲剧的。

读《蜗居》,使我们得到的最大感受就是人生是充满着悲剧色彩的。从海萍对房子的渴望而不得,到海藻的二奶生涯,到宋思明对现实生活的彷徨,到小贝的被感情伤害,到苏淳的因为泄露商业机密而被拘禁等等,无处不是人生的不得意。如果说海萍海藻的不富裕的生活是不幸的,那宋思明物质富裕而精神感情生活空虚的事实也不容忽视,他们各有各的悲剧,甚至到最后,宋思明想见上海藻一面都不得,他满嘴的碎玻璃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海藻被大太太打的流产,不得不被摘除子宫,她的曾经的爱人小贝也已经是另一个女人的鱼眼睛,这些都是生命的悲剧本质,甚至到最后,海藻被那个老外带上飞机,谁又能保证她不是重新沦为另一个的情人。小贝的悲剧正在于他本身童心赤子的被摧残,一个心爱的女人对他如此的伤害,谁能保证他还能够像以前一样的真心付出,谁能保证小贝以后不会为这件事情而留下严重的心理阴影!甚至于苏淳,他是代表着中国人最中庸本质的特征的,但也无法逃脱这种悲剧的笼罩,不也是有一段时间,听到敲门声就心惊胆战,以为公安局要抓他嘛!他只不过想赚些外快,尽快买房子罢了。

在六六笔下,所有人都充满着生活的不幸,每个人都是一个不幸的点,然后彼此连接成为线条,线条又彼此交错,形成一张笼罩的大网,大网下是这些不幸的魂灵。悲剧成为人生的常态。这也是《红楼梦》中所展现出来的,一切繁华,最终都是落得个“白茫茫一片真干净”,没有人能够逃脱这个悲剧的大网,它把所有人都一网打尽。刘再复先生说这是一种荒诞剧,他是站在一个很高的视角上来审视这层悲剧,而不是参与到文本内部中来,这是对抗悲剧的一种很好的方式。

要对抗人生的悲剧色彩,就要有高视角、高姿态,超越悲剧情节本身,来玩味审视悲剧人生,然后才会发现一切的悲剧都是荒诞的,也只有发现这种荒诞,才能在悲剧人生中得到解脱,嘲弄、玩味、调侃、瓦解悲剧,才能得到洒脱的人生,才能不为一些事物所羁绊,才能够皮实地活着并且走步。《蜗居》中的任何人物都没有做到对其个人生命轨迹的荒诞剧认识,所以无法超越,无法解脱,但作者六六本人却是跳出来的,她的姿态是高的,视角是完善的,因此她有能力调动所有人物,而不失去人物本身的特征与色彩。

六六以荒诞的眼光打量这个社会现实,却用悲剧的笔法告诉我们,蜗居的不仅仅是我们狭小的住处——房子,更是我们不得不蜗居起来做人的现实境遇,人生不能直立,必须蜗居着。

第二,   没人为人生而是悲剧的现实负责。

与《红楼梦》的艺术构架一样,《蜗居》也不设立完全的反面人物,不像我们一些普通小说一样,某某的不幸福就是因为某某。《蜗居》编织的悲剧大网,相互作用,相互构成悲剧的组成要素,没有人对其他人的悲剧直接负责,而又没有人逃脱得了制造别人悲剧的干系,就像贾宝玉也逃脱不了晴雯之死的干系一样,小贝对海藻的二奶之路也应负责。

海萍不能与自己的孩子住在一起,孩子都不认识她了的悲剧,是谁造成的?首先是苏淳,他没有钱去买房子,让一家团聚。然后还有她自己,去生了这个孩子。然后还有宋思明这样的官僚,造成如此之高的房价,让这些大学毕业生工作了这么多年还买不起房子。但到底谁为这个社会现实负直接责任?没有人是唯一责任的,大家都是相互的承担并制造。

再如海藻的二奶境遇。首先是老板的有意利用,把她推给宋思明。然后是宋思明的执意勾引与光环吸引。然后还有海藻自身的爱慕虚荣。然后还有小贝在许多方面的无能为力,无法对海藻的帮助。然后还有海萍对物质需求的过度渴望。然后还有苏淳的经济财力的不足。然后还有大奶的迫害。……这些都是编织二奶悲剧的各个点,彼此连接形成线段,线段成面,成网。

而宋思明也有自身的悲剧制造者。大学女友的白血病病逝——官场商界的相互辗转腾挪——权势与官场处境的无法释放——……

宋太太也是受害者。她含辛茹苦地追随宋思明,到头来,宋思明是她悲剧的制造者,海藻也是,其他人其实都是了。

大家在相互地为其他人制造悲剧,而没有人为其他人的悲剧负直接责任,也根本没有人能够付得起这个责任。有些人会把矛头追问到中国的制度本身上来,其实六六通过那个美国老外之口,也告诉我们他也是有悲剧的,他尚且还没有海萍这样的好老婆在他患难的时候与他生死相依。悲剧是人生的常态,大家彼此正是他人的悲剧制造者,没有人是干净的,没有人可以站出来指责别人,甚至于是贾宝玉、小贝这样的人。《蜗居》的这个哲学高度虽然还没有跳出《红楼梦》的藩篱,但它以现代的语言记录了现代的事情,在这个哲学高度上对此一哲学命题又做了现代地诠释,还是值得称道的。

第三,作家怜悯所有人。

《红楼梦》的笔触是充满怜悯的,《蜗居》同样是这样的。作家本身携带着悲天悯人的基因。六六对笔下任何人物的精神生活都进行承担,找出他们悲剧制造的任何方面,讲出人物何以如此的各方面原因。即使是六六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所不喜欢不接受的二奶——海藻,六六也是找出她精神生活的各个方面来进行承担,没有一棒子把海藻打死。如果说作家本人是超脱于文本的话,那作家的个人感情是可以有所寄托的,六六可能把自己的感情寄托在小贝身上。小贝对海藻进行承担,但后来发现他承担不起。作家本身都是赤子童心的,是小贝一样的人。但六六敏感地发现,赤子童心在这个社会也是无法完全承担的,所以,以小贝的名义放弃对海藻的担当。

文本之中的作者化身是不执着的,不会执着于一份不值得的爱情。但文本之外的作者,却执着于最后的童心赤子状态,她重新还给小贝一个可以剥栗子的女孩儿,这种执着,来源于作者本身的怜悯——哪怕这本身是不切实际的浪漫主义怜悯!

作家在文本上得到解脱,这种解脱是她去怜悯文本人物的结果。六六其实是怜悯文本人物所遇到的所有悲剧的事件的,然后是怜悯所有人物。这是一种作家的基督情结。童心赤子就是对各种事物都充满怜悯的,因为他们最接近自然,所以能够最好的怜悯自然界发生的任何事情。

但作家也只得承认,她的童心赤子状态,只能在她的文本中暂时存活了,现实还是现实,这就是一个怪圈,每个人都必须重新进入悲剧。
  评论这张
 
阅读(14884)|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