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暮年白岩松对中国足球的批评正是知识分子的悲哀  

2009-01-16 15:58:52|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庆云/

在中国总会有一些奇怪的事情发生,比如中国足球!昨晚我们以二比三输给了叙利亚。但诚如昨晚白岩松刚刚在中央台新闻频道所说,输球并不悲哀。到是给中国的足协一剂很好的猛药。

但是,我们有比中国足球更悲哀的事情,那就是已经安天命之年的白岩松出来说这件事情——中国文人大抵是这样的。

曾经有个南方办报纸的朋友跟我说,他已经一把年岁,已经不在乎什么金钱利益甚至迫害牢狱一样的事情,所以敢于把一些常人不能说不能说的话讲出来了。在中国,有的是这样的时值暮年,才重新找回幼年时代[我不敢用青年时代一词,因为更多的人已经在青年时代就把那种批判意识隐藏起来了]的批判精神的,此所谓人间的荣华富贵已经享受尽了,到了拿起良知的武器说话的时候的了。这样的暮年是可敬仰的,但这样的暮年却是国家民族之悲哀。

年轻时上崔福建老师的古代汉语课,老先生一脸凝重的嘱咐我们,要看一看一本叫做《沧浪之水》的小说,那里面告诉读者,一个明智的人应该在年轻时谙于世故,要有安分守己的境界,直到自己身居高位,独掌大权,才能在自己的那一片天地里指点江山,大行革新之道。

老先生的想法,大概是大多数中国文人的现实心态,我们已经习惯于在低层次的位置上缄默,以保持向高处升迁的可能与机会,因为向高处升迁的机会的给予将直接来源于我们所“批评”的那一份子。有小朋友开玩笑,假如你知道高考作文阅卷组在审题破题中有问题,而你又是这所大学的一名学生,你敢不敢向社会公布?问题是尖锐的,作为一名学生,你把这件事说出去,后果是什么?先是你的辅导员找你谈话,然后是你的学院领导找你批评教育,然后是高考阅卷组领导以受害者的身份找你调查消息来源,做问讯式的笔供,然后是学生处通知你写检讨,然后是学校领导拿到你的检讨而给你定罪——你看,检讨都写了,还能有假!

如果你身处高位的人,你就不必担心这些不必要的麻烦了。

因此,中国的知识分子不是丢掉了批判性,而是把它很好的隐藏起来,到真正运用批判而不会伤及自身的时候,便关公耍大刀一般的舞弄起来,英姿飒爽的样子。

我们这个民族的文人是深于世故的,一个个都是骨灰级的世故分子,他们才不会丢掉自己的前途来做有益于社会的批判呢!然而,没有批判的民族是终究会走向衰亡的民族,有批判者而被不正当打击的民族是会最终全体沉默或者全体疯狂的,如我们的那场所谓的文化上的大革命一般的疯狂。

我们也不妨看看暮年的白岩松批评的是什么!——中国足球。

如果说人的一生中的社会地位是向上走的,那么,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中国文人找到了自己发泄文人与生聚来的批判意识与冲动的很好的发泄途径——批判比自身地位低的人与事,或者批判那些平行的无利害关系不会被烧身的人和事。这样,既得了批评家的好名声,又满足了自身的批判冲动,知识分子的小心眼儿就在于此。

这样看来,白岩松大抵是不会像批评中国足球一样列出几点对中央电视台太CCTV的改革意见的吧!

但我要说的是,这不是白岩松一个人的悲哀,是我们整个民族的,是一个成长中的民族要面临与等待解决的劫难。可不要小瞧了这种劫难,长久下去,或许只有校长可以批评院长上厕所不冲水了,学生大抵是不能有这样的权利的了!这是小事嘛!这是小事?

那三鹿乳液几个月前就上报政府奶粉问题了,为什么一直等到九月初民众才知道真实情况?如果上报部门的工作人员保持了一种对上级的批判性的话,相信这种隐瞒的事情也不会持续这么久了。因为我们没有批判,不敢批判,才会有众多婴儿的死亡!死亡是悲哀的,孩子的死亡则是一个民族未来的悲哀!这种悲哀,直接来源于中国知识分子式的批判——只往下批,不往上批!

一个人最可贵批判性,不是在他老年暮年之后,一切都拥有了的时候才敢喊一喊青年时代压抑的愤怒,而是一无所有时就做一个正直的人,做一个敢于批判的人,这才是民族的希望。然而,我在当代的年轻人身上看不到什么批判的希望!

我们到底丢失了什么?或许从某一天起,我们学会了沉默,高贵的沉默。

正因如此,我的一位当代文学的授业老先生才说,现实主义文学在中国还大有作头儿!我想,斯丹达尔、左拉一样的批判现实主义小说在中国应该正要兴起吧。批判,也许生命的价值正在于这种批判!

时值暮年,本应该坐在摇椅上安详地听听音乐的,但却非要说上一句,我一把年纪活不了几天,就是进监狱也要说话,也要批评,这难道不是一种荒诞的悲哀吗?可我们的中国,有多少老人在承担着这项任务,年轻人做什么去了?

真怕哪一天,说皇帝没穿衣服的不是一个孩子,而仅仅只有一个白发的老爷爷——他说完皇帝没穿衣服之后,说上那么一句,反正我也活不了几天了!

孩子们学会了沉默,高贵的沉默!

 

  评论这张
 
阅读(62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