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应该把大学生培养成太监还是皇帝  

2008-01-08 18:40:44|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庆云/文

  很荣幸,由于获奖原因,参加了某师范大学的优秀硕士论文颁奖午会,会上某重要领导半开玩笑地发表感言,说其支持废除毕业论文写作,并感慨学生的研究水平已经到了天下文章一大抄的地步,谁知道相关的院系领导不但没有接纳这一意见,而且有增无减,还给本科生设置了学年论文这一重要环节。主管学生教育工作的此院系领导随后强调了大学阶段理论研究的重要性,否定了前一老先生的说法,并肯定这项工作还将继续进行下去。

  笔者不禁诧异,我们的本科生毕业论文是否有废除的必要,我们培养的本科生素质到底已经下降到了什么程度?现今中国的大学教育成果在学生方面所表现出来的是普遍下滑的趋势,已经毋庸置疑,我们的教育质量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某北大教授感慨如今大学生要当高中生教的话,是否真值得我们思索呢,它或许已经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我们的大学教育已经继社会道德堕落之后开始堕落了,普遍的而非精英化的教育方式开始给我们的教育质量带来重大的打击,教育拉动经济的社会改革策略开始给我们的社会带来自己双刃剑中杀伤力的一面,一如发展经济而牺牲环境最终自作自受被环境报复花更大的力量来改善环境。

  针对本科生毕业论文的存废,我们或许可以从一个更大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社会大环境的恶劣影响已经波及到大学本科生,那些被大学暴光的作弊抄袭的专家教授就有几卡车,这些学术腐败下的弟子们,怎么能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呢?中国有句老话,叫上梁不正下梁歪,一个个善于抄袭剽窃的教授怎么可以带出不偷鸡摸狗的学生。学术腐败在中国已经蔚为大观,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是继续保持这种腐败的论文写作,还是根据腐败的社会风气而一废了之呢?

   其它学科的毕业论文,笔者不太了解,这里不便说太多的东西,但基于文史哲不分家的古训,我这里姑且可以谈一些对文科方向上的看法。毕业论文的写作有九成以上的学生提不出自己的真知灼见,而剩下的那几个学生在自己看法的论证上还是很不成熟的。当然这种现状与我们的应试教育而不是开放型的思维能力训练有关系,同时也有我们思想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长期从事大学教育的老师们一般都会有这种切身的感受,我这里不便多言。这种没有任何创新的论文写作,在大学生临近毕业的阶段是否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呢?好多学生在这段时间是最难受的,一个教训诂学的大学老师不禁感慨她的那些不成器的研究生,作几篇论文都难为的哭哭泣泣,可见这种论文的写作在这些大学生眼中到底是个什么位置了。颁奖会议上一位女士小声地说,这不过是抄多抄少的问题,会抄的就可以拿奖。这或许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一些严重地值得重视的问题。我们的大学生到底怎么了?

  笔者认为,大学生写不出一些像样子的毕业论文,跟我们的教育有直接关系,看看我们从小到大到底在给孩子们什么教育,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缺少创新意识我们还奇怪吗?如果我们最后以一个毕业论文的形式来压制学生,而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不考虑学生为什么写不出像样子论文的根源问题,那无异于“途有饿殍而不知发,人死则曰,非我也,岁也”。就是我们的大学教育让这些孩子写不出东西来,我们为什么不能勇敢的承担责任?

  针对现在这种情况,我们是否应该废除毕业论文。我认为可以考虑这一问题。同时,笔者认为,我们应该从问题的根源着手,有能力的大学可以做一些适当保留,但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应对学生的这一问题,学生到底是个什么程度,就设置什么程度的考核。不切合实际的要求,只能逼迫他们去狗急跳墙。

  在这种切合自身实际的毕业论文的继续还是废除问题讨论地同时,还要适当考虑一种新的考核方式的加入。我们这些大学里,太多的注重学生的理论研究,而有些大学的教育机构的领导干脆把小说散文的写作称之为小学,不太重视。我认为这是十分错误的。我们是否可以把这些小说散文诗歌的写作放到与学术论文同样高的位置上呢?笔者认为,小说的写作应该更加体现一个学生的理论修养,一切有深度的文学创作都是要学习文学理论然后再加入自己的生活感悟的,是学术之上的更高的成果体现。难怪某名嘴说,没写过小说的文人不是真正的文人。我认为长篇小说的写作,将更加体现学生的思维能力与学术社会见解,更加锻炼学生思考问题的能力,是高于学术论文写作的大学问。

  有人打趣地说,这些搞批评理论的,就好比是一个个没有性能力的太监,看皇帝与贵妃行房,然后到处炫耀,说自己才真正懂得行房是怎么回事。把这些文艺理论的批评家比喻做太监,虽然有些不厚道,但也正因为是这种太监化的教育,才叫文科毕业的大学生连个“行房”的东西都写不出来。可以说,文艺理论是为文学创作服务的,我们过多的强调理论,而忽视创作,实际是舍本逐末,因小失大了。

  还是这个问题,我们应该把大学生培养成太监还是皇帝呢?

  评论这张
 
阅读(5651)|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