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狗日的大学(小说连载二十三)  

2007-10-17 11:28:0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庆云/文

  老七叔的一句话,震动了所有人的神经,本来就人心恍惚,这消息一来,真跟美国在广岛放的原子弹一样有威力了。此消息现在正在以每小时一百公里的速度向外扩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大概谓此吧。当大公鸡开始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因为这样的事情而中断老祖宗几十万年打鸣的规矩而继续咕咯咯时,昨晚发生在通往这个村子路上的流血事件已经家喻户晓,闻名中外了。这件事情在小东沟的影响力不亚于911在美国的影响力,都是恐怖袭击事件,虽然昨天的惨案与基地组织无关,但谁也不排除这群为非作歹的家伙是否和那个在中东有很大势力的组织头目有关系,听说这头子是那头子的干儿子,或许是小舅子吧,好多老太太们挟一个小马扎坐在自家的大门口,聚集起来,压低声音,好象怕基地份子听到一样地耳语着。

  条子带林希经过时,林希身上的香水味叫其中的一个上了年岁的老太太打了一个喷嚏,然后遭到她没好气的低声的咒骂。林希想上去质问,条子说,她们就这样,活着或许就这么点乐趣了吧,然后悄悄地走开了。那个骂人的老女人仿佛战胜一样地得意,怡然起来,吃了大烟一样。

  林希觉得这事情发生的蹊跷,咱们回来时,路上确实一个人也没有呀,哪里冒出来的土匪,而且抢钱还不算,把司机捅了那么多刀,心够黑的,赶上黑社会打架了。林希想起父亲说的那次他们组织队伍与一家歌厅商量事情的话,所谓的商量就是几百人一起聚集起来逼迫人家答应,现在城市里兴起的讨债公司恐怕也有这样的性质。但毕竟他们都是讲道义的,怎么山里的土匪连些道义都没有。林希想。

  条子说,穷疯了,还讲什么道义。山里面早不讲什么道义了。突然远处有放炮的声音。林希问他这是什么,并开玩笑地说,日本鬼子的余孽又打进来了不成。条子与她齐肩地向东边走,太阳刚刚声上来,爬在东边的山尖上,地一下子暖了。是北山开矿呢?开矿打炮。

  哦。林希觉得好玩。东边的太阳高上来,阳光有些刺眼,沿着马路边,有一辆警车呼啸着跑过去,到小东沟的村子里不见了,但还可以听到它的警笛声。隐约的有狗叫。条子带着林希沿原路返回,上了石子路,进了村子,顺着从山脚下开出的小道走回家去。

  刚到自家的拐弯处,条子就看到门口停着的警车。知道出事了,赶紧拉着林希往家跑。

  两个警察正在询问贺老五,条子他老七叔也在,院子里聚集了许多没有事情做,或者正准备下地而背着锄头来看热闹的村民。条子拨开众人,挤进来。“怎么了?”

  一个脑满肠肥的警察抬头看一眼条子,又低头看看红色的小本,然后问,“你就是条子”?

  “是呀,我是!”条子很奇怪他为什么这么问。

  “那好,跟我们走一趟吧。”那个瘦子一拍条子肩膀,很有力量,条子感觉到一种不太礼貌的袭击。

  “凭什么跟你们走?”林希一手拨开警察拍在条子肩膀上的爪子,她从来不怕警察,因为在她心目中,警察都是他爸的朋友,是拿来使唤的,跟太行人家的保镖没什么两样。

   脑满肠肥的警察看了看这个霸道的丫头,从穿着上来看,肯定不是山里的姑娘,气质就不一样,或许有来头。这家伙有颜色,赶紧拉住要发脾气的瘦子,上来说,“昨天路上死了人,我们怀疑跟这个叫条子的学生有关系,希望他协助我们的调查”。

   不用说,条子与林希也猜个八九不离十,肯定与那命案有关系了。但他们怎么也搞不懂,警察手里的红本是干什么的,怎么会有条子的黑白照片,他们是怎么搞到的?

  “跟我们走吧!”警察把条子带上警察,林希跳上来,“我也去”!

   老七叔看事情不好,自己的侄子要带走,怕他们不能应付,也不知道警察为什么对条子那么兄,担心会出事,也赶紧上来,“警察先生”,他一个敬礼,很不标准,“昨天的事情我也知道,把我也带上吧”。

   “你也知道?”警察一个好奇的眼神送过来,“那就上车吧”!

   警车拉着警笛开走了。条子被警察抓走的事情和昨晚的人命案被一个妇女人为地安排到一起,有机地结合后,成为村里人再次传播的话题,越来越邪,那个刚刚骂过林希的老女人甚至说那个有臭味儿的女人一看就是个骚狐狸,可能会给村子带来瘟疫的。几个老女人附和着,回忆起她们年轻时听自己的奶奶讲的那些可怕的瘟疫,然后径自地恐怖起来。

   贺老五与他老婆着了慌,他没有个主意,遇点事就怕的要命,要不然自己那年也不会因为包工头一句再敢提要钱的事儿就叫你家死光的话而吓得真不敢要自己辛辛苦苦赚的一万多元的工资,在病床上也不敢提叫包工头出医药费的事情,或许公司里的医药费都被那个该死的包工头嫖了小姐了吧。反正没多久,那个家伙就得性病死了,很惨,全身懒得没有人样,像被野狼撕撤过一样。贺老五说坏人总有报应的,然后拖着自己的坏腿继续自己的劳作。

   这回自己的儿子被抓走了,他可真着了慌,急得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贺老五家里的安稳了些,事情又不是咱条子做的,怕什么?

   你知道你娘个嘛!

   贺老五骂了一句,他家里的不再说话。

   条子、林希与老七叔被带到县公安局,在外面等了一会儿,里面出来三个警察,分别把他们叫进去,开始审问。

  审问条子的是原先那个脑满肠肥的胖子。不知道为什么,条子太行大学的学生证在他们手上,在小东沟看到的红本原来上面的照片就水它的复印件。

  “说,你的学生证怎么会在昨天事发现场不远处的草丛里?”

   脑满肠肥的警察一拍桌子,“老实交代”!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