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孔子洗澡,于丹更衣   

2007-09-08 14:19:3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庆云/文

  有几个大学生要我表表态,表什么态呀?——关于他们的于丹阿姨讲《论语》的看法。

  这是一个很难的表态,所以我没有立即作文章来信口雌黄,而选择花一些时间好好读了一下于丹女士的《论语》心得,最后把自己不成熟的意见提出来。

  很欣赏于丹女士的话,“这个世界上的真理,永远都是朴素的,就好像太阳每天从东边升起一样;就好像春天要播种,秋天要收获一样。《论语》告诉大家的东西,永远是最简单的......”

  这句话应该是于丹女士讲《论语》的基本出发点,她从最浅显的问题出发,通过并不复杂的逻辑思考来完成自己的话语论证,既充满形象性,又不乏时代的气息,走进平常人的生活世界,把《论语》从古老的文化传统中解放出来,变成大众化的、普通化的,这应该是一切书房里的科学(或者说是有一定用处的学说)走向外界的一个必经阶段吧。

  前些月有十大教授“解毒于丹”,我也匆匆地阅览了一下他们的文章,都很有文才,也有一些教授气,其中有很多与于丹女士有分歧的地方,笔者愚昧的认为这应该是不同解读思路下的分歧,而没有必要上升到谁对谁错的高度,只有一些知识性的疏漏值得认真商榷与纠正。

  对于一个文本地解读,可以有不同的方法,就像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从不用的角度出发,必然得出看似很不一样的结论,这些好象可以相互证伪,但实质却是内部沟通的。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

  比如,弗罗伊德对莎士比亚的解读,他就是从自己学说的角度来完全否定莎士比亚的存在的,而其他一些人则恰恰反对这种解读观点,这是一种学术之争,而不是正确与错误、真理与谬论的争执。于丹女士的《论语》解读与十博士的文章,我愚昧地认为,也应该是不同学术出发点的解读,是看似相反的学术相似,不应该完全对立起来。

  我们不应该完全否定任何一方,因为当他们都已经建立自己的学术体系的时候,我们则没有任何的理由来毫无根据地站在一方立场上来对另一方摇旗呐喊,如果这样,则是不理智的、荒唐的。

  于丹女士的心得,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当然是一家之言),是符合文化大众化这一取向的,她应该是孔子思想走向现代民众的一步,或许是不可缺少的一步。

  文化的传播有高级与低级(我这里的高级与低级要排除其中的褒义与贬义,而就传播的难易程度来划分)两种方式,高级的,如黄玉顺先生在四川大学做的四堂关于孔子学说的报告(已经整理成书),低级的,则如于丹女士的《论语》解读。这种传播方式的不同,是根据受益群体的不同而来的,正如我们给中学生讲作文与给大学生讲写作一样,要准备不同难易程度的讲义。

  于丹女士根据自己讲坛的受益群体来确定了自己通俗易懂的“论语心得”,而不是选择那些古奥的哲学讲解,这是正确地选择,她的影响力证明了这一点。

  许多知识分子对于丹的批评,是完全从自身角度出发的,他们的起点就是一种高境界上的领悟,所以难免会出现对于丹女士的“不认同”。而有评论家认为,这是一种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作法,笔者完全不同意。文人对于丹女士的批评也是一种文人内在的心理冲动,是超出名誉的冲动,请不要说他们也想借此出名。

  在与一位老先生的交谈中,我们不经意间说到于丹女士,我说了那么一句,这里写出来,供大家批评指正:

  于丹女士其实做了这么一项工作,她帮孔子洗去身上几千年淤积的污泥,然后给老先生穿上自己亲手缝制的衣服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98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