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断鸿声里长天幕(小说连载十三)  

2007-09-30 12:52:5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庆云/文

  挨打的是高书记的外甥,大家都叫他世纪大饼干,音乐系的学生会主席,直接受控于高书记及校学生会主席林希。按理说,石榴应该认识这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才对,可就是因为这斯有头有脸,校学生会的一切工作都不参与,才造成了石榴的相逢对面不相识。大学里,基本上所有入学生会的家伙都有自己的目的,当然可以告人,不是为了奖学金评定上多加几十分,就是为了可以于书记领导混个脸熟,将来保送研究生,甚至也有贪慕领导“美*色”的,企图做不可见人之事的。世纪大饼干入系学生会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是书记,我的外甥怎么能甘居人后呢?俗话说,人为一口气,佛为一柱香,我高大海混到这份田地容易吗?我难道还不叫我的外甥沾他老舅点儿光!

  世纪大饼干本来是不愿意做这个狗*屁学生会主席的,因为他知道,在高大海的笼罩下,很难做出什么成绩,即使做出成绩,也会被人说,不都是靠他舅舅的偏袒吗?世纪大饼干是个争强好胜的家伙,别人的冷眼是其最大的敌人。

  我*草!世纪大饼干是高大海的亲外甥。石榴惊恐地告诉诗人砖头。

  怕他个鸟甚,外甥怎么了?外甥就敢骑在大爷头上拉屎,反了狗*娘养的不成?

  话是这么说,可他毕竟是有背景的,是得罪不得的。石榴一向胆小。

  背景?老子也是有背景的,论实力,他舅不过是小小的一个学校的书记,我爸的公司可是世界五百强,这年代用马克思他老人家的话说,就是经济决定一切,他敢闹事,把他舅这书记也撤了。砖头说话很强硬,有中国六十年代的风格。

  可咱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呀。说不定他哪天黑咱,明的当然不敢来,可给咱使使绊子,耍耍猫腻儿都是有可能的,况且兄弟就在他手底下做事,难免有什么闪失,上回那个姓高的就对着一个学生会的女生大吼说,老子能叫你进来,也能叫你滚出去!石榴的话说地很怕人。

  那大家说怎么办,我砖头民主,都说说。

  条子蹭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石榴怕那个姓高的,我可不怕,大不了把老子开除,有什么了不起,真以为爷爷们愿意上他们这个破大学。我现在出去闯两年,也等于有那么一个大学毕业证了。

  老鬼沉默了一会,然后开口,兵来将挡,水来土囤,他还真能那么不讲道理,真会因为他外甥被人打了而开除学生?

  石榴看大家都不在乎,自己却着急了。你们怎么这么放的开,被他黑了,有咱们什么好处……石榴刚要继续发表自己的观点,手机却响了。

  “是他娘高大海的,找上门来了!”石榴一甩手,出去了。

   高书记找石榴时,没有谈他外甥被扁的事儿,而是问了很多石榴同学最近的生活学习情况,并高兴的告诉他,“咱们党组织,准备发展你入党,以后可要好好表现,别叫我抓住你什么小辫子”!

   石榴知道这在孙子兵法里叫做欲擒故纵,心里面更加忐忑。

   当他从书记的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好像听到书记与世纪大饼干阴谋般的大笑。风起了,几片新叶垂落在地上,然后跟随风打个卷,飘远了。

   石榴知道这件事情不好办了,突然想起一起一个人来,她或许有办法解决。

  “咳,还以为什么事呢?我出面请他出来坐坐,大家交个朋友,不打不相识嘛!”听她这么一说,石榴的心算是放到肚子里了。

  “那就麻烦老姐了。”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有空记得来老姐这玩儿,随时欢迎你。”那女人给了石榴温柔地一瞥。……

  他们真就出去坐坐了。这个坐,可不是一般的家常邻居之间搬个小马扎,大门口一坐,东家长,西家短的那种,这是要上排面的,要有气魄的,要山珍海味的,要觥酬交错的。坐的地点选在了太行人家,调解大姐林希她老爸的宾馆。

  条子本来是不去的,但架不住石榴的软磨硬泡,你不去,那人家会怎么想,咱兄弟没有和解的诚意吗?你想以后一直提心吊胆过日子吗?你是不是不给兄弟面子,是不是成心为难兄弟?你不为将来想想,也要为兄弟的将来考虑一下呀?是吧,大丈夫就要能屈能伸,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对吧!

  条子不知道今天的调解人就是林希,只是因为那个太行人家俩字就有些发憷,但转念一想,都将近一年了,他们还能记得吗?人脑真是存储硬盘吗,打开就可以提取?也就答应去了。

  砖头与老鬼当然也不反对,大不了就当兄弟们又出去搓了一顿。

  “来,不打不相识,都是我的哥们,别因为这点小事伤了和气。砖头、石榴,你俩先干,给饼干兄弟赔个不是,这不就完了吗?”林希把酒瓶盖儿打开,给大家满上。

  砖头端起酒杯,朝世纪大饼干拱了拱手,石榴赶紧也端起来,“以前兄弟有什么对不住的,还请原谅吧”。

  世纪大饼干倒也给林希面子,裹着药布就来了,“那天兄弟扫了几位的雅兴,赔礼赔礼”。

  砖头看他人还客气,也就豪放起来,“既然兄弟实在,我也就实在一把,我们东北人都实在,实实在在的好,林希是我认的老姐,也是我们这小兄弟石榴的干姐,老姐实在,能给咱们几个做合适老,那咱们也不要为难老姐,敬老姐一杯,我们这事算是了了,你说怎么样?”

   世纪大饼干这人也豪爽,“咱们哪有什么事,来敬林姐一杯”。

   “敬林姐一杯!”

   大家都端起酒杯。

   服务员上酒。

   服务员上酒。

   服务员上酒。

   ……

   兄弟是实在不能喝了!

   喝!

   喝吧。

   喝呀!

   好酒呀,要这么喝。

   杯盘狼藉。

  “你叫条子?”

  “是呀。”

  “我们见过,对一定见过。”

  “记错了吧。”

  “一定见过,没错。”

   ……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