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断鸿声里长天幕(小说连载十)   

2007-09-24 13:20:2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庆云/文

  太行市的雪下地正紧,西北方向吹来的风把路边的枯枝吹折,压下来,散在地面上,细流经过时便团起一个不大不小的旋涡,翻滚着变大,上升,腾翔……几只栖息在树林里准备过冬的小鸟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和大雁一起飞到温暖的南国海去,这时不仅寒气逼迫它们,甚至厚厚的积雪已经叫他们没有任何的食物可言。几只实在饥饿的小家伙飞到雪地上来,试图用自己被严寒冻紫了的小爪子刨开厚厚的无情的积雪,来寻找乳白下的生存方案。

  突然,一只饿昏了头的小鸟透过模糊的眼睛,隐隐约约好似看到雪白的大地上一片儿土地的灰黄色,而且上面好象还有几粒小米,焦黄的透着久别的香气,充满诱惑的香气。它不顾一切的飞过去,奔着可以叫自己继续延迟生命的食物飞过去,没有叫任何的伙伴,也没有做任何的事前防范措施,一头扎下来,近乎疯狂的吞食着生命的保证品。

  又有一只鸟扎下来,接着是第三只,第四只,很多只,一大群饥饿的家伙毫无顾及的争抢着生命的食物。它们丝毫也没有意识到危机的出现,丝毫也不清楚,不远处正有四只惊异的眼睛看着他们。

  “拉线!”花子适意砖头动手。

   嗖的一声,线被拉起来,一个庞天大物从天空上掉下来,把这群饥不择食的小鸟罩在里面,它们知道自己从此失去了自由,将不再见到蔚蓝的天空,甚至寒冷的冬日,它们已经活不到明年的开春了,开春的时候叶子会绿的,草会发芽,桃花会开的很妖艳,像个狐狸精,连水也涨起来,山,尤其是远处的赤兔山,会呈现出自己妖娆的身资。

  砖头把这些小鸟装进袋子,它们就在里面扑腾腾扑腾腾地乱动,恐怖笼罩着它们,接下来会怎样?谁也说不清楚。

  “中国魏晋时候,有个雪夜访友不见而返的故事,砖头你知道吧?!”花子很天真地看着诗人,然后又看看装鸟的袋子。

  “知道了。”

   砖头默默地把袋子里的鸟倒出来,撒一把米给它们,看它们吞食几口然后再飞远了,永远不再回来。

  “丫儿是个煞笔!”老鬼后来这么评价砖头诗人这么到手而不要的混帐品质,“装什么孙子,搞什么高尚,真以为自己是纯洁的人,高尚的人,脱离低级趣味的人,有利于人民的人,真以为这就是马克思主义,这就是国际主义精神,共产主义友爱了?”

  老鬼指的并不是这件事,而是砖头狗*日的后来告诉哥几个的事情。

  “那夜,我和花子出去开房了,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她说自己是个处女。

  “那夜她好像一只受伤的小鸟,蜷缩着躺在我的怀里,不吭声。

  “她叫我要她,可我没有。

  “我们抱了一夜!”

  砖头申请了寒假考试的缓考,辅导员关怀地问,“你可是咱中文系重点培育的对象,怎么突然有什么事情要缓考呢?缓考的后果是你没有权利参见年终的奖学金评定,这会影响到你的前途,你的保送研究生的,知道吗?”辅导员当时的神态好像关心砖头,仿佛眼前这个学生不是他学生,而是自己一直惦记着要继承遗产的国外老爸。

  “我要去趟西藏。”砖头简短地说。

  “西藏什么时候去不行,非要这个时候去,你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吗?回头黄主任怪罪下来,我怎么担待。”辅导员故作深沉地甩甩手。

  “我的事,请你批了就行,其他的没你什么。”砖头话说地很平静。

   当石榴他们正坐在考场上认真的回答着那些狗屁一样的考题时,砖头已经坐上开往西藏的火车,身边偎依着一个姑娘。他们同时看着大山划过去,一群一群的绵羊划过去,几棵白杨树或者槐树划过去,几朵云彩也划过去,好像把天角划破了,西边出现一抹绯红。

  “明天是个好天。”

  听着砖头的话,花子的眼泪流出来。

  “明天还要考狗*日的现代文学!”条子趴在床上,对老鬼和石榴说,“不知道砖头这家伙这会儿在哪快活了?”

  “美人相伴,肯定快活呀,丫儿连考试都不屑了。”老鬼嫉妒的说,“诗人就是诗人。”

  “听高书记好像讲过,砖头就是不参加考试,也要高分通过的,好像是在给咱们那辅导员的电话里说的,学校要把砖头保送研究生。”石榴总能带回政府的新机密。

  “我看砖头看不上这破大学的研究生。”条子肯定自己的哥们人小志气大。

  “这龟*儿子是诗人嘛!”老鬼玩笑着说。

  “听说是他老爸吩咐高书记的。”石榴赶紧插嘴。

  “他老爸还不叫他去西藏呢,现在不也照样去了嘛!”条子反驳。

   夜已经深了,火车上的砖头抱着身子里的花子睡熟了。

   风吹起来,谁也不知道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

   ……

    太行大学的男生宿舍里,依然亮着灯,不过这些都是学生自己的充电台灯,这大学限时供电,每天都抠门的要命,非要在电能上给校领导省出几顿太行人家的大餐来。有的人依然看着明天要考的现代文学,有的人还特意复印了几个上课认真听讲的女生的笔记来看。

    作为男生,你考前几名是很不光彩的事情,但考不及格也同样不光彩,因为男生考第一是因为你只会背诵老师那些笔记,没有自己的研究认识,要是不及格就是连背诵也懒得进行,其他人的认识也没有,是没有前途,没有希望,将对社会造成危害的人。

    男人就应该是男人,他们可以前几个月痛快地玩,然后最后一晚上背诵好老师所有课堂笔记,最后考出另大多数用功读书的女生都嫉妒的分数——这是男人的魅力与功力。

    石榴是不必看的,因为他的功课比女人还好。老鬼也是不必看的,因为他不屑于考试。条子也是不必看的,他晚上做钟点工太累了。

    隔壁音乐系的宿舍传来男生掉嗓子的声音。

   “叫春呢?”楼下的楼管叫了一声,一切都平静了,只有那些叫女生跌眼眶的男人还在做着自己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