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断鸿声里长天幕(小说连载五)  

2007-09-17 10:54:3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庆云/文

  太行大学开学那天下小雨,天气清新,树叶也绿了不少,刚洗刷的柏油路显现出它从来没有过的明净,要照出人影来。这一切都是为迎接新生准备的,大一的这群孩子也许才是太行大学的希望,他们总把希望寄托于下一代的,下一代是从他们的命根中爬出来的。

  砖头是东北来的学生,中文系的,人生地不熟,这小子个矮,东北的矬子,张学良他爸可能与砖头他妈的妈有什么关系,尤其是在这身高上。

  一出车站,砖头的行李就被接车的老生扔到校车上去,快跟着走吧,马上开车了,一个带肩章的学长推他们,使劲把这个矮个子塞进车厢。校车就哎呦呦哎呦呦地活动起来,一车人也你推我搡地活动起来,小雨也活动起来,砖头的屁股也活动起来,他的屁股好象被什么顶着,硬邦邦的,有毛。

  这一路下来,差点把砖头父子挤死,砖头就埋怨说,还不如坐出租车方便呢。旁边的高个黑胡子就点头说是。这黑胡子不是砖头他老爸,是他老爸的保镖,他老爸在他们上火车的前一个小时就乘飞机去美国谈生意了。

  “少爷,老爷吩咐先报到,然后要跟系主任吃饭。”

  “吃,吃,吃,吃死那群狗 娘养的,我爸没上过学,不照样叫他们屁颠屁颠的,真搞不懂,为什么叫我来上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大学!”

  “老爷说这里的主任书记校长与他老人家关系都不错,能更好地照顾少爷。”

  “哪个专业的,拿录取通知书来我看看。”一个黄卷头发的女孩主动上来帮忙。

  “你是哪位?”保镖伸手去拦女孩。

  “哦,我是学生会主席,林希,一会儿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尽管开口。”

   保镖一听是学生会主席,当然要尊敬几分,以后少爷入会还要靠她呢,跟老爷那么久,这点人情世故还不懂,“您好,我们少爷是中文系的,请问在哪报到?”他特意强调了一下“少爷”以说明眼前这位是雇得起保镖的人物,大小你也得另眼观看。

   “哦,中文系的,跟我来吧。”学生会主席林希果然热情,少爷的力量是伟大的,保镖想。

   在林希的带领下,砖头迅速完成了一切报到工作,因为是学生会主席带来的人,这群下边打杂的学生哪个不给照顾照顾。

   “谢您了,主席,哦,林主席改天请您出去坐坐,不知道怎么联系?”保镖殷勤地问到。

   “好呀,我也正想和小师弟们聚聚,明天有时间一定去,这是我的号,给你。”林主席把自己的手机号递给砖头,他扫了一眼,没接,保镖赶紧笑面虎似的收下了。

   看着林希走远了,砖头冷嘲热讽地说,“我老爸是叫你来保护我的,不是叫你来泡*妞的!”“是的,少爷,她对您以后入学生会有用!”

   砖头不屑。

  “哎呀,黄主任,以后我们家小少爷的事就麻烦您了!”保镖谄笑着给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斟酒。

  “少来,少来,我不胜酒力呀!”

  “您谦虚,您谦虚,酒不醉人呀!”

  “回去告诉你们家老爷,以后少爷在我们系里有什么事情尽管开口,一般的事情我还是可以帮着应付的。”

   “您谦虚……”

   保镖见酒就不要命,这倒也热情,反正是砖头他爸出钱,不喝白不喝。

   砖头要了一桶可口可乐,他不喜欢喝酒,爱品个甜的。“黄主任,以后麻烦您照顾些!”砖头端了端倒满可乐的酒杯。

   黄主任赶紧起杯,“哪里哪里”!

   外面太行人家的招牌闪着五颜六色的大字,几个浪*荡的女人进进出出。

   ……

   “好好伺候,小费少不了你们的!”

   “仁兄客气,客气……”主任满口酒气。

   砖头少爷径自开了一间房去睡了,保镖自己也趁着公费的好时机快活了一把。听说这的女人都是大学生,老子也尝尝 鲜,保镖迫不及待地叫了一个二十几岁的姑娘上来。

   ……

   条子正躺在宿舍的床铺上假寐,他也睡不着。今天报到时,仿佛看到太行人家林老板的女儿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以后的日子可真要小心了,那个黄毛的贱 人!他又想起张姐,或许她走了吧,离开这座城市去别的地方养活自己去了吧。

  条子自从那夜失踪了以后去哪了?

  被一个教授给救了,后来教授看他可怜又有一些才华,就给他介绍了一份家教的工作,两个月下来,加上张姐帮助的两千块,刚好攒足学费。他回了一次家,把录取通知书拿上,准备了一床被子,收拾几件衣服,跟爸妈道了别,径自地来了。条子出门时,病重的妈塞给他二百块钱,又被他悄悄地塞回去了,“妈你拿着,我有钱”!

  贺老五一直没说一句话,他感觉自己不配做个男人。

  条子想着。

  “你是哪来的?”下铺的重庆老鬼问条子。

  “陕西!”

  “我重庆的,我们重庆妹子……”

   条子没听懂他的话,老鬼的普通话比报到时班级负责人的人性还差。

  班级负责人?“那个班级负责人是个什么东西?”条子问。

  “龟儿 子喽!”老鬼说,一口浓重的四川音。

   一直沉默的石榴接话到,“也是新来的,跟辅导员认识,以后可能会被提拔的,先用着,看满意不!”

  “这龟 儿子还真把自己当个物了,看他今天那个神气样!”

  “龟 儿子”条子学着老鬼的话说。

   龟 儿子……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